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大坝与入侵提格雷 埃及对埃塞俄比亚冲突所持立场引发质疑

随着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谈判的恶化,埃及正在关注提格雷战事及其对大坝问题的影响(通讯社)

在复兴大坝危机持续背景下,开罗正密切关注埃塞俄比亚武装冲突升级,特别是随着“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宣布与奥罗莫解放阵线展开联合行动,并谈及准备好向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挺进。

埃塞俄比亚的部落冲突威胁到亚的斯亚贝巴政府的稳定,与此同时,埃及对当前局势所持立场引发质疑,并质疑这些不稳定条件对埃塞俄比亚继续建造的复兴大坝的影响,而埃及和苏丹担心复兴大坝将对他们在尼罗河水域的份额产生负面影响.

尽管埃塞俄比亚一再指责开罗是提格雷和其他叛乱地区动乱的幕后黑手,有时甚至几乎是直接的指责,但埃及通常否认其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其中包括埃塞俄比亚,并表示,也没有在政治上参与那里正在进行的冲突。

根据观察家的说法,埃及在埃塞俄比亚冲突的可持续性方面的利益存在矛盾,他们提请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埃及南部纵深蔓延更多混乱,可能代表新热点的开始,继西奈半岛和利比亚之后,将对埃及造成额外威胁,他们还指出了对成千上万流离失所的埃塞俄比亚人继续涌入苏丹的潜在担忧。

一位非洲事务和埃及国家安全专家强调,他的国家出于对非洲之角稳定和安全的担忧,正在关注埃塞俄比亚的事件,但不包括利用目前的混乱状态来解决复兴大坝问题,一位前外交官认为,与 2011 年以来危机问题的和平谈判相比,这可能是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以便在其他轨道上有更多的行动空间。

提格雷和复兴大坝

7 月中旬,埃塞俄比亚宣布实现了对复兴大坝的第二年蓄水目标,此举恰逢非洲联盟主持下的谈判未能达成协议,埃及与苏丹致力于获得加强两国立场的安理会决议的努力也失败率,这与埃塞俄比亚在未与两个下游国家达成协议情况下开始对大坝进行第三次蓄水迹象正相反。

上周二,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表示,“非埃塞俄比亚”分子加入了提格雷武装战士行列,以参与在阿姆哈拉州不同地区目前正在进行的战斗,埃塞俄比亚发表多项官方声明,指责外国势力出于多种原因企图煽动当地局势,其中包括攻击复兴大坝,在此背景下,埃塞俄比亚总理发表了上述声明。

9 月,埃塞俄比亚军队宣布挫败了提格雷针对复兴大坝的破坏行动,在此之前,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发言人迪纳·穆夫提(Dina Mufti)发表声明称,军队的撤离是在应对所谓的旨在阻碍第二次蓄水的外部威胁框架内进行的。

观察员通常将这些指控归咎于埃及——鉴于该国涉足尼罗河水域冲突,特别是此前,亚的斯亚贝巴曾指责开罗和喀土穆支持在贝尼·尚古尔·戈麦斯地区——该地区是复兴大坝所在地——的暴力行为,除此之外,埃塞俄比亚信息网络安全局发布公告,2020 年 6 月挫败了几起源自埃及的网络攻击,这些网络攻击旨在扰乱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和政治活动,埃及当局没有对这些指控做出回应。

重新洗牌

在此背景下,前助理外交部长穆罕默德·穆尔西大使认为,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下台将导致埃塞俄比亚和东非地区的许多问题重新洗牌,并认为,这是将埃及从复兴大坝问题中拯救出来的机会。

穆尔西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解释说,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让埃及在所有轨道上取得更多进展,不仅是谈判与和平轨道,还可以在复兴大坝问题上取得进展,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获得更大让步,以接近埃及的最低要求限度。

跟踪与关注

另一方面,非洲事务和埃及国家安全问题专家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赫德少将表示,他排除了埃及在助长冲突方面的任何作用,并指出,这首先是利益冲突,并已发展成为一个部落党派与亚的斯亚贝巴政府之间的军事冲突。

在回应埃塞俄比亚官员谈及有关他们国家的外国阴谋时,阿卜杜勒·瓦赫德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解释说,埃塞俄比亚军队是一支正规军,最近一段时间获得了先进武器,但同时,它遭受了很多损失。

阿卜杜勒·瓦赫德补充说,埃塞俄比亚冲突威胁到埃及和苏丹,开罗正在密切关注这些事态发展,因为非洲之角和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东非地区的稳定,对埃及的国家安全具有影响,并强调,他的国家始终呼吁地区和平并采取国际主义立场来强加国际和平与安全。

这位安全专家指出,埃及在担任非洲联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在落实2063倡议的禁枪政策原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埃塞俄比亚问题上并未完成,这是由于内部冲突与外部冲突的复杂性和相互交织,他强调,埃及没有利用这些事件来解决大坝问题,并解释说,他的国家知道埃塞俄比亚政府全神贯注于提格雷战争,这场战争可能会推翻权力首脑,并可能导致混乱和不稳定的状态。

关于埃塞俄比亚冲突对他的国家的威胁问题,阿卜杜勒·瓦赫德表示,鉴于国家之间存在大边界,该地区是部落组成,一个部落不止分布在一个国家,这增加了犯罪的机会,并为恐怖主义以及毒品、武器和人口走私以及非法移民等有组织犯罪集团的蔓延创造了一个孕育和肥沃的环境。

为避免这些担忧,埃及专家不排除如果亚的斯亚贝巴愿意,开罗将在确保内部稳定和缓和局势的框架内赞助冲突各方调解的可能性,并强调,开罗和亚的斯亚贝巴之间没有其他问题,只是复兴大坝问她,而埃及对此也并不反对,但强调,复兴大坝需要有约束力的法律控制,以免被恶意或无知滥用。

埃塞俄比亚的指控

他在对亚的斯亚贝巴政府官方声明解读时表示,与提格雷的冲突是否在解决针对复兴大坝外部威胁框架之内?埃及是否采取行动助长了冲突?

安全专家回答说,亚的斯亚贝巴在与提格雷人的战争中失败了,并试图将其扔给一个没有指明的外国或区域实体,旨在不激怒其人民,专家指出,袭击叛乱地区的政府军并控制军用车辆和飞机,意味着缺陷源于军队的无能,而不是国家或外部政党对战士的支持。

这位安全专家进一步表示,对当地军事形势的分析表明,提格雷地区没有出路,他解释说,北部和东部与厄立特里亚接壤,厄立特里亚对该地区充满敌意,,此前曾帮助埃塞俄比亚军队进行零星袭击,西侧是哈姆拉地区,该地区将提格雷地区与苏丹分隔开来,埃塞俄比亚军队驻扎在该地区,以防止战斗人员渗入苏丹。

他补充说,提格雷人对战略要地哈姆拉地区的控制充满危险,该地区被驻扎在乌姆·哈杰尔地区的 3 个厄立特里亚军事小组和阿法尔地区东部的埃塞俄比亚人包围。

他预测,如果提格雷人控制了哈姆拉地区,他们将获得巨大收益,这将导致政府垮台,并解释说,因为它位于连接亚的斯亚贝巴和吉布提的公路和铁路的通道区域,这是亚的斯亚贝巴的供给线,其经济的 90% 都依赖它。

复杂的危机

埃及前外交官、前助理外交部长法格哈利·塔哈强调,提格雷危机非常复杂,对地区和全世界都将造成影响。

关于埃及的立场,法格哈利·塔哈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解释说,埃塞俄比亚的冲突正在见证反人类的做法,由于共同的邻域,这场冲突发生在埃及-苏丹战略利益范围之内,他补充说,“作为一名埃及公民,我不介意使用任何手段来捍卫埃及的利益。”

他指出,国际关系的原则是不干涉别国内政,而问题仍然是埃塞俄比亚违反了这些原则,尽管就复兴大坝问题进行了 10 年的谈判,但埃塞俄比亚并不热衷于实现正常关系,也无视对埃及利益的威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