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界首都与反殖民主义解放运动庇护所:国际自由斗士在阿尔及利亚的岁月

美国记者艾琳·穆赫塔菲在其新书《阿尔及利亚:第三世界的首都》中讲述了大量国际运动人士在阿尔及利亚寻求避难的故事 (半岛电视台)
美国记者艾琳·穆赫塔菲在其新书《阿尔及利亚:第三世界的首都》中讲述了大量国际运动人士在阿尔及利亚寻求避难的故事 (半岛电视台)

在上世纪60年代,阿尔及利亚曾是自由战士、知识分子、解放运动积极分子,甚至是全世界流亡武装人员蜂拥前往的目的地。美国记者艾琳·穆赫塔菲在采访这些人员后,出版了她的著作《阿尔及利亚:第三世界的首都》,近期,这本著作经美国出版社而发行。

艾琳出生在纽约,她成长的时代处于一种“革命性乐观”和“跨国团结”的氛围之下,在上世纪50年代,她初移居巴黎。

在1960年,至少有17个非洲国家宣布独立。艾琳参与了反殖民斗争,鼓动了阿尔及利亚的独立,并结束了法国发动的残酷战争。

艾琳信奉法国大革命的解放口号,但是在法国警察开枪杀死7名阿尔及利亚示威者,并打伤数百人之后,她开始与示威者们高呼“每天都是巴士底狱日”。

在上世纪30年代初,艾琳对发生的一切感到震惊,她结识了法国反殖民主义思想家弗朗兹·范农,此外,在巴黎之外成千上万移民所居住的棚户区也令她感到震惊。战争很快在阿尔及利亚爆发,并导致近150万阿尔及利亚人死亡,无数人受伤、失踪、流离失所。

爱上阿尔及利亚

艾琳爱上了阿尔及利亚的一位活跃分子——穆赫塔尔·穆赫塔菲,在与后者结婚后,艾琳冠上了夫姓穆赫塔菲。但是她随后回到纽约,力争在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中为将阿尔及利亚的问题国际化而作出贡献,而这个办公室被视为阿尔及利亚独立政府和民族解放阵线位于纽约的临时总部。

此外,艾琳还帮忙策划了与官员之间的会谈,并募集捐款与支持,当时,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正是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的最大支持者之一。

这个小小的办公室帮助应对了法国庞大的外交与媒体机器,尽管这些机器与美国政界、联合国及北约的领导层都存在着牢固的关系与影响力,但是法国人最终在联合国大会上对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投票中遭遇了失败。

根据英国媒体《卫报》的报道,在1962年夏天阿尔及利亚人宣布独立时,艾琳回到了阿尔及利亚,与自己所爱的人一起见证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正如艾琳所说,“她是一个梦想家,她的到来是为了跟其他人一起建立一个更加完美的世界”。

艾琳发现,她所掌握的法语和英语知识对于刚刚独立的阿尔及利亚而言很有帮助,因此,她着手翻译各类出版物并在阿尔及尔接待大量来宾,包括南非反对种族隔离政权的斗士奥利弗·坦博,津巴布韦斗争领导人约书亚·恩科莫,还有纳米比亚创建者萨马·纳乔马。在当时,每当有这类级别的客人前往阿尔及利亚访问时,艾琳都会接到电话要求她帮助进行翻译。

居住在阿尔及尔期间所进行的所有活动中,艾琳与“黑豹”运动共同发起的行动最为激动人心,当非洲裔的美国民权运动领导人斯托克利·卡迈克尔在1967年9月抵达阿尔及利亚时,艾琳就站在他的身边,翻译出了他来到非洲土地上所说出的第一句令人难忘的话:“此刻,我终于站在了母国之上。”

在美国北部黑人领袖马尔科姆·艾克斯死后,美国黑人活跃人士发起了一些人权运动,而艾琳与这些运动之间关系深厚。在1967年6月的一个晚上,津巴布韦驻阿尔及利亚代表致电艾琳称,“埃尔德里奇·加利弗就在这座城内,他需要帮助,你去见他吧。”

加利弗是“黑豹”运动的媒体官员,他从加拿大经加拿大逃至古巴,然后越过大西洋再逃到了阿尔及利亚。

崭新之国

艾琳表示,独立后的阿尔及利亚是一个崭新的国家,被多代法国定居者掠夺的土地不再是农村殖民地,因为这些殖民者在战争结束时几乎已经全部离开了。“阿尔及利亚人必须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而不仅仅是法国的附属品。”

在解放战争期间,阿尔及利亚境内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艾琳表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将会成为向全世界出口天然气和石油的国家之一”因此,他们必须建立这个行业及其他行业,“想像一个没有医生、没有老师、没有教授的国家……这是一段艰难的时期,但却非常令人振奋,当事情取得成功时,一切都将很棒”。

与苏联的盟友古巴不同的是,阿尔及利亚作为“不结盟运动”成员的形象,有助于它成为全世界反殖民主义运动鼓舞人心的榜样。

鉴于阿尔及利亚首都文化和政治局势的复苏,该国接纳了来自越南、南非、安哥拉、德国和拉丁美洲的反殖民主义解放运动的成员、代表与办事处。

艾琳在阿尔及利亚还认识了一批流亡者,他们逃离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军事独裁,还有从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和中美洲政权中逃亡出来的自由斗士,以及解放运动中的政治反对派人士与武装人员。

艾琳表示,每个解放组织都可以想象在阿尔及尔设立办事处,包括南越民族解放阵线(越共)、非洲国民大会、纳米比亚斯瓦普独立运动、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刚果解放阵线,当然还有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后者在阿尔及利亚具有长期的影响力。

就像世界上许多民族解放运动的经历一样,艾琳对阿尔及利亚斗争的参与,以及她所拥有的浪漫解放思想,以她曾经长期居住的国家的悲伤和疏离而告终。此后,她返回了纽约,直到最近,她才获得阿尔及利亚驻纽约领事馆的许可,以再次入境阿尔及利亚,为此,她已经等待了44年。

尽管艾琳·穆赫塔菲表示,她没有任何怨恨,但是,似乎她与其他人曾努力建立的那个世界,正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在她的这一代人中,很多都感到幻灭,而没有再返回阿尔及利亚,也没有使这个国家摆脱上世纪90年代内战所带来的痛苦,相反,这些充满苦痛的回忆,给我们留下的是强烈的情感和深入的细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利比亚冲突各方迅速转向阿尔及利亚以寻求有效的调解,旨在缓解该国不断恶化的局势。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统委员会主席法耶兹·萨拉吉本月20日率领高级代表团访问阿尔及利亚,并受到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的接待。

更多文体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