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大坝 埃塞俄比亚在2021年等待的希望

埃塞俄比亚于2011年开始修建复兴大坝,并希望依靠其实现广泛的经济发展(路透社)
埃塞俄比亚于2011年开始修建复兴大坝,并希望依靠其实现广泛的经济发展(路透社)

埃塞俄比亚在新的一年中等待着一个重要的经济事件,而该国的经济复兴及解决电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经济事件,并准备创造环境以接受外国工业投资,这个经济事件即埃塞俄比亚希望完成世界上最大河流水坝之一——复兴大坝——的修建,预计这座大坝将在246公里长的湖泊中储存740亿立方米水源。

复兴大坝预计将产生约6000兆瓦电力,因此,这个于2009年启动的项目被认为是埃塞俄比亚2030年计划中最大的项目,旨在消除该国的贫困问题,埃塞俄比亚的贫困人口约占总人口的70%,而根据官方统计结果显示,埃塞俄比亚2019年的失业率达到19%。但是,复兴大坝项目基于尼罗河最重要的支流青尼罗河之上,而青尼罗河每年带来尼罗河840亿立方米水资源收入的60%,这引起了苏丹和埃及国家的关注。

至于埃及,其主要担心是复兴大坝蓄水将影响开罗的尼罗河水份额,埃及的95%的饮用水和灌溉都依赖于尼罗河,至于苏丹,其主要担心的是复兴大坝的运行将影响罗赛雷斯大坝,这是苏丹最大且距离复兴大坝最近的水坝,复兴大坝距离罗赛雷斯大坝仅100公里。

就复兴大坝进行的三方谈判并不容易,但埃塞俄比亚希望就复兴大坝的运行机制达成共识(半岛电视台)

2021年能否解决谈判困境?

埃塞俄比亚去年5月告知苏丹和埃及两国,其正在青尼罗河上建造一座水坝,自那时以来,埃塞俄比亚就与这两个国家开始进行谈判,三方就大坝蓄水和运行机制谈判陷入困境,但就复兴大坝安全、工程设计以及永久、中度和短期干旱时期蓄水相关问题的谈判取得了一些成功。但是,复兴大坝的位置仍然存在一些技术和法律层面的问题,其中最主要问题就是如何运营,这三个国家所达成的协议成为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并且如果发生冲突,则不应讨论任何其他共享尼罗河水域的协议以及解决冲突的机制。

经过11年之后,谈判止于非盟,埃塞俄比亚希望非盟专家发挥调解员的作用,而不是观察员的角色,但埃及对此表示反对。自苏丹于11月21日以来,谈判陷入僵局,苏丹暂停参加谈判以示抗议,反对推迟定于2017年重启谈判,但埃塞俄比亚的政治发展推迟了这一举动。

现在,埃塞俄比亚正在就启动复兴大坝问题与时间赛跑,大约有70%电力匮乏的埃塞俄比亚人口正在等待复兴大坝产生的电力供应,预计大坝产生的能源量将为吸引投资者提供平台,而外国投资者将为埃塞俄比亚青年创造就业机会。

但是,提格雷地区爆发的冲突给阿比·艾哈迈德及繁荣党造成压力,要求尽快就复兴大坝达成共识,以此维护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形象,而阿比·艾哈迈德的形象正在受侵犯人权和提格雷地区冲突指控的巨大影响。

在国内层面,阿比·艾哈迈德希望表达自己已经获得埃塞俄比亚人民的共识,并试图表达他是改革先锋和最热衷于国家发展的领导人形象,特别是因为复兴大坝项目在成立之初就与总理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有关,许多埃塞俄比亚人都将泽纳维视为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精神之父,与此同时,完成复兴大坝项目将向提格雷人民阵线发出信息,即不反对他们作为国民,仍然忠于梅莱斯·泽纳维项目,后者从军事情报官提升为埃塞俄比亚有远见的决策者。

埃塞俄比亚政府认为,运营复兴大坝将有助于改善其在提格雷地区的形象(路透社)

埃及和苏丹是否会尝试利用埃塞俄比亚局势?

埃及似乎比苏丹情况更好,因为埃塞俄比亚今年进行的首次蓄水是在雨季,当时正处于雨量充沛的季节,因此,鉴于对阿斯旺水坝的依赖,即使持续干旱十年,埃及也不会有所感知。至于苏丹,该国的担心正在逐渐增加,埃塞俄比亚将在未达成协议情况下于2021年8月至2021年10月进行第二次蓄水,这将促使其寻求其他选择。然而,苏丹总理哈姆杜克在2020年12月13日进行的访问,使得苏丹重返谈判,这表明埃塞俄比亚希望在大选之前解决此事。

复兴大坝是否会改变该地区现实?

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将对苏丹的农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这将为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实现一体化提供可能性,此举将通过为埃塞俄比亚提供电力,为苏丹则提供农业土地来实现,这将有助于确保埃塞俄比亚人民的粮食安全,据悉,埃塞俄比亚25%的人口遭受粮食短缺之苦,他们从救济组织那里获得援助,而这种一体化可以发展到其他领域,并可能实现在东非地区建立政治联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整整一年,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谈判一直没有停止,埃及11月初宣布未就完成谈判的方法达成共识,随后苏丹决定中止参与谈判,直到另做决定,而埃塞俄比亚正着手修建大坝。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