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在苏丹的野心 非洲“战略资产”以对抗敌手

以色列正在与时间赛跑,以正式实现与苏丹的关系正常化,在非洲和红海建立立足点,并继续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合作,旨在支持喀土穆并试图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删除。

以色列机构非常重视与苏丹的关系正常化,并致力于将苏丹摆脱军事委员会统治。

这个安全机构赌注于拥抱苏丹,在以色列看来,苏丹是基地组织和伊朗武器库的重要停靠点,也是向加沙地带巴勒斯坦各派系及利比亚运输武器的途径,在最近一段时间,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影响力不断增加,投资日益增多。

特拉维夫认为,必须加强以色列在非洲大陆和马格里布国家边界的影响力,据悉,以色列首次进驻的非洲伊斯兰国家就是乍得,该国与苏丹与利比亚两国接壤。

联盟与敌意

政治评论员阿姆农·洛德(Amnon Lord)认为,与阿联酋和巴林实现的关系正常化有所不同,在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历史敌视背景下,以色列与苏丹之间的关系和联盟具有根本意义和历史意义。

阿姆农·洛德解释说,此事不仅限于苏丹与喀土穆象征性会议的密切联系,1967年9月1日喀土穆会议上宣布,不会与以色列存在和平、不会承认以色列或与其进行谈判,“苏丹已从恐怖主义的后勤骨干转变为与以色列结成同盟的伙伴。”

事实上,以色列记者最近才报道称,“苏丹是中东恐怖组织、真主党、阿尔及利亚组织、哈马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乃至基地组织的后勤骨干,这些恐怖组织甚至在苏丹设有训练营,并设有用于供应武器的仓库。”

关于以色列与苏丹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含义和意义,这位政治评论员表示,“对我们而言,承认这是正确的话就如同我们承认这是为了封锁哈马斯,但苏丹是伊朗的盟友,后者向红海沿岸的苏丹港派遣了驳船和货船。”

改变与干预

在《以色列·哈约姆》媒体工作的以色列评论员声称,苏丹是从伊朗向加沙地带哈马斯提供武器的战略和必不可少的途径,这就像与埃及实现的“和平奇迹”,以色列将西奈半岛及其所富含的天然资源和石油资源移交至开罗,并清空了那里的定居点。

这位以色列评论员指出,在也门战争爆发之后,苏丹解除了与 伊朗的联盟关系,他并指出,与喀土穆——该国目前尚未成熟到完全的全面和平——的关系反映了非洲和中东地区的战略和地区层面关系,而该地区正在发生快速变化。

伊朗和土耳其

以色列评论员表示,尽管如此,但局势很严峻,“伊朗并不是故事的全部——指的是土耳其。红海正变成一片炽热的海洋,不断爆发战略斗争,旨在红海水域争夺控制权和立足之地,而以以色列为轴心的关系正常化和联盟将确保实现此举。”

这位政治评论员强调称,控制苏丹海沿岸可以改善以色列和美国(与中国和土耳其相对)的区域和战略地位,摩萨德局长尤西·科恩(Yossi Cohen)将中国和土耳其两国视为长期的安全威胁,两国的威胁胜于伊朗,伊朗被认为是可以遏制的脆弱区域大国。

秘密与公开化

根据米特维姆研究所(Mitvim Institute)专门研究中东和以色列外交政策研究人员埃利·富达(Elie Fouda)教授说法称,在过去的一年中,特拉维夫改善了与苏丹的关系,并将其公开化,因为自从总统奥马尔·巴希尔时代以来,苏丹与以色列的秘密关系开始公开会,但巴希尔于2019年被罢免。

希伯来大学伊斯兰与中东研究系讲师认为,喀土穆新政权试图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删除,并认为以色列和美国的犹太游说团体是影响美国政府的重要渠道。

这位教授强调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苏丹军事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2019年在乌干达进行了会晤,这加速了特拉维夫和喀土穆关系从保密走向公开化的步伐,双方与美国之间的接触也在幕后进行,而就在不久前,以色列和苏丹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与海湾国家有所不同,这位以色列讲师表示,“与苏丹的关系并不具有经济重要性,但苏丹的位置——无论是在尼罗河沿岸还是在红海沿岸,都使其成为中东和非洲版图上的战略资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英国《卫报》报道称,以色列已经修改了法律并改变了其政策,旨在实现一个目标,即保护占领,但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无论是与阿联酋还是与巴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不能让以色列实现和平,该报并报道称,对巴勒斯坦的“种族主义”占领政策只能从内部瓦解以色列。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