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最后的机会” 面对复兴大坝第二次蓄水的埃及有何选择?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中)在2019年2月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他的右边是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左边是塞西 (社交网站)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中)在2019年2月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他的右边是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左边是塞西 (社交网站)

刚果(金)的“最后机会”谈判未达成协议,埃及和苏丹坚持埃塞俄比亚在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协议后再进行复兴大坝的第二次蓄水,而埃塞俄比亚对此表示拒绝,并确认将在计划日期蓄水,同时拒绝接受国际调解。

埃及希望通过这轮谈判达成一项公平、平衡和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并警告说:“埃塞俄比亚的顽固立场将使危机复杂化,并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

埃及外交部长萨梅赫·肖克里表示,显然埃及依赖金沙萨谈判,因为它代表了“最后机会”,尤其是在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艾塞西强调,埃及的尼罗河水份额是不容侵犯的“红线”。

塞西在苏伊士运河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上述声明。由于大型集装箱油轮搁浅,该运河在堵塞后一周才恢复工作。观察员认为,这些声明旨在提请人们注意地缘战略的重要性,埃及是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国家,它拥有可在大坝危机中使用的国际压力筹码。

在分别向半岛电视台网发表的声明中,专家和政治分析家们提出了他们认为埃及面对埃塞俄比亚的坚持的设想,并且远离接受退出谈判和签署《原则声明》的现状的选择。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在2015年诉诸安全理事会,并寻求压力,包括阿拉伯和国际方面,军事解决方案仍留给决策者。

(半岛电视台)

对抗的代价

塞西7日上午在新行政首府发表的声明中警告说,大坝危机可能“因对抗导致代价”,并强调“(埃及)所有选择都是公开的”。

塞西向埃塞俄比亚致词,他说:“合作胜于分歧和冲突。不要触碰埃及的任何水资源。埃及尊重您的发展权,但前提是我们的利益不受到损害。”他解释说,埃及将在“管理国际水流的国际法”的框架内采取行动。

退出谈判

专家们认为,埃及面临的选择有限,第一个选择是退出谈判,包括《原则宣言》,因为它们已变得毫无用处,而再次举行将三国领导人召集在一起的首脑会议达成解决方案的可能也十分渺茫。

东地中海政治和战略研究论坛(非政府组织/总部设在开罗)负责人穆罕默德·哈默德证实,只要没有达成与蓄水和运营相关的协议,退出6年前达成的协议可能是一种压力,也是向所有人宣布撤销大坝的合法性。

埃及政治家塔尔瓦特·纳菲呼吁退出《原则宣言》,并强调埃及仍然有机会将该协议提交给众议院,并迅速予以拒绝。

开罗大学水资源学教授阿巴斯·萨拉哈奇表示,可能的情况是举行领导人级别的会议,给刚果(金)领导的非洲联盟提供另一次机会,这一次遵守时间表,并以埃塞俄比亚停止任何蓄水工程为条件。

安理会

在这方面,萨拉哈奇预计,如果非洲联盟再次失败,埃及和苏丹将达成一致将此问题提交至安理会。

他认为,安理会至少可以向埃塞俄比亚提出建议,不进行任何建设,然后立即开始谈判,警告重复从安理会撤出大坝档案并将其转移至非洲联盟的后果,因为这浪费了整整一年的谈判时间。

外交官、前外交部助理穆罕默德·莫尔西对此提议表示支持,他呼吁开罗和喀土穆迅速向安理会提出正式申诉,补充埃及于去年5月在安理会发表的讲话。

莫尔西在他的Facebook主页上表示,诉讼应要求安理会进行干预,因为在没有事先达成明确协议的情况下完成和蓄满水坝湖会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这不是正常的技术或经济问题,而是在向两国宣战,剥夺他们采取一切措施维护其尼罗河水份额的权利。

学术和政治分析家科里·奥马尔建议,埃及向安理会提出申请,要求讨论大坝档案,这是因对危机的一种选择,也是谈判进程的最后一步。

但是,奥马尔认为,为完成讨论并发布决定,诉诸安理会需要外交关系网络。他解释说,鉴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目前势均力敌,预计安理会不会成为政治解决途径。

他警告说,任何国际干预都将拖延危机,不会奏效,国际干预耗时很长,而水资源威胁仍然存在。

穆罕默德·哈默德强调说,埃及和苏丹的选择总体上是公开的,第一个选择是诉诸安理会,第二个选择是继续进行演习和军事协调。

参议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主席、政治家塔尔瓦特·纳菲认为,埃及不再有很多选择,而且自2012年起就应该诉诸国际仲裁,当时形势对埃及有利,能避免现在发生的情况。

但是,根据非洲事务专家巴德尔·沙菲伊的说法,诉诸安理会后问题仍然存在。他解释说,埃及去年曾有过类似经历,当时安理会将大坝档案移交给了非洲联盟,而且俄罗斯和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他们可以在任何对埃塞俄比亚不利的决定中使用否决权。

西方媒体报道,由于莫斯科和北京的反对,安理会上个月放弃发表呼吁结束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暴力冲突的声明,而该地区的暴力冲突已持续数月之久。

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社交网站)

 阿拉伯和国际压力

前灌溉部长穆罕默德·纳斯·阿拉姆建议,开罗求助为大坝提供资金和做出贡献的大国,例如中国、意大利、俄罗斯和德国,或者向埃塞俄比亚提供援助和财政捐助的国家,例如美国。他指出,其中有一些是提供金融存款来支持埃塞俄比亚经济的阿拉伯国家(并未指明)。

阿拉姆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说,从埃塞俄比亚撤出的超过30亿的阿拉伯存款和投资将支持埃及的立场,他呼吁埃及在外交和政治层面上对埃塞俄比亚采取坚定立场。

外交官穆罕默德·莫尔西还呼吁开展涉及世界大国和其他国际机构的严格的综合活动,以澄清和宣布立场。

他呼吁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直接联系,指出要点,要求他们承担历史责任。

开罗大学政治学教授塔里格·法米在Masrawy网站上发表的新闻声明中说,有几种解决危机的途径,包括求助于法国、英国和俄罗斯等有影响力的国家,以及对美国施加压力,因为它有能力破坏埃塞俄比亚的政治。

军事解决方案

这一方案可能是最后一个方案,自埃塞俄比亚于2011年开始修建大坝以来便已提出,,埃及媒体和前官员是不是提及这一方案。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未能调解谈判后表示,埃及威胁要炸毁大坝。

军事行动的迹象也有所增加,埃及和苏丹于去年年底进行了军事演习,据观察家称,这是 “对埃塞俄比亚的威慑信号”,这是自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下台以来的首次联合演习。

在当前相互抨击的论战中,两国于周一结束了第二次联合空中训练行动(尼罗河之鹰-2),该行动旨在检测部队执行指派给他们的任何任务的准备情况。

接受现实

与上述提议相反,国际法教授和外交部前助理阿卜杜拉·阿沙尔排除了埃及决策者朝进一步谈判、诉诸安理会或进行军事打击方向前进的可能。

阿沙尔希望接受既成事实,他说:“没有应对危机的方案,而且政府可能失败,因为它没有阻止埃塞俄比亚击败埃及的意愿

巴德尔·沙菲伊提到埃及和苏丹合作的另一种可能,一切按原样进行,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可能会出现突破,埃塞俄比亚考虑到苏丹的考虑,即用更长的时间完成大坝水库第二次蓄水,以此不影响到其他国家,甚至如果两国就边界危机达成协议,埃及的态度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