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拜登当选对利比亚问题和哈夫塔尔的未来有何影响?

哈夫塔尔在对的黎波里的军事行动开始时获得了特朗普的支持(路透社-档案图)
哈夫塔尔在对的黎波里的军事行动开始时获得了特朗普的支持(路透社-档案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总统大选中的失败给包括利比亚在内的数个热门政治话题蒙上了一层阴影,也许退役将领哈利法·哈夫塔尔首当其冲,受到“竞选失利”的影响。

在民主党人乔·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后,尽管特朗普没有承认这一点,人们开始思考将于明年1月上任的拜登会如何处理利比亚危机,特别是他的立场与特朗普对支持哈夫塔尔的阿拉伯政权的立场不同。

特朗普在哈夫塔尔发起针对利比亚首都的军事行动前与他进行的通话中称赞了后者在“打击恐怖主义和确保石油资源的安全”中的作用。从当时的理解来看,美国为哈夫塔尔入侵的黎波里亮了绿灯。

尽管特朗普给了哈夫塔尔这个机会,后者也得到了阿联酋、埃及、沙特阿拉伯、法国和俄罗斯的大力支持;但是,哈夫塔尔未能控制首都的黎波里,也没有完成特朗普政府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建议。

特朗普在哈夫塔尔对利比亚首都发动军事行动前称赞了后者在“打击恐怖主义”中的作用 (路透)

血腥的记录

哈夫塔尔从的黎波里战争中浴血走出,留下侵犯人权的记录,乔·拜登领导的民主党将此作为工作重点,经美国联邦法院审理,这些侵犯人权行为使美国政府向哈夫塔尔提起诉讼,指控他谋杀和施酷刑。

分析家和政治家认为,哈夫塔尔的盟友建议他利用这段时间重新安排事务,表现出乐意融入政治对话的立场,以便借此立场转动利比亚局势的车轮,因为即将进驻白宫的新政府仍然着重于人权和言论自由问题。

预计利比亚文件不会为当选总统拜登的优先事项 (路透)

间接作用

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负责与美国关系的总统顾问穆罕默德·达拉特认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在现阶段不会直接影响到利比亚问题,但会减少某些在利比亚进行消极干预的美国盟友的回旋余地。

他补充说:“利比亚不是拜登总统的优先事项之一,他将任命新政府中一些官员在相关机构负责利比亚问题,例如在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防部,而国会将通过颁布维稳法律关注利比亚局势,我们将在头几个月注意到一些影响,即助长利比亚冲突升级的当事方受到制裁。”

达拉特在致半岛网的声明中认为,哈夫塔尔的盟友是已开始准备反对哈夫塔尔文件的人,后者没有多种选择,因为他是将自己置于受到国际通缉的破坏者和罪犯类别中的人。

他解释说,拜登政府将通过向哈夫塔尔的盟友施加压力,与支持哈夫塔尔的国家直接接触,制裁导致俄罗斯存在的国家,此外还将支持在利比亚建立政治和安全稳定的政治进程。

他说,美国可能会对哈夫塔尔及与其亲近的人实施制裁,而俄罗斯和法国可能会采取措施防止美国在这方面做出任何决定,他指出,拜登政府将继续美国政府为追捕所有犯罪分子和破坏利比亚稳定的人员而采取的步骤,这些人为首的便是哈夫塔尔。

利比亚冲突持续了十年 (路透)

民主党盟友

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议员穆罕默德·阿巴尼认为,如果我们考虑到属于民主党的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在“阿拉伯之春”期间是伊斯兰团体的支持者,美国大选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利比亚局势。

阿尔巴尼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说:“特朗普总统及其共和党政府对土耳其直接军事干预利比亚视而不见促使后者选择以武器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民兵。”

阿尔巴尼认为,新时代的美国将不允许土耳其继续对国际和平与安全造成威胁,特别是因为它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成员,北约将获得新民主党政府的更多支持。

他补充说:“尽管伊斯兰运动及相关团体得到了奥巴马总统的民主党政府的大力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党人将继续执行同样的政策。”

阿尔巴尼表示,美国新政府将致力于把俄罗斯和土耳其排除在利比亚问题之外,平等对待所有利比亚人,并提供必要的国际支持,使利比亚摆脱危机。

班加西哈夫塔尔的附属部队向首都的黎波里移动 (路透)

不同的方式

政治分析师阿卜杜拉·卡比尔肯定说,美国新政府将采取不同的方式,但不会改变对利比亚问题的立场的实质。

卡比尔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说:“美国将维持其先前的与极端主义组织作斗争、保护石油资源并将俄罗斯拒之门外的战略。至于预期的变化,美国将更关注利比亚的人权问题。”

卡比尔预计,干涉利比亚问题的国家的数量将减少,鉴于特朗普政府将留下的沉重遗产,利比亚不会是新美国政府的优先事项之一。

他说:“哈夫塔尔对美国很有用,无论谁统治白宫,只要哈夫塔尔处于美国的战略考虑对象内,美国对他的立场就不会改变,如果他超越了他的作用,他们有办法让他回到规定的道路上。”

他强调,不必对美国的利比亚政策发生根本变化太乐观,他指出,人权问题不在呼喊人权口号的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利益前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