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埃及的支持困扰着他 拜登为何不为复兴大坝危机提供解决方案?

复兴大坝危机仍在等待美国对三个盟友提出解决危机的构想 (社交网站)
复兴大坝危机仍在等待美国对三个盟友提出解决危机的构想 (社交网站)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直接干预了复兴大坝的谈判,但在上台三个月后,总统乔·拜登政府尚未就解决美国在非洲之角和东北非盟友(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不断升级的危机提出任何构想。

美国首都的一些观察家认为,尽管特朗普进行了个人干预以及美国在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主持了多回合谈判,上届政府仍未能解决危机,这迫使拜登政府思考它可以提出什么建议,而其他人则表示美国没有解决复杂危机的实际构想。

拜登政府没有在建造复兴大坝的问题上表明立场,只有外交部就此发表了一些松散的外交措辞,例如:“我们对尼罗河水域的紧张局势越来越关注,我们呼吁各方合作努力,共同解决复兴大坝之间的分歧

同时,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表示,拜登总统的政府希望美国重新努力,调解埃塞俄比亚、苏丹和埃及之间涉及大坝对青尼罗河水流影响的长期争端。

(半岛电视台)

态度而非立场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埃及的施压成功促使美国发表了官方声明,呼吁有关各方在大坝水库蓄满前必须达成协议。

谈判经埃及的邀请在美国的监督下进行,世界银行也参加了谈判,但是,谈判在埃塞俄比亚拒绝了美国向各方提出的大坝蓄水和运行规则倡议后陷入了僵局。

拜登政府向不断升级的复兴大坝危机移动的非常缓慢,该危机已达到冲突各方威胁采用军事解决方案的地步。

拜登总统派出参议员克里斯·昆兹,传达美国在应对非洲之角危机方面的认真程度,并计划任命一名非洲之角特使,新闻报道表明资深外交官杰弗里·费尔特曼将出任这一职位,为在美国大坝问题和其他地区问题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铺平道路。

卡梅伦·哈德森是中情局和白宫前官员、大西洋委员会现任非洲事务专家,他认为“拜登政府尚未完全宣布其解决复兴大坝危机的构想,但是,拜登有兴趣参与并纠正特朗普时代美国支持埃及的立场

哈德森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指出,“就结果而言,拜登政府目前所关注的是减轻双方之间敌对言论的强度,并避免产生任何可能影响从更大范围该地区稳定的负面后果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非洲项目负责人贾德·德佛蒙特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政府的立场更倾向埃及,给美国在危机各方之间进行调解的信誉造成了不良影响,特朗普政府损害了美国与埃塞俄比亚的关系,埃塞俄比亚认为美国在这场冲突中与埃及走得太近

美国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有着良好的关系,尽管它们在人权和不民主方面有着不良记录。

埃塞俄比亚是美国在东非的强大盟友,国会研究处的一项研究表明:“埃塞俄比亚在打击基地组织以及其在非洲之角的附属团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埃塞俄比亚在提升其形象时,依靠世界银行官方报告提到的人道主义内容,报告表明埃塞俄比亚迫切需要电力。

同时,由于美国在中东和北非的政策,埃及与美国有着重要的关系。因此,除了美国在两国之间进行调解并避免特朗普调解方式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外,别无选择。

拜登政府正试图摆脱复兴大坝危机中特朗普政府对埃及的偏向 (社交网站)

竞相接近拜登

埃塞俄比亚通过一些埃塞俄比亚裔美国活动家的著作宣传美国干预以便找到解决方案的必要性,因为埃及作为美国的长期军事盟友,美国应考虑向其提供农业和水利问题解决方案,减轻其对水资源短缺的担忧。埃塞俄比亚裔美国活动家菲克·泽勒姆在国际政策摘要(International Policy Digest)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致力于提供财政援助以改善埃及的灌溉系统。

泽勒姆呼吁改变美国对埃及援助的性质,将重点放在发展方面,而不是军事方面。她说:“美国每年向埃及提供约15亿美元的外国援助,其中89%是于军事援助。美国应将重点转移到为该国提供更多用于人道主义和发展的经济援助。也许向埃及的农业部门提供援助将说服埃及重新考虑接受埃塞俄比亚大坝蓄水的决定

另一方面,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关于复兴大坝的建设、蓄水和运营的危机升级,埃及和埃塞俄比亚加倍在华盛顿的努力,促使总统乔·拜登的政府站在自己的阵营。

两国诉诸于在美国各界人士之间宣传其为应对大坝危机而采用的官方叙述,两国利用许多游说和公共关系公司来树立形象,并推动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和国会议员了解他们的立场。

半岛网获取的司法部文件显示,埃塞俄比亚正在利用一家新的游说公司与国会和拜登政府进行沟通,此时该国正与埃及因大坝陷入外交危机。

去年3月初,埃塞俄比亚驻美国大使馆与法律咨询公司Venable签署了一份月付35000美元的合同,原则上为期3个月,可以延长。根据合同条款,这家美国公司将提供“一项政府关系服务,其中可能包括与国会议员、各部委和拜登政府的联络”,律师托马斯·奎因和政治顾问洛林·埃何为合同监督人。

埃塞俄比亚在美国圈子内宣传大坝工程是一项发展项目,产生的电能可为数百万埃塞俄比亚人的房屋提供照明,埃塞俄比亚人的村庄尚未通电,大坝是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等待拜登上台前,埃及先于埃塞俄比亚与新的游说公司签约,以期说服拜登政府像特朗普政府那样站进埃及阵营。

特朗普在大选中失败后,埃及驻美国大使馆迅速采取行动,与Brownstein Hyatt Farber公司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合同,月付65000美元。

自从上任以来,拜登避免与复兴大坝危机各国元首直接沟通 (半岛电视台)

适度的步骤

自从上任以来,拜登总统没有给复兴大坝危机三方领导人中的任何人打过电话。美国国务院关于去年2月国务卿和埃及外长之间唯一的电话交谈的声明没有提及复兴大坝问题。

美国通过与苏丹恢复关系正常化发展了与苏丹的关系,外交部长托尼·布林肯于4月5日与苏丹总理阿卜杜拉·汉姆多克进行了会谈,强调美国支持“复兴大坝谈判,并强调了各方参与谈判解决危机的重要性

两天后,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致电埃塞俄比亚副总理,将减轻苏丹与埃塞俄比亚边界的紧张局势与提格雷冲突和复兴大坝谈判联系起来。但是观察家并不认为这些步骤是认真和充分的,无法表示美国和拜登对复兴大坝危机问题的真正兴趣。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