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大坝与提格雷战争:埃及与苏丹通过“尼罗河之鹰”演习发出了怎样的信号?

埃及空军飞机在新苏伊士运河揭幕仪式上列队飞行 (路透社)
埃及空军飞机在新苏伊士运河揭幕仪式上列队飞行 (路透社)

专家们认为,在多年沦为区域和国际干预的牺牲品之后,最终与以色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的苏丹,又加入了埃及的阵营,以宣布两国举行代号为“尼罗河之鹰1号”的联合军事演习。

这场演习所包含的信号并不排除双方共同应对在埃及和非洲之角的战略性地区日益扩大的地区影响力的决心,同时,也是对正在经历内战的埃塞俄比亚所发出的一种“长期性的威慑”。

这是埃及方面首次进行这种类型的军事演习,这场演习自上周六开始,并将持续到11月26日。这场代号“尼罗河之鹰1号”的军事演习是在苏丹北部穆尔维地区的一个空军基地内进行的,演习内容包括对战争行动的策划与运作,此外还有执行搜寻和营救任务的突击队行动,同时,配备有空战导弹的埃及米格–29战斗机也在演习中首次亮相。

在这场演习开始的一个月之前,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曾表示,埃及将通过“军事方案”解决复兴大坝危机,与此同时,在苏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特朗普政府还宣布要将苏丹从资助恐怖主义国家的黑名单中移除。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关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谈判,自几年前开展以来便一直陷入僵局,埃及担心这座大坝可能对它在尼罗河中的用水份额造成负面影响。

此外,埃塞俄比亚还经历着阿比·艾哈迈德领导的中央政府与提格雷地区之间的内战,该地区的领导人指责阿联酋(埃及政权的盟友)通过提供无人机来支持阿比·艾哈迈德政府对该地区实施打击。

随着成千上万的埃塞俄比亚人逃往苏丹,地区干预这场内部冲突的迹象有所增加,而该地区各国都将卷入这场危机。与此同时,阿联酋距离支持埃塞俄比亚越来越近,因为阿联酋多年以来向对方提供着慷慨的财政支持,而埃塞俄比亚政府利用这些支持建造了这座令埃及不满的复兴大坝。

专家们对“尼罗河之鹰1号”军事演习所持的看法各不相同,但是他们一致认为,埃及和苏丹有关复兴大坝危机的外交活动很可能仍将继续,如果谈判最终破裂,那么从长远来看,“使用武力”也是可能的选项之一。

埃塞俄比亚的指控

虽然埃及尚未对埃塞俄比亚当前的内战发表任何声明,但是苏丹过渡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则于17日在喀土穆会见埃塞俄比亚总理特使时强调,苏丹支持埃塞俄比亚政府。

在2016年底,埃塞俄比亚指责埃及“在奥罗米亚地区发生暴力事件的背景下,支持武装团体并培训恐怖分子”,但当时的埃及外交部立即对此表示否认。

在几个月之前,埃及的媒体不再宣传有关通过军事选项处理复兴大坝问题的报道,而埃塞俄比亚在今年7月底宣布启动大坝的蓄水工作。当时,埃及总统塞西批评了对军事选项的宣传,认为这种宣传有损于埃及的政策。

共同的威胁与合作

埃及军事专家、退役将军塔拉特强调,埃及并不会向位于尼罗河流域之内的国家发送任何军事信号,他还强调,埃及军队最近举行的联合演习只是一种训练手段,以确保它在应对各类潜在冲突中的威胁时,具有良好的备战能力。

关于与苏丹方面进行的“尼罗河之鹰1号”军事演习,埃及军事专家塔拉特认为,这是埃及与苏丹加强联合军事合作而迈出的一步,以应对两国之间的共同威胁,他还指出,这些演习也可能是朝着恢复两国之间的共同防御条约所迈出的一步。

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苏丹取消了它与埃及在1976年签署的联合防御条约,部分原因在于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并未给苏丹方面带来任何好处。

这位埃及军事专家还强调,“这些演习并非针对埃塞俄比亚。它们的目的是确保埃及在面对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任何威胁时,拥有捍卫自身利益及苏丹利益的能力。”

他还补充称,“目前,埃及方面尚无措施或迹象表明,它有意针对复兴大坝采取军事行动,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埃及军队为此做好准备,以应对这个问题上出现的任何进展”。

塔拉特还排除了埃及发挥任何情报作用以加剧埃塞俄比亚政府与提格雷地区之间的内战,他指出,“埃及并不习惯于扮演这样的角色,但是,埃及无疑正在研究当前的局势,以及对国家安全最为有利的选项,截止当前仍没有军事介入。”

关于阿拉伯世界在复兴大坝危机以及在非洲之角局势中的总体角色,塔拉特强调,这种角色“仍然薄弱,并且缺乏恰当的措施和承诺。我们缺乏立场或合作能力,阿拉伯世界的军事关系并没有在总体上达到应有的水平。”

埃及军方发言人在社交网站上公布了有关“尼罗河之鹰1号”军事演习的照片 (社交网站)

发送给埃塞俄比亚的信号

另一方面,埃及前情报官员穆罕默德·拉沙德认为,这场联合军事演习“是在复兴大坝谈判陷入僵局之后发送给埃塞俄比亚的信号”。

拉沙德在新闻声明中指出,“埃及有权在不实地执行的情况下发出威慑”,他还指出,鉴于埃塞俄比亚的动荡局势,当前的时机非常恰当。

是分歧而非敌对

苏丹研究人员、国际法专家穆罕默德·阿里·法扎里则从这场军事演习中,看到了“向该地区所有敌人所传递的信号——众所周知,非洲之角地区还存在大量的冲突与难民的涌入,该地区已经成为贩卖毒品和非法移民等犯罪的沃土”。

法扎里指出,这场演习“也是一种信号,表明两军将抵制该地区可能面临的任何安全挑战,特别是鉴于中东国家的军队遭受了许多挫折和灾难,只有埃及和苏丹的军队仍保留在该地区。”

法扎里解释称,尽管当前的演习可能是协议性的,但是在这次它们却与重大的地区性事件同时发生。法扎里还排除了埃塞俄比亚是目标之一的可能性。

法扎里指出,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并非敌对状态,而是在有关复兴大坝的问题上产生了技术和法律上的分歧。至今为止,武力选项并不在考虑范围内,尽管存在与这个问题相关的紧张局势。

法扎里补充称,现在采取军事行动或向埃塞俄比亚政府发出信号尚为时过早,这三个国家都采取了和平选项,并希望通过谈判以达成解决危机的办法。

法扎里为上述观点提出的理由是:埃及没有发表任何支持特朗普说法的言论,以及他关于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大坝危机的说法。不过,他补充称,如果所有和平努力,以及专家和非盟的努力都宣告失败,埃及通过军事方案解决问题的选项仍将长期存在。

关于当前的埃塞俄比亚危机,法扎里表示,“埃及尚未确定采取干预甚至是调解的机制,埃及的立场仍然是最不明确的,至少在目前,复兴大坝危机仍可能进一步给埃及的这种立场蒙上阴影。”

阿联酋的作用

关于提格雷地区领导人对阿联酋发出有关支持中央政府并向它提供无人机用以轰炸该地区的指控,法扎里表示,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并再次强调,阿拉伯世界对于非洲之角危机和复兴大坝危机所持的共同立场仍然薄弱,并且几乎不存在。

法扎里补充称,提格雷阵线必须证明它对阿联酋干预该地区及区域冲突的指控是真实的,他还解释称,“阿联酋正在干预红海地区及其他许多地区,并通过这种干预来赢得自身的利益,如果它对提格雷危机的干预得到证实,那么,这将损害阿联酋在国内外的声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