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途径耗尽后:埃及会否对复兴大坝采取军事行动?

埃塞俄比亚准备为复兴大坝进行二次蓄水 (通讯社)
埃塞俄比亚准备为复兴大坝进行二次蓄水 (通讯社)

在一周前举行的最新一轮三方谈判宣告失败后,埃及的媒体宣传重点再次回到了针对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开展军事行动的选择之上。与此同时,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出现了空前的军事升级,而埃塞俄比亚境内多个地区爆发了内战与部落冲突,其中包括复兴大坝所在的地区。

尽管埃及当地关于针对复兴大坝采取军事行动的宣传并非一时兴起,因为在过去的十年中也曾多次提及这个方案,但是这一次,提出这个方案与大坝对埃及在尼罗河中的用水份额产生的直接影响相关——埃塞俄比亚宣布将于今年7月开始对大坝进行第二次蓄水。此外,还有关于埃塞俄比亚开始建造新水坝的令人紧张的消息。

有关军事行动的语调升级,最明显的是来自与埃及决策圈关系密切的记者埃马德丁·侯赛因,后者在其主编的《朝阳报》(Al-Shorouk)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埃塞俄比亚只尊重实力”的文章,并在文章中指出,埃塞俄比亚在复兴大坝问题上,多年来已经从外交、谈判和政治上耗尽了埃及,现在,它明显是想以拖延和回避的策略,最后强加这种既成事实。

埃马德丁·侯赛因谈到了针对大坝采取军事行动的想法,并称埃及可能不会轰炸复兴大坝本身,而是可能轰炸负责将电力传送到埃塞俄比亚其他地区的发电站,他还指出,要使这些电站瘫痪和停工其实并不困难。

他还警告埃塞俄比亚及其支持者(并未点名)称,如果埃及的用水权利得不到保障,那么这些国家也不会享有任何发展,他还呼吁埃及政府采取不同的解决方案,并停止参与各类国际和区域论坛。

需要指出的是,埃马德丁·侯赛因通常以倾向于在大坝危机中采用谈判的解决方案,而非采取军事解决手段而知名,但是他的这篇文章受到埃及前任部长及水资源专家的欢迎。

间接信号

在评论有关打击复兴大坝的新闻报道时,记者叶海亚·格尼姆认为这是一项正式任务,他解释称,即使不是任务,这些媒体人士也不会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谈论像这样的问题。

格尼姆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媒体呼吁通过军事手段解决问题,这是向埃塞俄比亚发出的“旨在实现威慑目标的间接信号”。

但是,格尼姆质疑实现这项目标的可能性,他认为,威慑只能通过专业官员发出的直接信号来实现,而不是通过媒体人士——无论其与政权的亲近程度如何,他还强调,在使用威慑武器方面,埃及采取的行动已经迟了。

另一方面,埃及政治学研究员奥马尔·萨米尔认为,呼吁使用军事手段的原因和迹象,在于埃及一直认为谈判才是唯一的选择,而它承认这项途径的失败,已经太迟了。

萨米尔在向半岛网发出的声明中指出,埃及总统府与外交部应当对失去谈判底牌和多年来在谈判途径上被耗尽的事实承担责任。

萨米尔解释称,埃及政权当前在这个问题上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他还指出,国内外的专家及反对派都强调了谈判进程的无用,并致使埃及和苏丹陷入僵局,而埃塞俄比亚却没有作出任何让步。

埃及的替代选项

格尼姆表示,在谈判进程的失败面前,由于埃及方面予以切实反应的迟缓,埃及可选择的替代方案也已不多,现在,它面前只有两种相互关联的替代方案,即严重的国际升级及发出直接信号,不仅是针对埃塞俄比亚,而且也针对国际社会,以表明切实的军事行动也是一种替代选项。

在有关国际层面的行动的问题上,格尼姆谈到了国际法与安理会的政策——无论是安理会的回应,还是在任何决议草案上使用否决权的可能性。格尼姆指出,目标在于将国际社会加入问题之中,并让其承担应尽的责任。

至于军事升级,格尼姆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军事打击,而是发出直接和明确的信号——埃及方面将采取军事行动并且还有其他手段,包括在南部进行动员,以及与包括苏丹在内的其他相关方面进行协调。

在有关埃及方面可能采取的军事替代方案上,研究员奥马尔·萨米尔还谈到了埃马德丁·侯赛因提出的重要信号——“打击目标是中止埃塞俄比亚发电站的工作,而不是轰炸大坝本身”,萨米尔认为,向这些电站提供资金的基本上是俄罗斯和中国,因此,对其采取任何军事行动都将是非常困难的。

萨米尔还指出,实际可用并以不同形式提出的替代方案,包括“将埃及多年来实现的巨大过剩电力直接出口至埃塞俄比亚邻国,并且以有竞争力的价格向埃塞俄比亚出口,这将使大坝在地区失去作用,这是使大坝失去地区支持及其主要的建设动力的方法之一”。

替代方案还包括将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领导人之间在2015年签署的原则协议提交埃及议会,并指示议会拒绝这项协议,然后尽早规避该协议,以向埃塞俄比亚施加压力。萨米尔强调,现在退出谈判虽然具有象征意义,但是也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

军事行动的影响

格尼姆认为,任何军事行动的影响力,在埃塞俄比亚方面的顽固、坚持,以及国际社会的忽视之下,都将比埃及在生存上面临的威胁所受到的损失要小得多。

他强调称,生存的风险为埃及使用武力提供了理由,而在这方面,埃及遥遥领先埃塞俄比亚,他还将这一点与埃及真实的政治意愿联系起来,以检验埃及巨大的军事实力。

奥马尔·萨米尔同意此前提出的观点,认为军事解决方案是切实可行的,并且这是非常恰当的时机。埃塞俄比亚政权目前在国内和地区都处于最弱的状态,谈判途径已经完全宣告失败,并且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用尽了和平手段。

他质问道,“如果埃及政权不再能够通过快速、闪电式的有效打击来完全摧毁大坝主体,那么,它应当对购买军火的这些巨额交易作出解释”。

萨米尔还表示,埃及政权呼吁使用军事解决方案,代表着“它对合法性来源与国外成就存在非常迫切的需求——如果该政权想要持续至2030年,正如其修改宪法的计划和目的那样。这是因为该政权的合法性已经完全耗尽,而它深知这一点”。

而关于埃及将大坝当作打击目标而可能面临的后果,萨米尔预计,这种后果将是“一些无效的国际制裁和谴责”,他还强调,埃及“如果没有达成协议,或达成部分协议,甚至是像埃塞俄比亚所计划的那样,达成一项全面但却脆弱且不具约束力的协议,那么,埃及将无法承受大坝蓄水和运作所产生的后果。”

军事实力

根据专门研究国家军事事务的全球火力基金会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埃及军队在2021年全球最强大军队榜单中排名第13位,较排名第60位的埃塞俄比亚具有明显的优势。

根据同一消息来源,埃及国防部在军费预算上也比埃塞俄比亚更为庞大,这使它在海、陆、空以及人力上都保有巨大的优势。

在去年11月,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内战最为激烈之时,埃及和苏丹进行了军事演习,观察人士并不排除这是“向埃塞俄比亚发出的威慑信号”,而这是自苏丹前总统巴希尔下台以来,两国之间举行的首场联合军事演习。

此外,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曾透露,埃及威胁要炸毁复兴大坝,作为对埃塞俄比亚在谈判中持顽固立场的回应。但是埃及没有正式对这些声明发表任何评论。

去年11月,埃及和苏丹军队举行代号“尼罗河之鹰”的联合演习 (通讯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埃塞俄比亚在新的一年中等待着一个重要的经济事件,而该国的经济复兴及解决电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经济事件,并准备创造环境以接受外国工业投资,这个经济事件即埃塞俄比亚希望完成世界上最大河流水坝之一——复兴大坝——的修建,预计这座大坝将在246公里长的湖泊中储存740亿立方米水源。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