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联盟重组过程中埃及的作用如何?

塞西(右)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左)举行会晤 (半岛电视台)

组建地区联盟与缓和地区危机的强势回归,引起了外界对埃及在这些进程中的作用的质疑,特别是鉴于这些进程与埃及的国家安全及地区作用直接交织在一起。

根据观察家们与专家们的说法,埃及可能会受到预期的变革和互动的影响,其中最突出的便是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进程加速。观察家们将之归功于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美国所组建的反伊朗联盟,但是这种正常化进程——尤其是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并没有给埃及带来积极影响,反而使埃及开始感觉到,其国家安全和地区作用正在被渐渐蚕食。

东地中海地区海量的天然气发现,也引发了该地区的一系列冲突,并且很可能在未来形成两条相对的轴线,一边是土耳其,而另一边是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其影响范围甚至可以扩大到包括利比亚问题在内的地步。

在海湾地区,当过去几天内宣布与卡塔尔实现四方和解之后,海湾危机可谓取得了突破,但是,埃及方面对这种和解所持的立场,迄今仍不完全明朗。

另一方面,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的上台以及他对埃及政权所持的态度,也会威胁到美国与埃及之间的关系。对此,分析人士预计,埃及可能会在面对美国新一届政府时,动用俄罗斯牌和中国牌,但是,这并不会威胁到它与华盛顿之间的战略同盟。

海湾危机的和解

尽管埃及所持的立场尚不清楚,但是地区近期实现的最为重要的进程,就是海湾和解,尽管埃及外交部长舒克里代表埃及出席了沙特阿拉伯举办的海合会峰会,并且对海湾和解提出了赞赏。

以色列媒体《国土报》在上周发表了中东事务分析师兹维·巴雷尔的一篇文章,其中指出,塞西“对协议的某些条款感到不满,认为这些条款是过分的让步,并且损害了埃及的利益”。

但是,巴雷尔强调,塞西“无法公开反对沙特阿拉伯的政策,或是破坏为恢复埃及在美国心中的形象而付出的努力,因此,他派出了一名代表(指舒克里)出席会议,而没有亲自露面。”

埃及外交官员穆罕默德·莫尔西——也是埃及在与卡塔尔切断关系之前的最后一名驻卡大使——认为,塞西未能参加峰会“不应被解读为他对海湾和解持保留意见或反对意见”,“如果埃及对和解持保留或反对的立场,那么它早就会毫不含糊地公开宣布这一点”。

这位埃及大使指出,埃及“对旨在结束危机的一切努力都作出了回应,并且始终向一切真诚的努力敞开大门”。

另一方面,埃及学者、政治分析人士希萨姆·沙齐利认为,海湾和解是紧跟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入主白宫后的重要之举。”

沙齐利向半岛网记者发出的声明中指出,“在海湾实现和解之后,埃及将因其敌意而受到孤立,而这种敌意已经成为其政治化的媒体和对抗型外交政策的一种手段”,他强调称,这场危机中最大的输家就是埃及的统治政权。

沙齐利解释称,塞西政权“曾以各种形式支持抵制卡塔尔,并使其成为对卡塔尔实施大规模敌对行动的基础,尽管在海湾国家自相残杀的冲突中,埃及没有任何利益可言,此外,它此前也没有在地区提供过任何针对抵制政策的支持。”

埃及政治学学者、研究人员穆罕默德·扎瓦维表示,“埃及要对海湾危机产生影响还相距甚远”,他还指出,“就地缘战略而言,在海湾地区拥有权重的国家是沙特阿拉伯,而为这个联盟策划行动的是阿联酋,这利益于它当前所拥有的领导地位和经济偿付能力。”

扎瓦维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埃及当局“与二者共有的是,针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敌视立场,以及抵抗通过媒体——特别是半岛电视台——的途径来传播民主”,他还强调,埃及当局在这两个问题上的观点绝对无法因该联盟领导人的意愿而转变,尽管它的作用对这些问题的结果影响不大。

反伊朗之轴

关于埃及在构成反伊朗同盟之轴的作用上,埃及学者沙齐利认为,即使这是恢复海湾统一和团结的目标,埃及也不会对伊朗持任何明确的立场,除非是以色列对伊朗采取新的立场,而且还需要明确一个立场,即以色列会充当在任何立场上都支持埃及的亲密盟友,这样埃及政权才会开始遵循其地区和国际政策。

扎瓦维则认为,“埃及被迫加入反伊朗联盟,并通过其强大的陆军而从军事上来加强这个联盟”,这些也是在“埃及在海湾地区的国家安全利益框架之内”。

扎瓦维解释称,海湾地区还有500万埃及劳工,他们向埃及经济提供至关重要的侨汇输入,如果在与伊朗产生安全问题的情况下,这些劳工被迫返回埃及国内,那么他们将给埃及经济产生负担,因为埃及无法为他们提供工作或是资源。

与土耳其的分歧

尽管埃及与土耳其之间存在休战的迹象,但是观察家们强调,两国之间的关系将无法回到7年之前的正常水平。

对此,沙齐利预期,埃及的立场将发展成对土耳其的直接的强烈敌视,或者这些关系的性质将根据白宫对土耳其的立场而改变,而塞西在其中只是一种直接的体现。

另一方面,扎瓦维表示,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三方根本无视埃及,而埃及却渴望成为地区运输液化天然气的枢纽,上述三国通过一条绕过埃及而抵达意大利的管道工程而成功忽视了埃及的这种意愿,而埃及仍是地区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之一。

因此,扎瓦维表示,埃及加入该联盟是为了在打击穆斯林兄弟会和受到土耳其追捧的政治伊斯兰方面取得利益,使之作为一张向土耳其施加压力的牌,以减缓土耳其对埃及政权的批评。

向东看的策略

观察人士预计,埃及将继续利用俄罗斯牌和中国牌,但是这却不会威胁到它与美国之间的战略联盟,从而可能使其面临风险。

位于开罗的非政府组织——东地中海政治与战略研究论坛负责人穆罕默德·哈米德表示,埃及的外交政策将回归平衡,并且不会落入美国政府的怀抱,只要感到对方怀有敌意和仇恨。

在新的轴线上,埃及何在?

沙齐利预计,下一阶段将发生很多重大的变化和事件,并给地区及其地缘政治版图带来改变,甚至部分可能导致更改或重塑该地区统治版图,甚至可能导致直接的对抗,而这就需要美国在该地区的强大存在。

在这些变化的背景下,关于埃及的立场,沙齐利强调称,“即使埃及的统治者试图传达许多信息,表明一切都很好,没有出现任何改变,但是它仍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另一方面,扎瓦维期望埃及继续“在拜登时代扮演一个慷慨的客户,通过购买美国武器而购买该政权的合法性”,他还指出,埃及政权“将继续利用法国和俄罗斯牌来将武器来源多元化,以减轻美国可能因为它在人权领域内的记录而对它施加的压力。”

扎瓦维补充称,“美国在该地区最重要的盟友是以色列,现在更重要的是希腊,希腊有望在建立军事基地的问题上代替土耳其——取代土耳其的因奇尔里克空军基地,旨在遏制俄罗斯并防止土耳其脱离西方国家联盟”。

扎瓦维表示,在重建地区联盟的过程中,埃及“已经不再发挥明显的作用,无论是在领导联盟的过程中,还是在成为其中任何一个具有影响力的成员的可能性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埃及和土耳其经过多年的疏远和政治紧张关系之后,两国关系近几个月来发生了新的变化,这表明了双方都希望保持平静的共同愿望,此举正值地区和国际事态发展不断发生变化之际,而这些事态发展可能会导致该地区联盟发生戏剧性变化。

Published On 2021年1月1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