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非洲支持:苏丹与埃及将从复兴大坝谈判国际化中得到什么?

布尔汉6日在喀土穆欢迎到访的塞西 (社交网站)

官方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透露,苏丹对非盟现任轮值主席国刚果(金)所寄予的希望似乎超过了对原主席国南非,以使埃塞俄比亚接受复兴大坝的国际化调解。尽管苏丹认为埃塞俄比亚很可能会不同意,但是它相信,“将该问题国际化能够向世界阐明本国的立场”。

参与复兴大坝问题谈判的苏丹团队一直在闭门会议中,抱怨埃及方面不重视在埃塞俄比亚今年7月开始对复兴大坝进行二次蓄水之前达成协议。

然而,在埃及总统塞西访问喀土穆之后的第二天,苏丹代表团似乎在上周日召开的会议后体现出一种乐观的情绪。

在与苏丹过渡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举行会谈后,塞西宣布埃及支持苏丹关于采取四方调解机制的建议,即组建由非盟主导的四方调解机制,并有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参与其中。

苏丹表示,二次蓄水将为复兴大坝储存135亿立方米的水量,这对苏丹位于青尼罗河上的水坝产生了风险,并威胁着生活在该河沿岸的2000万苏丹人的性命。

苏丹的提议

苏丹首席谈判代表、灌溉与水资源部技术部门负责人穆斯塔法·侯赛因·祖贝尔表示,四方调解机制是苏丹提出的一项重要而全面的倡议。

祖贝尔向半岛网记者强调,在埃及采纳该提议之后,这意味着有效的进展,并将给埃塞俄比亚产生压力,因为事实证明,旧有的谈判方法无效,而且谈判三方中已经有两方希望扩大调解范围。

这位首席谈判代表还指出,一旦埃塞俄比亚拒绝接受四方调解,它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而且它的立场届时也将暴露于全世界,苏丹随后也可以升级其国际申诉。

祖贝尔表示,苏丹希望通过四方调解而赋予专家们更大的权力,因为在过去的谈判中,尽管专家们由于熟知国际法而更有能力达成协议,但他们却并不拥有最终的话语权。

新参与者

随着非盟轮值主席国从南非变为刚果(金),后者也随之成为了这场马拉松式的复兴大坝谈判的新参与者。

就在今年2月,本届非盟主席、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将其非盟特别顾问卢瓦巴派往苏丹,以会见苏丹总理哈姆杜克以及水利部长亚西尔·阿巴斯。

苏丹正式要求齐塞克迪组建以非盟为主导,并有联合国、欧盟及美国参与的四方调解,以监督苏丹、埃塞俄比亚和埃及之间有关复兴大坝蓄水和运营问题的谈判。

官方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透露,苏丹在这个过程中对非盟现任轮值主席国刚果(金)所寄予的希望,似乎超过了由原主席国南非主持的上一轮调解。

但是,该消息人士预计,埃塞俄比亚将坚持拒绝四方调解,“总体而言,在国际和地区范围内公开其立场也将非常有效。”

参与复兴大坝谈判的苏丹首席谈判代表表示,苏丹已在非洲解决原则的框架内向刚果(金)保证,它提出四方调解并不是想要将问题拉到非洲的控制之外,而只是希望扩大以非盟为主导的调解范围,因为其他力量的干预也将是有益的。

Ethiopian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Dina Mufti迪纳·穆夫提强调,埃塞俄比亚拒绝将复兴大坝谈判的调解国际化,并强调亚的斯亚贝巴遵守原则协议(阿纳多卢通讯社)

法律辩护

苏丹谈判代表团成员、法律顾问希沙姆·阿卜杜拉强调,喀土穆的提议并不会偏离非洲的调停,而是在非盟的主持下扩大调解范围。

鉴于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发言人迪纳·穆夫提拒绝调解国际化并强调亚的斯亚贝巴遵守原则协议,希沙姆向半岛网记者解释称,扩大调解范围并不是要背离原则协议,因为这项宣言的第10条明确指出,如果“苏丹、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三方未能在谈判上取得成功,那么可以在三国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诉诸调解”。

希沙姆补充称,作为观察员,美国、欧盟和非盟也是复兴大坝谈判的一部分,现在需要的是联合国成为新参与者的基础上,提高其作为调停者的能力。

希沙姆补充称,“有必要进行调解,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在过去8个月的谈判中,各方分歧愈演愈烈,因此,重回旧的谈判形式是不可接受的。”

亚西尔·阿巴斯(中)与其右边的芬兰外交部长佩卡·哈维斯托在喀土穆举行会谈 (社交网站)

加强联络

苏丹在得到埃及支持四方调解提议的保证后,立即在上周日批准了一项决议,以启动并加强与欧盟、美国、联合国以及非盟之间的联络。

在苏丹和埃及外交部长举行的会谈结束时,开罗在上周宣布支持喀土穆的提议,以将有关复兴大坝蓄水和运营问题的谈判机制扩大为四方调解。

苏丹首席谈判代表强调,“现在,我们与调解各方都保持着联系。”

据报道,喀土穆一直在美国财政部的推动下提出各种建议和倡议,因为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与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在华盛顿为这三个国家主持了一场会谈,并于2020年1月达成了初步协议,以规定分阶段完成复兴大坝蓄水的工作,但是却遭到了埃塞俄比亚的拒绝。

今年2月,芬兰外交部长佩卡·哈维斯托作为欧盟特使抵达喀土穆,以就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界紧张问题,以及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问题举行磋商。

埃及的选项

政治分析家穆罕默德·哈米德表示,开罗认同喀土穆在复兴大坝问题上的立场,认为双方之间的立场已经非常接近,因为双方都表达了对大坝二次蓄水进程的关注和担忧。

哈米德在其Facebook账户上强调,苏丹突然改变了原有的、接近埃塞俄比亚立场的提议——要求增加非洲专家委员会的合作伙伴,而开罗方面坚持要求诉诸于西方专家和观察员。

他补充称,“这必然是一种新的形式,而且从中可以看出,苏丹和埃及的意见将会逐步统一,而这是一个新的过渡,当然,这对开罗而言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他还预计,埃及将支持苏丹面对它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境危机,因为苏丹已经成为埃及更为亲密的盟友,此外还有其他与苏丹内政相关的因素,也在推动埃及强势参与这场危机。

哈米德补充称,“随着过渡政府、武装派别之间达成和平协议,正常化进程的开展,以及在阿拉伯人和西方人的支持下开启过渡进程,埃及将首先在这个过程中强势出现,而这可能会导致埃及在未来强化政治和经济上的开放。”

他强调称,“苏丹和埃及军队之间在最近达成的军事谅解,无疑意味着喀土穆的任何动荡都会使局势更加混乱,根据这些协议,埃及军队将为这种参与找到合法的掩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