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不断发出和解信号 埃及在等待什么?

埃及总统塞西(右)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半岛电视台)
埃及总统塞西(右)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半岛电视台)

土耳其继续对埃及发表积极声明,特别是总统埃尔多安去年9月发表讲话,谈及土耳其可以随时与埃及进行情报对话。

这个声明旨在回答记者有关是否存在与埃及往来的问题,该问题涉及两国就东地中海划定海洋管辖区内容。

作为上述声明的延伸,土耳其总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表示,安卡拉“可以在与埃及和许多海湾国家关系上打开崭新的一页”。

卡林在美国彭博社8日发表的声明中表示,“埃及是阿拉伯世界的心脏和思想,在该地区具有重要作用”。

关于两国需要解决的问题,卡林解释说,“我们重视与埃及就东地中海海事问题以及利比亚问题、和平进程和巴勒斯坦问题等其他问题进行对话。”

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去年12月表示,他的国家和埃及“正致力于确定两国关系路线图”。

埃及立场

土耳其官方立场显然是希望与埃及重新建立联系,但埃及官方对这种和解又持何种立场呢?埃及媒体将这种和解称之为土耳其“调情”。

埃及外交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说,埃及认为这些声明是不够的,并表示,“我们偶尔会听到土耳其官员的漂亮言论,但仅靠这些言论是不够的,必须以真实和认真方式翻译成实际举措。”

这位埃及官员透露说,土耳其非常了解恢复两国关系必须采取的行动,他补充说,“我们欢迎这种说法,但除非我们看到安卡拉采取真正举措,否则我们不会在任何步骤基础上继续前进。”

这位埃及官员强调,与该地区有关的许多问题必须解决,并指出,土耳其拥有恢复两国关系的明确态度,“但我们告诉他们,他们必须要证明其良好意图

能源和海洋边界

过去几天里,土耳其对埃及的积极声明有所增加。两天前,土耳其国防部长称赞埃及在地中海探险活动中尊重土耳其大陆架的举动,并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态发展。

阿纳多卢通讯社援引土耳其国防部长的话报道称,埃及尊重土耳其在地中海的海事权威的决定“也符合埃及人民权益”,并补充说,土耳其与埃及具有共同的历史和文化价值观。

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并未排除土耳其和埃及就东地中海边界划定问题进行谈判的可能性,并表示,只要两国关系允许此举发生。

恰武什奥卢几天前与格鲁吉亚外交部长在安卡拉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埃及提出的勘探提议尊重土耳其大陆架,土耳其对此事持积极态度。

上个月,埃及宣布竞标在24个地区勘探石油和天然气,其中一些位于地中海。

核心问题

但是,除了在与海洋边界和利比亚危机有关的许多区域性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外,两国还存在其他分歧无法解决,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就是,安卡拉对塞西政权合法性所持立场。

此外,土耳其还在其土地上接待埃及反对派人物,并设有反对塞西政权的卫星频道,而塞西多次发表讲话,批评为反对派媒体平台提供庇护的国家。

因此,在土耳其发出和解声明背景下,出现了一个对两国关系发展同样重要的问题,即土耳其希望与埃及实现正常化的局限性和维度,土耳其是否承认埃及总统塞西政权,我们会见证新的土耳其大使在开罗总统府宣誓吗?

根据前土耳其国会议员托森(Rasul Tosson)说法称,这是埃及与土耳其之间分​​歧的根本要点,他指出,“土耳其对造成数千名受害者的军事政变所持立场,是众所周知的,此外,埃及是一个兄弟国,埃及人民是兄弟国家的人民

但是这位前土耳其国会议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发表声明称,与上述争端相比,区域和平与稳定更加重要且更有益,他并指出,无论土耳其对政变持何种立场,其都准备与埃及关系打开新的一页。

托森强调说,这场争端损害了埃及和土耳其,但混乱却损害了整个地区,因此,土耳其采取的第一步举措,埃及必须做出积极回应,此后,才能取得积极进展。

自时任国防部长的塞西于2013年夏天领导的军事政变那一刻开始,安卡拉就坚决反对推翻埃及已故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的政变,土耳其的立场是拒绝政变,非民主的选择导致了两国关系恶化,但两国之间的商业和经济关系仍在继续。

“政治调情”

由于埃及官方没有对土耳其最近发表的声明做出明确回应,开罗似乎将回应留给了亲埃及当局的媒体,记者乌萨马·卡马尔(Osama Kamal)在Al-Mehwar频道节目上专门介绍埃及与土耳其的关系,他并认为,埃及应该考虑他们所相信的利益,而不是与土耳其人的利益。

《金字塔报》总编辑乌姆·阿什拉夫·阿什里,谈及埃及接受与土耳其对话的要求清单,其中包括关闭“敌对媒体平台并移交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

与此同时,由安全专家卡莱德·奥卡沙准将(Brigadier Khaled Okasha)领导的埃及思想与战略研究中心——据信该研究中心与埃及主权机构保持亲密关系——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谈到了土耳其对埃及采取的“政治斡旋”,并强调称,埃及立场与外交部长舒克里宣布内容有关,即土耳其声明必须与政策协调一致。

根据努兰·阿瓦丁(Nuran Awadin)编写并于9日发表的文章称,从埃及角度来看,有3个主要决定因素阻碍了土耳其与埃及合作的完成,其中第一个是土耳其对“ 6月30日革命”所持立场,第二是拒绝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干预,第三是拒绝土耳其在中东地区的挑衅性做法。

这项研究将埃及和土耳其之间的真正和解与安卡拉采取举措联系起来,包括从利比亚撤军,关闭埃及反对派用于广播的土耳其频道,移交通缉的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停止侵犯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领土主权,以及停止侵犯塞浦路斯和希腊各自的海洋主权。

和解可能性

另一方面,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埃萨姆·阿卜杜勒·沙菲(Essam Abdel-Shafi)博士则认为,埃及和土耳其未来关系以及和解的可能性取决于复杂问题,其中包括土耳其官方对埃及2013年军事政变所持立场,许多埃及反对派领导人和媒体在土耳其的存在,土耳其和埃及在利比亚发挥相反作用,以及埃及在东地中海政策问题。

阿卜杜勒·沙菲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补充说,两国分歧还包括埃及对叙利亚和伊拉克问题所持立场,以及支持埃及政权的阿联酋在为土耳其政权制造许多政治、安全和经济危机所发挥的作用,此外,还包括封锁卡塔尔危机的影响,以及支持卡塔尔的土耳其在应对封锁国——其中包括埃及——时所遭遇的问题。

出于这些考虑,尽管土耳其或埃及发表大量官方声明表示,欢迎加强两国关系,目前仅限于反对埃及当前政权的学者谈及此事,但这只是战术上的转变,而且不会继续下去,因为各方都受到美国政府更迭和拜登上台的影响。

阿卜杜勒·沙菲在谈话最后表示,此事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一些埃及官员——他们处于弱势地位——在谈论要求土耳其就与埃及政权和解严肃性提供保证和采取实际行动,他并补充说,“好像土耳其是需要埃及脆弱政权的国家,而不是相反情况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