60年内200场政变:军方会在几内亚之后成为非洲变革的首选吗?

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卡卢姆区,推翻总统孔戴的特种部队成员 (路透社)

就在上周日早上,几内亚人在首都“科纳克里”的一场交火中醒来,交火的一方是该国的特种部队成员,另一方则是总统孔戴的支持者。

这只是非洲地区无休止的政变之一,预计它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要这片棕色大陆上的许多人仍为军方叫好,并且在每一场政变中等待变革、改革和繁荣的到来,直到这个时代被另一场政变所推翻。

每当非洲人民认为他们已经在国家的前进方向和路线中摆脱了政变和军事统治的经验时,军队就会露出写满讽刺的舌头,以表达它们对国家未能摆脱不稳定漩涡的失望,然而,这种不稳定正是由于军方对公共生活的统治而产生的。在这里,我们提出一系列的问题与解答,以了解非洲为何政变不断,而且政变似乎已经成了这个地区寻求变革的首选语言。

– 有关非洲政变的历史如何?

在摆脱殖民主义并争取独立的60年内,非洲国家发生了大量的政变,根据记载,这几十年间非洲共发生了200多起政变,其中半数可以称得上是“成功的政变”。仅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非洲大陆上就发生了100多次政变,而一些失败的企图或阴谋则难以统计其数量。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非洲地区出现了稳定的潮流,并开始转向采用政治多元化和选举的模式,这就是所谓的第三次民主浪潮。

但是在21世纪,非洲大陆上的国家又纷纷恢复了他们“钟爱的习惯”,并通过新一轮的政变推翻了合法的民选政权。

在总统孔戴被特种部队逮捕后,几内亚军队人员部署在首都科纳克里的街头 (欧洲通讯社)

– 非洲的新政变的哲学

只要关注当代的政变,就会发现它与过去传统意义上的政变不同。在过去,对权力、声望甚至财富的野心,是导致军队发动政变的主因,但是现在,军方往往把自身打造为改革的先驱、国家主权的维护者,人民及其能力的守卫者、国家边境的保卫者,从而让寻求安全与稳定的大部分非洲人都感到高兴。

或许外部因素在非洲军队的新定位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鼓励军队以脱离人民现实的理由发动政变,不过仅限于口号和呼喊的层面。

在几内亚发生政变的消息传出后,几内亚人在首都紧张的安全部署中望着警察部队 (法国媒体)

– 非盟对非洲政变持何立场?

当初的非洲统一组织(简称“非统”)是根据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原则而成立的,但自1999年非洲联盟成立以后,这项原则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2001年5月生效的联盟基本法第30条规定,不接受以违反宪法的方式上台的政府参与该联盟的活动。

2009年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会议上,非盟通过了有关该大陆再次发生政变的严格决定,认为政变是危险的政治倒退,也是民主进程的倒退,更是对和平、安全与稳定的威胁。

-是什么阻止非盟保护非洲的宪法制度?

为顺应部分国际趋势带来的发展,非盟于2002年成立了非洲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并在相关的议定书中规定,非盟有权进行干预以保护非洲的宪法秩序。而一旦发生针对合法政权的严重威胁——例如政变,根据议定书的要求,这种干预可以在无需国家要求的情况下实行。

但是,由于与非洲政府相关的原因,这项条款未达到通过它所需的支持百分比,即联盟成员国总数的三分之二,从而禁止针对破坏合法政权的政变实施干预。

-非洲人民从政变中得到了什么?政府对他们有何影响?

政变通常以打击腐败、裙带关系、浪费公款、改革经济、人民福利和建立安全为借口。但是,当你看到事情的真相时就会发现,政变在各个领域内都给非洲人民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一方面,政变并没有使非洲大陆变得更好。首先,经济没有改善,在上一场政府的宣言中作出的承诺也没有得到实现,形势甚至可能出现了恶化,或变得更加糟糕。

除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布基纳法索的托马斯辛卡拉之外,非洲历史上并没有任何国家因为军事委员会的统治而变得繁荣昌盛。

另一方面,社会的军事化以及向民兵组织的转变、暴力文化的巩固,是政变在非洲制造暴力循环和加剧种族冲突的过程中产生的最为突出的影响。

此外,还有任意的武器扩散。国际研究表明,在2008年至2011年期间,撒哈拉以南非洲完成了近3000万件武器的交易,仅西非地区就占到了这项数字的四分之一,这个理由可以充分说明为什么会出现不受控制的叛乱与混乱。

政变还造成了青年失业率的急剧上升,在这样的情况下,拥有控制权的军事将领期望将他们纳入雇佣军的队伍,以服务自身的利益。

此外,还导致军事精英向政治的转变,以利用其职位和社会关系来实施腐败,而不记得反腐正是他们当初发动政变的借口。

由于政变的存在,实施镇压、没收自由和扭曲民主的做法增加了,并以通过举行形式上的选举来说服地区和国际的观察员。

非洲联盟近期召开的会议照片 (半岛电视台)

– 非盟如何在应对政变的过程中失利?

或许非洲联盟最突出的缺点,就是未能遏制该大陆上人民普遍遭受的政变混乱,也未能惩处制造政变的军事将领,并且在政变后不久就不得不与他们打交道,从而承认政变并使之合法化。

例如在埃及,非盟被迫在外部压力下应对政变,它对马里的政变也是如此。如果不适用相关的协议和机制,非盟的作用或许就仅仅是一个宣读声明和互相问候的平台。

– 那么非洲政变的未来如何?

毫无疑问,非洲政变率的上升令人恐惧和担忧。虽然人们希望非洲人民和精英阶层更加成熟,但现实却反映了一种可怕的倒退,并且在非盟机制的薄弱、与独裁政权相关的既得利益者的沉默中进一步滋长,这必然导致更多的政变,从而使军火市场蓬勃发展,使非洲大陆的资源被掠夺,并在新一轮争夺非洲的浪潮中瓜分这些资源,而这类情况现在便正在发生。

在危机倍增、政变不断和非盟无能为力的现实之间,非洲耗尽了它巨大的经济实力与潜能,却滋生了混乱和外部野心。另外,它还失去了最为宝贵的财产,那就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非洲吸引着大量的黑手党和战争贩子,为了得到它的资源和财富,他们实施干预并策划推翻国家政权,而非洲人自己却无法从这些财富中受益。

鉴于全球对非洲发动的新一轮争夺,以及对非洲能力的疯狂竞争,增加军方能力以领导政变的努力仍然存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几十年来,非洲国家一直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以色列的解放斗争,认为这与他们自己的反殖民运动有相似之处。同样,非洲联盟毫不犹豫地批评以色列违反国际法和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的行为。

opinion by 马尔万·比沙拉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4日

针对人类基因的最新研究表明,人类共有一个古老的迁徙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所有人都是在6万多年前走出非洲的祖先的后裔,而第一批现代人类在约4.5万年前冒险迁往当时仍被冰雪覆盖的欧洲,并途经中东和阿拉伯半岛。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27日

在“俄罗斯-非洲伙伴关系论坛”秘书处主持下成立的“与非洲国家经济合作协会”举行了项目融资工作组特别会议,俄罗斯的主要公司和银行参加其中,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30日

在受益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几十年之后,富裕国家正稳步开始禁止或限制针对化石能源资源的投资,以减少有毒气体排放并转向替代能源,但是这些政策并没有考虑到某些燃料在支持发展中经济体增长过程中发挥的关键作用,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3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