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如何成为了走私“血金”的中心?

在2016年,据路透社报道,阿联酋宣布从25个非洲国家进口了价值74亿美元的黄金 (盖帝图像)
在2016年,据路透社报道,阿联酋宣布从25个非洲国家进口了价值74亿美元的黄金 (盖帝图像)

迪拜的沙漠之下并无金矿,也没有为挖出金矿而艰辛劳作的矿工和儿童,但迪拜的黄金市场与炼金厂却参与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商业竞争,以维护阿联酋作为全球黄金贸易主要中心的地位。

英国网站“中东之眼”发布了一篇有关阿联酋黄金交易的长篇报道,并在文中提出了上述观点。报道指出,在多篇报道确认阿联酋曾参与部分肮脏的黄金交易之后,它现在开始要求“清除”其交易记录。

根据经济复杂性观察所收集的数据,近年来,阿联酋——尤其是迪拜,巩固了其作为增长最快的贵金属市场之一的地位,其进口量每年增长58%,并在2018年超过了270亿美元。

阿联酋与邻国沙特不同,其本土并没有可获益的金矿。该网站指出,阿联酋会从一切可能的地方进口黄金,无论是以合法的形式,还是通过从冲突地区进行走私,而没有引起任何大的问题,或者通过有组织的犯罪网络。

根据迪拜酋长国海关总署提供的统计数据,黄金已经对迪拜的经济至关重要,以至于被视为迪拜最有价值的外贸元素,仅次于智能手机、珠宝、石油产品与钻石。

黄金在阿联酋的出口品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石油。在2019年,阿联酋的黄金出口总额达到了177亿美元,此外,在迪拜的石油储量下降和阿联酋试图使经济多样化的努力之下,黄金出口的重要性不断提高。

倍受批评

该网站在报道中指出,为了维护这项有利可图的贸易,阿联酋发现自己必须更好地监督这个部门,特别是在一系列报道曝露其涉嫌肮脏交易之后,以及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在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批评阿联酋在该领域内“监管不足”之后。

英国内政部与财政部在今年12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由于黄金和金钱可以很容易地被转移到阿联酋,它因此成为了一个“专门被犯罪网络用来洗钱的地区”。

今年11月,专门追踪与非洲战争罪犯相关的脏款的非政府组织“哨兵”(The Sentry),发布了一篇关于迪拜“黄金之争”的报告。这篇报告得出结论称,由阿联酋官方出口的黄金,95%来自中非和东非地区,其中大多数来自苏丹、南苏丹、中非共和国以及刚果(金),并最终进入了阿联酋。

该组织副政策主任萨沙·列斯涅夫表示,“冲突地区的许多黄金被走私至邻国,然后再经这些国家出口至迪拜。这是一种血腥的交易,很多地方都涌现出开采黄金的热潮,这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儿童去挖矿,也会滋生更多的腐败,有更多的犯罪集团介入其中。黄金的体积较小而且很有价值,因此易于走私。”

不干预的政策

另一方面,该英国网站强调,这种可以被称为“血金”的黄金,不仅仅来自非洲大陆,而且,由于官方采取不干预的政策,迪拜已经变成了来自全球多个目的地的黄金流入中心。

华盛顿IR Consilium咨询中心研究与分析负责人戴维·苏德表示,“还有来自南美的黄金,迪拜的中心地位越来越突显,而一旦这些黄金成功进入迪拜,那么再要确定它的来源以及它是在什么条件下进入的,就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迪拜的黄金进口量每年增长58%,并在2018年达到了270亿美元以上 (路透社)

据路透社报道,阿联酋在2016年宣布从25个非洲国家内进口价值74亿美元的黄金,但是这些国家中却没有任何一个宣布曾向阿布扎比出口黄金,此外,该国还宣布了价值39亿美元的黄金,超出了另外21个贵金属出口国所公布的价值。

政治权宜之计

该网站认为,尽管受到洗钱的指控,但是“政治权宜之计”却使迪拜以及阿联酋的黄金珠宝加工商“卡洛蒂国际珠宝集团”(Kaloti Jewellery International)逃避监控。美国财政部打击金融犯罪组织(FinCEN)发现,该集团被美国银行归类为可疑公司,原因是它在2007年至2015年期间,发生了总额为93亿美元的可疑银行交易。

今年早些时候,国际调查记者协会指出,美国禁毒署对卡洛蒂集团进行了为期3年的调查,但是这项调查却因政治压力而被取消,以免破害美国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

华盛顿全球金融诚信中心政策主任拉克什米·库玛尔表示,“由于在打击洗钱等行为时的监管措施不足,许多国家已经被该组织列入黑名单或灰名单,但是,虽然阿联酋的这些举动所具有的风险可以等同于洗钱,甚至超过了洗钱,它却至今尚未被列入这些名单之中”。

最后,网站总结称,美国显示拥有保护阿联酋的动机,因为它是美国在该地区重要的军事盟友,也是美国在“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过程中的重要盟友。报道还指出,阿联酋与以色列在近期签署的关系正常化协议,更使阿联酋不可能出现在美国的任何黑名单上,因为这将与美国外交政策的优先次序产生冲突。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