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升级 苏丹面临艰难选择以收复埃塞俄比亚控制的法沙卡地区

苏丹军队宣布恢复埃塞俄比亚控制的大部分地区(阿纳多卢通讯社)
苏丹军队宣布恢复埃塞俄比亚控制的大部分地区(阿纳多卢通讯社)

随着苏丹军队接近“布雷希特”地区,喀土穆与亚的斯亚贝巴之间的危机进入了瓶颈阶段。苏丹称,“布雷希特”是埃塞俄比亚在法沙卡边境地区控制的最大地区,与此同时,埃及采纳了苏丹提议,即将复兴大坝问题国际化。

埃塞俄比亚一直指责第三方——没有提及具体名称——迫使苏丹军队引发法沙卡边界问题,此前,其一直对此保持沉默,喀土穆表示,25年来,埃塞俄比亚的农民和民兵利用被多条河流分割的这片肥沃土地。

尽管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发言人迪那·穆夫提发言称,排除因两国边界紧张局势而与苏丹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但军事消息人士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实地局势现实预示着苏丹部队进入布雷希特地区,这是一个分水岭。

自2020年11月以来,苏丹军队开始在东部边界大片地区进行重新部署,随后声称,其已收回了埃塞俄比亚部队和民兵控制长达26年领土的90%土地。

“布雷希特”的重要性

布雷希特地区位于苏丹东部盖达勒夫州法沙卡地区之上,在苏丹境内深5公里,是与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相邻地区。

盖达勒夫州前行政领导人萨迪格·哈桑·法利尼(Siddiq Hassan Ferini)称,“布雷希特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定居点,是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城市,将农业项目与埃塞俄比亚内部联系起来。”

萨迪格·哈桑·法利尼——他此前曾在两国间联合边境委员会内工作——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自25年前建立该定居点以来,埃塞俄比亚政府已建立了包括柏油路和通讯设施在内的基础设施。

法利尼还补充说,“得益于其迅速发展,布雷希特已成为投资者和主要埃塞俄比亚商人的聚集场所,特别是阿姆哈拉族人。”

法利尼强调称,该定居点至少有1万名阿姆哈拉人和提格雷人,这是与联邦军密切相关的民兵力量。

据可靠消息人士称,在埃塞俄比亚军队对他们发动战争后,布雷希特的提格拉扬人更倾向于逃离。

由于布雷希特提供的服务——其中包括酒店服务和“五人行”游乐场,该定居点已成为埃塞俄比亚内部农作物的供应区域,而且还是军事上战略出发点。

半岛电视台后续报道称,苏丹收复土地后,由于失去了种植有芝麻、向日葵和玉米的大片领土,阿姆哈拉5名农民自杀了,这使埃塞俄比亚政府面临着阿姆哈拉社会重大关切所带来的挑战地区。

穆罕默德·巴希尔·苏莱曼:法沙卡的埃塞俄比亚居民准备战斗,他们拥有武器(半岛电视台)

推迟战斗

苏丹军队本周涉足布雷希特郊区的战斗,这保证了其对定居点以西3公里处“库尔德人”地区的控制权。

但是,军事人员认为,苏丹部队目前处于进攻状态,但其保持谨慎状态,这是由于居住在布雷希特定居点1万居民。

军事专家穆罕默德·巴希尔·苏莱曼中将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法沙卡的埃塞俄比亚定居点是建立在军事方法基础之上的建筑物,被成为军事村庄,其居民随时准备战斗,他们在商店里拥有武器,由军官领导。

穆罕默德·巴希尔·苏莱曼强调称,以这种方式,布雷希特是一种军事设施,可以自卫,直到埃塞俄比亚军队干预以支持定居点民兵。

苏莱曼指出,苏丹现在的政治决定是考虑根据1902年边界线实行主权而解放其所有土地,这是一项合法权利,他并解释说,苏丹军队可以将围攻布雷希特作为战争手段之一。

布雷希特定居点是埃塞俄比亚在沙法卡边境地区苏丹境内的最大据点,也是阿姆哈拉恐怖民兵的最大据点

选择游戏

穆罕默德·巴希尔·苏莱曼补充说,“如果在没有埃塞俄比亚军队干预情况下延长攻城行动,定居者的士气可能会崩溃,他们会不加战斗地要求投降,与此同时,攻城时间长短也影响苏丹部队士气,使他们耗费大量的物资和设备。”

苏莱曼指出,“如果苏丹军队被迫袭击布雷希特,那么战争将不会区分平民和武装人员,苏丹人必须接受恢复土地的合法权利,以及要求埃塞俄比亚从定居点撤离其公民的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埃塞俄比亚军队警告不要冲向苏丹土地,因为埃塞俄比亚战线未统一达到战争的要求,与此同时,复兴大坝对埃塞俄比亚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因为苏丹和埃及不会在未达成协议下对复兴大坝蓄水和运营举动保持沉默。”

积极人士公布的布雷希特卫星图片,显示了定居点的范围和其中建筑物的规模。

另一方面,苏丹边境分界委员会前负责人阿卜杜拉·萨迪格(Abdullah Al-Sadiq)建议苏丹当局采取政治解决方案,以此方式与法沙卡内的埃塞俄比亚农民打交道。

一月,苏丹首次透露其领土上“在埃塞俄比亚民兵保护下的17个地区和8个农民定居点”。

布雷希特是大法沙卡地区的最后定居点,而其他5个定居点仍留在小法沙卡地区,毗邻埃塞俄比亚的阿姆哈拉地区,其中最大的是加特兰定居点。

边界标记

有关苏丹从3月2日与埃及签署军事协议——该协议包括确保边界轴心——中受益程度,阿卜杜拉·萨迪格表示,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界很清楚,不需要任何外部技术努力。

尽管安全专家指出,军事空间始终要执行边界划定任务,因为其包括地形学专家,但萨迪格强调称,明确描述两国边界标记,剩下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放置边界标志。

萨迪格指出,这些边界标记大部分已消失,但在高山地区仍存在一些边界标记。

萨迪格——他曾是苏丹与埃塞俄比亚边界委员会苏丹方面负责人——解释说,两国2013年8月就放置边界标记签署了一项初步协议,尽管在商定重新划分边界过程中就3个问题存在分歧。

复兴大坝

边界问题几乎与复兴大坝问题无法分开,因为解决这两个问题都存在明显分歧,特别是在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发言人宣布该国拒绝苏丹提出的四方协调方案之后,该方案得到了埃及同意。

在苏丹和埃及两国外交部长之间会谈结束时,开罗宣布支持喀土穆的提议,以商讨确定复兴大坝蓄水和运营机制问题,采取四方调解方式实现,其中包括联合国、欧盟,非盟和美国。

另一方面,苏丹谈判代表成员、法律顾问希沙姆·阿卜杜拉·阿卜杜·卡欣表示,喀土穆的提议并没有偏离非洲调解,而是在非洲联盟主席主持下扩大了调解范围。

希沙姆·阿卜杜拉·阿卜杜·卡欣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强调称,扩大调解并不背离原则宣言,因为宣言第10条规定,如果当事方(苏丹、埃及和埃塞俄比亚)未取得成功,则可以在三个国家同意下诉诸调解。

希沙姆·阿卜杜拉·阿卜杜·卡欣解释说,作为观察员,美国、欧盟和非盟是复兴大坝谈判的一部分,现在需要的是提高其作为调停者的地位,前提是这些谈判的新参与者是联合国。

卡欣并补充说,“有必要发展调解,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拒绝重返原来形式的谈判,此前,经历了立场分歧的八个月谈判。”

苏丹表示,7月对复兴大坝进行135亿立方米的第二次蓄水行动,将对其在青尼罗河上的水坝构成威胁,并对生活在尼罗河两岸2000万苏丹人的生命构成威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