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埃塞俄比亚提供资金和军事支持 阿联酋正在复兴大坝危机中放弃埃及?

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左)访问埃塞俄比亚期间与阿比·艾哈迈德举行会晤 (社交网站)
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左)访问埃塞俄比亚期间与阿比·艾哈迈德举行会晤 (社交网站)

在埃塞俄比亚目前爆发的内战中,“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指责从厄立特里亚基地发射的阿联酋无人机,对其位于独立于亚的斯亚贝巴中央政府地区的武装部队发起轰炸袭击。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发出上述指责之时,正值苏丹与埃及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之际。根据各种迹象和观察员说法称,在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谈判僵持和停滞不前之后,苏丹与埃及的联合军事演习似乎对“威慑”亚的斯亚贝巴构成威胁。

与阿联酋在非洲之角——非洲之角被认为是埃及战略深度扩张——的“可疑”角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布扎比则致力于灭火,而此举的影响可能蔓延至包括阿联酋在利比亚的盟友,也可能对喀土穆过渡政府造成影响。

非洲事务专家们——在分别致半岛电视台阿文网的声明中——一致认为,非洲之角的燃烧状况及其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谈判危机的直接联系,使阿联酋在其盟友埃及面前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因为这是埃及第一次参加本应使本国受益而非埃塞俄比亚受益的战争。

尽管观察家们表示,鉴于利益冲突,埃塞俄比亚内战可能导致两个盟国(开罗和阿布扎比)之间发生紧急对抗,这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强加一个完全不同的区域政治版图。

利益博弈

埃及专门从事非洲事务的新闻记者拉乌达·阿里·阿卜杜勒·加法尔(Rawda Ali Abdel Ghaffar)认为,埃及与阿联酋之间的利益矛盾强加了众所周知的政治现实,即非洲和阿拉伯地区力量平衡发生了变化,许多国家在区域和国际上都占有重要地位,而开罗却失去了影响力。

拉乌达警告说,如果埃及不了解其实力和在该地区的战略权重因素,那么,这种平衡将有利于强者。

拉乌达说,阿联酋并没有直接针对埃及,而是一场利益博弈,即使这是以牺牲盟国为代价。她并指出,埃及目前的动乱以及军队对政治变革的关注导致埃及在非洲事务乃至国际事务上所发挥的作用下降,这使埃及政权在处理多个问题方面步履蹒跚,其中包括复兴大坝问题及其对盟友影响力的减弱。

关于阿联酋对埃塞俄比亚政府的支持,拉乌达解释说,在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进行的战争中,这种支持并不新鲜,因为阿联酋最近致力于将埃塞俄比亚作为其在非洲之角的战略盟友,无论是在军事方面或政治方面的支持。

根据拉乌达说法称,关于阿联酋在非洲之角所发挥作用的影响程度,其借口是消除也门的胡塞武装,但是,阿联酋以打击土耳其在该地区势力为由,加速了巩固在地区影响力的举措,以控制厄立特里亚阿萨布港附近的巴卜·曼达布海峡的航行路线。

拉乌达补充说,非洲之角是一个充满无限希望机遇和力量因素的地区,这使其成为阿布扎比投资的沃土,她并指出,这些机遇使阿联酋毫不拖延地支持诸如复兴大坝项目之类的庞大项目,并使埃塞俄比亚成为强大的盟友,不仅在非洲之角地区,而且还在整个非洲地区证实阿联酋的实力。

阿联酋与埃塞俄比亚签署军事合作协议

阿拉伯联盟的瓦解

另一方面,苏丹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人员阿布·巴克尔·阿卜杜勒·拉赫曼(Abu Bakr Abd al-Rahman)表示,鉴于阿布扎比与盟友——位于首位的就是开罗、利雅得和喀土穆——的交往中存在荒谬的矛盾,也许该地区将面临开放的选择,其中最低限度就是现有联盟的解体,最大限度是该地区爆发全面战争。

这位苏丹研究人员解释说,当前的埃塞俄比亚冲突不受明确合理的逻辑约束,特别是在阿布扎比进入种族冲突战场埃塞俄比亚联邦开始形成地区联盟之后。

阿卜杜勒·拉赫曼在谈及阿联酋在非洲之角劫持埃及问题时表示,阿联酋作为厄立特里亚总统以赛亚斯·阿夫韦尔基(Isaias Afwerki)的战略盟友,坚决反对埃及的战略野心,即在努拉岛(厄立特里亚海岸附近,距复兴大坝约750公里)建立军事基地。 ”

阿卜杜勒·拉赫曼认为,“为了使埃及基地不会对复兴大坝构成威胁,除了在红海地缘战略定位方面竞争外,阿布扎比还在复兴大坝投入了大量资金。” 预计开罗将因其更高的战略利益而被迫应对埃塞俄比亚危机。

阿卜杜勒·拉赫曼认为,阿联酋对非洲之角的威胁不仅限于埃及,而且还影响到苏丹和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拉赫曼解释说,阿联酋支持以赛亚斯·阿夫韦尔基,而后者希望在厄立特里亚、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界三角地区与苏丹交织在一起,这可能会推动苏丹领导层考虑与阿布扎比结盟,并改变其对战争的立场和看法,因为苏丹领导层深知这些快速发展的目标是其局限性。

拉赫曼补充说,由于阿布扎比和阿斯马拉支持的区域议程,苏丹东部再次成为沿着盖达雷夫、卡萨拉和苏丹港口州爆发部落冲突的潜在区域。

阿卜杜勒·拉赫曼指出,“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战争使阿布扎比面临一场艰难的考验,以破坏其朋友利雅得于2018年在吉达签署的阿斯马拉与亚的斯亚贝巴之间的和平协议,他并解释说,埃塞俄比亚局势的复杂性可能会以破坏联邦实验而告终,这不仅会停止对提格雷的影响,而且会加速摧毁亚的斯亚贝巴和阿斯马拉之间的联盟。

阿联酋的动机

另一方面,厄立特里亚记者作家阿卜杜勒·卡迪尔·穆罕默德·阿里将阿布扎比近年来在非洲之角的活跃作用归因于多个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阿联酋希望在对海湾安全敏感并俯瞰全球贸易重要水路(红海)地区扩大政治影响力。”

阿里表示,阿联酋正在寻求获得与所谓蓝色经济(海洋环境)有关的经济收益,并通过迪拜港口公司控制管理非洲之角和亚丁湾的港口。

阿里还补充说,阿联酋试图限制阿布扎比的区域对手多哈和安卡拉在该地区的巨大影响力,随着海湾危机的爆发和2017年6月卡塔尔被封锁,这种影响愈演愈烈。

这位厄立特里亚作家强调说,阿联酋的动机之一是应对伊朗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尤其是德黑兰试图通过胡塞武装控制曼德海峡,此举伴随着阿联酋和沙特对也门战争的干预达到顶峰。

阿里指出,阿联酋在非洲之角存在的原因之一是,阿联酋试图与总统特朗普时代期间美国对非洲新战略交织在一起,另一个原因则与阿联酋试图切断进入东非地区的中国“一带一路”计划。

有关于此,阿里谈及阿联酋试图发展与索马里兰的关系,并谈及阿联酋未能占领吉布提多拉勒港口,也未能与厄立特里亚建立紧密的多面联盟,其中包括建立军事基地,并为2018年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和平进程提供了赞助,而阿斯马拉和亚的斯亚贝巴已成为阿联酋在该地区的项目重点。

放弃埃及

关于阿布扎比以开罗为代价而支持亚的斯亚贝巴的原因,厄立特里亚作家解释说,阿联酋一直努力保持自己在埃塞俄比亚来之不易的政治影响力,在此之前,阿比·艾哈迈德凭借其自由主义倾向成为总理,并清除了拥有马克思主义根基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厄立特里亚作家补充说,阿布扎比为亚的斯亚贝巴提供了多种形式的政治和经济支持,而且阿联酋似乎在阿比·艾哈迈德执政之初改善了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关系,阿比·艾哈迈德对开罗的著名访问中明显体现了这点,他当时强调保证,复兴大坝不会损害埃及利益。

至于阿布扎比有关在复兴大坝中没有采取利于埃及立场的原因,阿卜杜勒·卡迪尔·穆罕默德·阿里对此解释称,这是由于阿联酋希望避免对其与亚的斯亚贝巴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这也是由于复兴大坝问题的敏感性及其对埃塞俄比亚的国家象征意义。

阿里指出,阿布扎比和利雅得认为,完成大坝与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两国的粮食安全重大投资直接相关。

与此同时,阿里排除了埃及与阿联酋在非洲之角爆发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并排除了形成与当前情况完全不同区域政治版图的可能性,他并认为,这是由于埃及和阿联酋两国政权拥有交织在一起的诸多问题和共同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埃及安排国家安全优先事项时,尼罗河水源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排在首位,特别是作为该国唯一的水源,尼罗河面临的任何威胁都将是埃及的心头大患,正如埃及当前由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而面临的威胁。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