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近政治与军事距离后 埃及与苏丹在复兴大坝危机中还有哪些选择?

塞西(右)与布尔汉举行的一场会晤 (社交网站)

当埃塞俄比亚宣布将在今年7月对复兴大坝进行第二次蓄水操作之后,埃及和苏丹立即要求将复兴大坝问题谈判国际化,而埃塞俄比亚也随即予以回应,宣布拒绝将这项谈判国际化和遵守三国之间签署的原则宣言协议。

在对复兴大坝问题进行约十年的艰难谈判之后,埃塞俄比亚已在大坝的建设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并将在数月后对大坝进行第二次蓄水操作,而对埃及和苏丹而言,为克服这座大坝可能为两国在尼罗河内的用水份额和水利设施造成的“负面”影响,两国当前可选择的余地已经不多。

埃及方面一再重申其对谈判进程的坚持,但是在过去几个月内,埃及和苏丹之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外交和军事运动,双方多次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并达成了多项联合安全协议,而该地区在此时却充满了危机,特别是在苏丹与埃塞俄比亚的边境上,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境内尚未停止的内战。

随着埃及和苏丹面前可供选择的方案不断减少,埃及重申拒绝既成事实政策,并呼吁在规定的时间内恢复谈判,与此同时,苏丹也谈到了对复兴大坝进行第二次蓄水操作可能对数百万苏丹公民产生的危险后果。

苏丹外交部长玛丽安·萨迪克·马赫迪在访问埃及期间,苏埃两国2日在开罗发表联合声明称,在埃塞俄比亚宣布将对复兴大坝进行第二次蓄水之后,埃及和苏丹两国坚持苏丹关于组建包括联合国、欧盟、非盟和美国在内的国际四方委员会的提议,以在复兴大坝谈判中提供调解。

两国强调,埃塞俄比亚单方面对大坝启动第二阶段的蓄水工作将对埃及和苏丹的用水安全构成直接威胁,特别是在有关苏丹水坝的运营问题上,而且还将威胁到2000万苏丹人的性命,此外,两国还强调,此举将严重违反三国在2015年签署的原则宣言协议。

但是,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发言人迪纳·穆夫提表示,埃塞俄比亚拒绝将复兴大坝问题国际化和遵守三国之间签署的原则宣言协议,他还指出,埃塞俄比亚的选择是和平解决它与苏丹之间的边界争端,并排除了与两国开战的可能性。

第二次蓄水的影响

埃及学者、水坝和港口工程学教授穆罕默德·哈菲兹排除了复兴大坝第二次蓄水会对埃及造成任何影响的可能性,对此,他解释称,埃塞俄比亚将从即将来临的洪水中蓄水150亿立方米,这部分水量将从埃及南部的纳赛尔湖得到弥补。

哈菲兹向半岛网记者声明称,复兴大坝所储存的每十亿立方米水量,都会从纳赛尔湖中得到弥补,因此,埃及并不会因为第二次蓄水而感到任何负面影响。

根据哈菲兹的说法,受到影响最严重的将是苏丹,特别是居住在青尼罗河两岸的村庄居民,其影响范围将从位于复兴大坝附近的罗塞雷斯大坝一直延伸至喀土穆,而受影响人口将达到2000万。

哈菲兹解释称,复兴大坝的第二次蓄水操作将使苏丹公民无法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使用青尼罗河,直至埃塞俄比亚在今年的7月和8月储存近150亿立方米的水量。在这样的情况下,苏丹公民将需要使用地下水以避免潜在的用水风险。

在民间压力与军事解决方案之间

这位埃及学者表示,埃及面对潜在的负面影响还拥有两种选项,其中,第一种选项仅在今年3月初至5月1日期间有效,这就是基于民间及国际四方机制的压力,让埃及民众走到相关国家和组织驻埃及的大使馆和总部面前,举行抗议,以表达对世界在处理该国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问题时的愤怒和不满。

哈菲兹预计,这张民众施压牌将向这些国家和组织的领导人及官员发出强烈的信号,促使他们向埃塞俄比亚施加压力,他还强调,在没有这些民间压力的情况下,这些国家和组织将不会对埃塞俄比亚施加压力。

哈菲兹补充称,如果美国和世界银行在埃及听到这些抗议的声音,二者就将对亚的斯亚贝巴施加压力,特别是因为二者向其提供了修建大坝的技术、融资和供电线路。

哈菲兹要求埃及政府为此设定一个时间节点,而今年的5月1日就将是最后一天。如果外交手段和政治手段未能取得成功,在哈菲兹看来,第二个选项就是埃及军队前往埃塞俄比亚,以摧毁一切阻碍青尼罗河水自然流向埃及的障碍。

哈菲兹表示,最终的解决方案可能就是军事解决方案,而这需要在复兴大坝内储存的水量尽可能少的时候(少于35亿立方米时)才能实施,而这段时间将是今年的5月1日至7月1日,在这两个月内,埃塞俄比亚将放出部分现存的水量,以排干大坝中段及其湖泊。

哈菲兹补充称,这将是诉诸军事解决方案的最佳机会,他还指出,在实施任何军事打击之前,必须将苏丹的罗塞雷斯大坝完全排空,以免它受到复兴大坝排水所产生的影响。

埃塞俄比亚宣布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对复兴大坝进行第二次蓄水(社交网站)

国际四方机制

另一方面,埃及国际关系研究员艾哈迈德·穆拉纳预计,埃及采用了升级压力的做法,以实现国际调解的想法,这表明埃及寄希望于埃及和苏丹的压力升级,将推动国际及地区势力进行干预,以免事态发展到爆发冲突和战争的地步。

穆拉纳向半岛网发出声明称,东非地区爆发埃及、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战争,并不符合世界大国的利益,因为这些战争将对地区产生严重的影响,包括难民问题、安全结构脆弱性,以及地区政权和统治的崩溃,因此,世界大国将推动形成国际压力,以达成令三方都满意的协议。

关于建立国际四方机制以解决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问题的提议,穆拉纳强调称,如果世界大国感到确实有爆发冲突并演变为战争的危险性,那么它们就将对三国施加压力以达成解决方案。他还警告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可能会在边境上进一步升级。

他解释称,在这样的情况下,埃及渴望改善与苏丹的关系,并以边界问题为由,支持苏丹可能会面临的任何冲突。

关于埃及面前的其他选项,穆拉纳认为,埃及还拥有一系列的其他选项,例如支持提格雷人民阵线对抗埃塞俄比亚政府军,支持与亚的斯亚贝巴中央政府存在分歧的少数族裔,此外,还可以在苏丹与埃塞俄比亚发生冲突时向苏丹提供军事支持。

共同威胁

关于埃及与苏丹之间近期突然出现改善的关系,这位埃及研究员将之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埃塞俄比亚的作用以及它在复兴大坝危机中的顽固态度已对两国构成了共同威胁。此外,苏丹政府的变化和军队掌权的事实,让塞西和布尔汉这两个代表着两国武装力量的人物之间更加亲密,尤其是在他们面临的共同挑战之下。

穆拉纳在评论埃塞俄比亚宣布拒绝将大坝谈判问题国际化的决定时表示,埃塞俄比亚坚持其顽固态度是正常的,也是预料中的情况。穆拉纳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出现更多的言论升级和边境上的军事部署,以及对外部势力干预谈判问题的呼吁。穆拉纳认为,鉴于埃塞俄比亚已在修建大坝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我们基本可以排除发动全面战争或埃及直接对埃塞俄比亚发起军事行动的可能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