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困境如何助长10年前的阿拉伯之春

在这张摄于2011年的资料图中,西迪·布济德居民在突尼斯政府大楼前的示威游行中高喊口号(法新社)

当2010年12月中旬突尼斯内部城镇西迪·布济德省(Sidi Bouzid )爆发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时,扎卡里亚·哈姆迪(Zakaria Hamdi)知道他必须加入。

哈姆迪当时是一名20多岁的失业大学毕业生,尽管面临遭到国家安全部队镇压的危险,沮丧和愤怒交杂在一起的混合情绪促使他像其他抗议者一样走上街头。

哈姆迪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西迪·布济德省中90%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处于同样的状况,”他并表示, “我们上过大学,但是发现自己坐在咖啡馆里,买不起咖啡或香烟,国家把我们视为寄生虫。”

12月17日,由于地方官员没收了他的农产品,一名年轻的街头小贩穆罕默德·布阿齐兹(Mohamed Bouazizi)自焚,西迪·布济德省爆发了示威抗议活动,几周后,布阿齐兹因伤病去世,由于全国各地爆发了抗议腐败、经济不平等、失业和要求政权垮台的示威活动,自焚身亡穆罕默德·布阿齐兹的绝望引发了共鸣。

哈姆迪表示,“我们看到其他人拥有更好的前景,对生活充满希望。” 他并表示,“布阿齐兹也看到了这一点,他是一个像我们一样的年轻人,他想养家糊口。相反,他发现警察挡住了路,他的绝望使他自焚。”

在民众愤慨激增之际,突尼斯总统宰因·阿比丁·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在1月份被迫辞职,西迪·布济德地区其他县也爆发了起义,从而引发了一场包括埃及、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在内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在许多人看来,该地区普遍存在的反政府示威主要是反对因地区经济政策而导致的腐败、经济困难、不平等和高失业率等问题。

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抗议运动从突尼斯迅速扩散到其他国家,这让一些观察家感到惊讶,特别是在国际经济学家看来,一些处于政治动荡边缘的国家一直保持稳定。

突尼斯被认为经济稳定,国内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5%,人口受教育程度高。尽管毫无疑问,埃及存在不平等现象,但衡量收入不平等现象的基尼系数已从2000年的36.1%下降到2009年的30.7%。

突尼斯政治分析家穆罕默德·迪亚·哈马米(Mohamed-Dhia Hammami)表示,突尼斯的经济数字与现实不符。

哈马米表示,“革命后进行的重新评估显示,本·阿里领导下的贫困水平被低估了20%以上。”他并表示, “本·阿里政权垮台前几天,世界各地都爆发了示威抗议,世界银行发表的一份报告暗示,突尼斯是该地区其他国家效仿的榜样。那些似乎最有见识的人,往往是以沿海地区为基地的精英人士,他们正在关注这些报告,并认为一切进展顺利,而且市场自由化也奏效了。”

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士兵试图平息示威者与警方在首都突尼斯爆发的冲突

在本·阿里任职的二十年中,超过200家国有企业被私有化,与此同时,突尼斯前总统哈比卜·布尔吉巴统治下普遍实行的福利政策也被削弱。

哈马米表示,“(这些政策)受到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欧盟的鼓励。”他并认为,突尼斯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不稳定工作盛行的一个关键原因,许多突尼斯人认为,这是不受欢迎的。

哈马米表示,“他们通常提供需要低技能的工作,而获得高技能的人数却在增加。这导致人才流失,高技能人才离开,而那些落后的人走上街头要求改变。”

2008年,中东和北非的青年失业率达到近25%,而全球平均水平还不到15%,完成大学教育年轻人的失业率较高,年轻人是该地区庞大且不断增长的人口,他们挣扎于真正的就业前景,并致力于寻求一份为自己和家人谋生的职业。

布鲁金斯多哈中心研究主任纳德·卡巴尼(Nader Kabbani)指责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实施方式,他表示,在许多阿拉伯国家,这种改革导致了裙带资本家网络。

2015年9月参加突尼斯示威活动的抗议者手持标语上写着,“没有审判就不和解”,他们高喊口号,抗议为那些被指控腐败的人提供特赦的一项法律

卡巴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最终,你得到的不是自由市场经济,而是不正当的经济会带来回报,却无法发展。结果,这些经济体无法创造所需的就业机会。”

卡巴尼还补充说,“人们非常努力地工作,但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进步了很多。” 他并表示,“与此同时,他们看到其他人在赚钱。 (在埃及),你看到了这些庞大的社区,几乎与一个大城镇一样大,从全国其他地方被抽走。很难想象人们不会看到贫富之间这种新兴的障碍,这种障碍一直持续到今天。”

区域困境

尽管每个爆发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的国家都有其独特的国内情况,并且该地区不应被视为一个整体实体,但精英集团变得越来越富有,而许多人却面临经济困难,这是一个熟悉的经济困境。

在该地区最贫困的国家——也门——中,2007年的抗议活动最终演变为分离主义运动,其原因是退役的军官苦苦挣扎,他们一旦被也门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排除在集团之外,就无法维持生计。

在埃及,食品价格在2007年至2011年之间翻了一番,当时,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似乎更加专注于为儿子加马尔谋求未来的领导地位。

尽管如此,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十年之后,许多导致抗议活动的社会经济形势问题仍未解决。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经历了可怕的战争,埃及的民主制度还没有蓬勃发展,人权组织也对该国的人权危机发出过警告。

突尼斯经常被视为一个光辉的故事,民主移交权力和言论自由不断增加。但是,尽管突尼斯民众能够有权投票决定领导人,但动乱的经济困境依然存在。

仍然住在小镇的哈姆迪表示,“如果你在革命之前去过西迪·布济德省,现在重新走进这里,你会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他并表示, “失业率不断增加,政治家告诉我们要有耐心,但是人们能保持多久的耐心?”

哈姆迪表示,“ 2010年,歌颂的是工作、自由、民族尊严。现在,突尼斯人的梦想是储气罐,以及给他的孩子们一块面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突尼斯总统赛义德——在提名看守政府内政部长希沙姆·迈希希为新总理之后——发表的声明引发了政治和宪法辩论,与此同时,赛义德明确要求对合法性进行审查,这为有关总统致力于改变政治制度和限制议会作用的讨论打开了大门。

Published On 2020年7月27日

阿拉伯之春发起十周年的纪念日即将到来,激进主义者唤起热血的记忆,当时他们冲破恐惧的藩篱,在街头高呼自由,但是,这些未能实现他们梦想的革命引发了许多关于其可行性和命运的疑问。

Published On 2020年11月24日
تفشي وباء كورونا يسلط الضوء على عجز أنظمة الحكم في الشرق الأوسط

美国中东问题研究员弗雷德里克质疑新冠病毒是否会点燃第二次阿拉伯之春,他在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凸显了中东地区执政体系的无能。

Published On 2020年4月8日
People attend a parade, on the 76th anniversary of Lebanon's independence, at Martyrs' Square in Beirut, Lebanon November 22, 2019. REUTERS/Andres Martinez Casares

中东眼网站上发表一篇文章,着重强调阿拉伯政府必须坚持更透明的标准,否则新一代的青年人不会平静下来,并且将继续撼动阿拉伯世界的每一处角落,推翻这些政府。

Published On 2019年12月8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