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对话陷入僵局:制宪委员会与联合国特派团发生危机 国民代表大会因总统职位发生争执

利比亚各方指责联合国特派团团长斯蒂芬妮·威廉姆斯破坏了利比亚对话,并为外国势力服务 (阿纳多卢通讯社)
利比亚各方指责联合国特派团团长斯蒂芬妮·威廉姆斯破坏了利比亚对话,并为外国势力服务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联合国利比亚支助特派团(联利支助团)宣布成立法律委员会商定选举相关宪法安排后,制宪委员会与其发生了激烈冲突。另一方面,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议员之间就新总统职位的争端升级。

联利支助团从政治对话成员中挑选18人组成了一个法律委员会,旨在跟进托布鲁克国民代表大会和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组成的制宪委员会的工作,并就宪法道路提出建议。

在联合国监督下,开罗此前主持了第一轮利比亚宪法对话,国民代表大会和民族团结政府参加了会议,与会者同意结束过渡阶段,并讨论了就当前宪法草案举行全民公投的可能性。

联利支助团在埃及会议上敦促利比亚当事方达成一项法律协议,确保遵守协商一致的宪法安排,使全面政治协议得以执行。

制宪委员会组建于2014年2月,2017年7月29日在东部城市贝达通过了利比亚宪法草案,但国民代表大会没有批准该草案,因此人民公投尚未进行。

另一方面,忠于阿基拉·萨利赫的成员拒绝在选出总统前变更他的议会主席职位,国民代表大会会议因此陷入僵局,而他的反对者指责他拖延提交宪法草案,阻挠众议院批准该草案,使人民无法对其进行投票。

国民代表大会成员进入古达米斯的会议室,为举行达到法定人数的正式会议做充分准备 (社交网站)

危机原因

制宪委员会成员塞勒姆·卡什拉夫认为,造成危机的原因之一是联利支助团试图修改宪法草案的某些条款,该宪法草案由人民代表选举产生的、遵守“宪法宣言”和最高法院裁决的机构完成,该机构是最高司法机构,他明确表示:“制宪委员会的行动均由全民投票决定。”

卡什拉夫说:“制宪委员会试图与代表团进行沟通,并根据“宪法宣言”开展工作,并遵守最高法院的决定,但联合国特派团没有回应制宪委员会主席的来信,也没有与委员会成员保持联系,尽管特派团团长斯蒂芬妮·威廉姆斯宣布她正在与委员会保持联系,然而正是她对制宪委员会关上了大门,并且不遵守安理会规定的特派团支持宪法进程的决议。”

卡什拉夫在对半岛电视台作出的声明中指出,制宪委员会的立场很明确,不会对宪法草案进行任何修改,无论是联利支助团还是任何其他势力,都应遵守“宪法宣言”。他指出,这一立场使联合国特派团感到困扰,并使其认为制宪委员会是顽固势力,这是不正确的。

卡什拉夫说,联利支助团倾向于建立一个法律委员会,在宪法基础上就选举和全民公投达成一致,并认为这是对利比亚的监护,这种行为是联合国的危险先例。联合国应支持正处于民主过渡的国家,而不是绕过民选机构,下令完全接管制宪进程,并令制宪委员会离开现场。

他补充说:“联利支助团试图通过宪法草案未能达成共识来证明其干预是正当的,这是不正确的,因为特派团正在努力使一些政党满意,而宪法草案在本届会议上获得了制宪委员会与会成员44票中的 43票,如果我们看一下赞同者分布区,可以发现16票来自的黎波里, 11票来自昔兰尼加,18票来自费赞。

卡什拉夫声称,特派团以存在反对方为借口,试图建立不属于利比亚人民的宪政道路,这意味着未来批准的任何方案都将受到其他政党的阻挠,利比亚将陷入无休止的漩涡,所有方案都可能面临失败。他指出,制宪委员会在面对联利支助团的越界行为时不会袖手旁观,而将诉诸司法、媒体和大众手段。

排除宪法草案

制宪委员会成员纳迪亚·奥姆兰指责联利支助团排除宪法草案并寻求复杂的替代办法,无视利比亚人民的民选机构,而后者批准了一项有望进行全民公投的宪法草案。

此前,埃及情报局局长主持了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与民族团结政府之间的基本路线对话。奥姆兰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开罗对话中发生的说明了联合国特派团公然干涉和企图操纵对话的现实,这是对利比亚主权的侵犯,是对联合国宪章的明确侵犯,联合国宪章支持民主和自决权。”

奥姆兰说,利比亚人的命运依赖于制宪委员会,而联利支助团及其多数成员持有极端主义观点,反对宪法草案,“这证明联合国特派团有意破坏宪法道路,企图强加某些人的意志并执行其他势力的议程和宗旨。”

她认为,“赋予权责模糊的对话委员会广泛权力,表明联合国特派团正在努力实施非利比亚人的手和眼睛制定的宪法规则。” 她呼吁联利支助团承认其未经细致研究就开启的所有对话途径均已失败。

忠于阿基拉·萨利赫的成员拒绝在选择他为总统理事会主席前将他从国民代表大会主席上撤职 (半岛电视台)

新任总统

国民代表大会议员阿里·阿索尔认为,国民代表大会新一届主席的选举是议会成员在会议结束后产生严重分歧的原因之一。

阿索尔说,南部议员要求拥有当选国民代表大会主席的权利,认为总统委员会新任主席来自东部,而政府则来自西部,“这使议会会议陷入了严峻的利益和野心之争。”

阿索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会议并没有陷入停滞。但是,新冠大流行使议会无法召开大会,特别是一些议员感染了新冠病毒。”

阿索尔解释说,国民代表大会议员将继续召开视频开会,讨论国民代表大会的内部法规,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使新的总统候选人获得会议各方的满意,从而实现祖国的最高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