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的大众革命 反对法国利用经济重新殖民该国

塞内加尔著名反对派人士奥斯曼·桑科被捕引发了抗议活动 (路透)

在愤怒的浪潮中,欧尚商店、道达尔加油站等法国资产成为袭击目标,国家政权被指控支持外国利益,塞内加尔共和国正处于空前的叛乱状态。此前,在阿卜杜·迪乌夫(1981-2000年)或阿卜杜拉耶·瓦德(2000-2012年)任期结束时,暴力事件都未曾蔓延。

据法国网站Mediapart报道,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的政治对手奥斯曼·桑科被捕为事件起因,人们的愤怒从一开始自发组织的示威活动,很快演变为骚乱,迄今已有4人丧生,私有财产和媒体总部等建筑物被洗劫一空,尤其是法国公司。

记者范妮·比乔在法国网站上发表的报告中写到,故事始于46岁的桑科被捕。2019年,他在总统大选中获得第三多的选票,今年2月初,因一名女性员工投诉他“发出强奸和死亡威胁”被捕。然而,他的律师和支持者认为这是“一个考虑不周的阴谋”,旨在将他排除在2024年的总统竞选之外。

烦人的对手

程序执行的速度加剧了这些疑虑。反对党PASTEF领导人遭到投诉后,他的住所周围瞬间就立起了安全隔离墙,很快,他的议会豁免权被取消。而且桑科令打算竞选第三任期的总统萨勒感到不满并不是秘密。

桑科是前税务检查员,因公开指责名人从非法税收特权中受益被免除公务员职位,这些名人中包括总统的兄弟。他呼吁组建更优秀的政府,批评当局对石油和天然气的管理,并谴责为外国人和少数塞内加尔人利益的制度。

这位政治人物在塞内加尔政坛中使用了全新的话语体系,希望争取更多经济和货币主权,他说法语,但却是非洲地区为数不多要求改革与法国关系、摆脱依赖法国控制的法郎区的政治家。

作者指出,桑科的讲话在该国人口重要组成部分——年轻人中很受欢迎,这些年轻人几乎占该国人口的一半,并且对结束“新殖民主义政权”和“法国外国统治”的想法充满热情。而麦基·萨勒自2012年的选举以来一直与法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很多法国公司在全国范围内非常活跃,令人感到“经济殖民主义的回归”。

作者举出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也是塞内加尔人批评的问题,即连接达喀尔和伯利兹迪亚尼国际机场的特快列车项目的造价不菲,耗资高达13亿欧元,全长55公里,但它的主要使用者将是法国公司,同时这条列车只为塞内加尔小部分人提供服务。塞内加尔欠法国2.3亿欧元,该国贫困人口约占40%。

Senegal: Opposition leader in custody after court hearing达喀尔的法国商店被洗劫(社交网站)

追求资源

作者警告说,塞内加尔的许多年轻人选择移民,登上了前往欧洲的死亡之船。桑科解释说,这些人是为了寻求更好的资源,并补充说“非正常移民问题永远不会得到解决,除非外国不再与本国精英阶层同谋掠夺我们的资源。”

作者说,因此,针对欧尚、Orange和道达尔的袭击并非偶然,尤其是在2020年底该国与欧盟续签了捕鱼协议后,人们的怒火不断积压。协议签署后,上千名渔民表示自己的生活陷入困境,这份协议并不适合他们。

作者回顾了经济学家纳多冈·萨姆巴·西拉先前的警告,他说:“年轻人正在稳定增长,而政府告诉他们,你没有未来,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进行大胆的改革,获得更多民主、主权和自由;国家的系统将从内部崩溃。今天被吹捧的塞内加尔民主模式开始暴露出许多缺陷。”

作者指出,除了这些现存问题外,遏制COVID-19流行病的严厉措施、宵禁和社会结构破裂进一步伤害了非政府部门的工人,加剧了人们的挫败感。

尽管发生了这一切,政府仍保持其立场,内政部长安托万·费利克斯·阿卜杜拉·达乌姆指责示威者的行为“恐怖主义活动”,并指责桑科应对暴力和“扰乱公共秩序”负责。反对党和民间运动计划在周一举行新一轮抗议活动。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黑人的生命很重要”示威抗议活动已蔓延至世界各地,比利时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雕像被拆除,历史学家将利奥波德二世统治的殖民时期称之为最血腥时期,当时他对刚果实施殖民统治,并将刚果资源作为他在布鲁塞尔的私有财产。

Published On 2020年7月24日

非洲大陆面临许多经济困难,这些经济困难使非洲对旨在寻求快速获利的投资者来说不是安全的投资地,但那里的长期投资机会似乎非常有希望。

Published On 2020年7月31日
coronavirus epidemic destabilizes African regimes

法国《世界报》报道,法国外交部智囊团的一份研究报告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使政治和经济较弱的非洲国家遭遇冲击,动摇非洲的稳定。

Published On 2020年4月6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