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会继续特朗普对苏丹的政策吗?

苏丹总理哈姆杜克(右)在喀土穆接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阿纳多卢通讯社)
苏丹总理哈姆杜克(右)在喀土穆接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将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删除之后,新阶段迹象开始浮出水面。但是新政府将从特朗普政府结束的地方开始,还是民主党在处理苏丹问题方面拥有另一种愿景?

随着美国媒体宣布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已经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赢得了共和党总统特朗普,苏丹人开始质疑特朗普承诺的命运,而特朗普的承诺尚未得到国会的批准。

这种新情况使喀土穆政府对即将到来的结果充满了期待,特别是因为美国新政府及其民主党官员政策将不同于共和党总统所持政策。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就苏丹发表讲话(路透社)

特朗普施压

根据观察家说法,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最后时期向苏丹施压,要求喀土穆向向’科尔’号驱逐舰爆炸案中以及内罗毕和坦桑尼亚使馆的炸弹袭击者支付了赔偿金,以换取将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删除。

据观察家称,特朗普还迫使喀土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尽管喀土穆强两者之间并没有关系。

据官方新闻机构报道称,苏丹外交部于10月23日宣布过渡政府已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白宫在同一天宣布,特朗普已通知国会,他计划将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删除,苏丹从1993年被列入该名单,理由是苏丹当时接待了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

因此,苏丹成为继埃及(1979年)、约旦(1994年)、阿联酋和巴林(2020年)之后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第五个阿拉伯国家。

宣布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一些苏丹政治力量断然拒绝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其中包括执政联盟各方。

新阶段

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副总理穆罕默德·哈姆丹·达加洛“哈姆达迪”和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都向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及其副总统哈里斯表示祝贺,祝贺他们赢得了选举,希望两国之间建立更好关系,并希望美国支持苏丹的稳定。

苏丹主权委员会成员沙姆斯·丁·卡巴希(Shams El Din Kabbashi)在接受当地报纸采访时表示,“美国是一个机构国家,特朗普总统做出的行政决定不能被另一项行政决定撤销。”

卡巴希认为,“无论美国执政党为谁,无论他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苏丹都受到双方的刺痛,”他并补充说,“但是我们现在处于一个不同的全新时代。”

取消关系正常化

专门从事美国事务的苏丹新闻记者和作家哈立德·阿卜杜勒·阿齐兹(Khaled Abdel Aziz)认为,“美国政策是普遍的,其外交关系战略是国家机构的工作。”

阿卜杜勒·阿齐兹表示,“因此,与苏丹的相处方式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特朗普开始将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删除的举措可能会继续,因为这是国家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人民之间的关系。”

阿卜杜勒·阿齐兹补充说,“但美国可能不太热衷于对苏丹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问题,因此,可能会在这方面减缓对喀土穆的施压。”

阿卜杜勒·阿齐兹认为,“民主党支持以色列,但要求苏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只是特朗普总统大选活动的一部分。”

阿卜杜勒·阿齐兹指出,“令苏丹官员感到鼓舞的是,民主党比共和党及其政府更关心非洲,这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就显而易见。”

阿卜杜勒·阿齐兹指出,“华盛顿与喀土穆之间有望建立另一种关系”。

有关于此,阿卜杜勒·阿齐兹表示,“苏丹政府在与拜登领导的美国新政府相处时会感到满意,因为其正在寻求一种对话方法,并且更愿意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主过渡经验。”

阿卜杜勒·阿齐兹还补充说,“与将特朗普视为盟友的军事部门相反,他更接近支持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而阿联酋与苏丹民政府在军事方面有很强的联系。”

其他问题

另一方面,苏丹政治分析家阿卜杜拉·里兹克(Abdullah Rizk)则认为,“预计拜登政府将继续改善与苏丹的关系,通过取消对苏丹的所有制裁,并在美国国会共和党人的密切合作下,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删除,努力朝着改善两国关系方向加速前进。”

里兹克解释说,“这与总统当选人拜登预计将寻求国际共识的政策保持一致,而特朗普政府一直在追随冷战和代理战争的方式。”

里兹克补充说,“这些战争已被证实失败了,因为在叙利亚战争中,美国被迫在俄罗斯人面前撤退,退出对伊朗发动战争,并寻求避免与朝鲜、委内瑞拉和其他国家对峙的替代方案。”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喀土穆与拜登领导的美国新政府关系正好,华盛顿和喀土穆之间也可能会爆发其他问题,其中包括“也门战争中的苏丹军队”问题。

观察家表示,无论是通过对话还是通过施压迫使苏丹士兵从也门撤军,美国新政府都可以提出这个问题。

自2015年3月以来,苏丹一直参加由沙特阿联酋领导的也门战争。2019年12月8日,苏丹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宣布苏丹在也门驻有部队人数为5000人。

哈姆杜克访问华盛顿回国后发表新闻声明称,“苏丹将逐渐从也门撤军”,他并表示,苏丹驻也门士兵人数将从1.5万人减少到5 000人”。

与此同时,签署苏丹和平过渡协议也是另一个问题,这是由于主要两方的缺席,即由阿卜杜勒·瓦希·阿努尔领导苏丹解放运动和由马利克·琼脂(Malik Agar)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

苏丹观察家认为,所有这些都表明,根据美国对喀土穆采取的政策,拜登政府领导下的美苏关系能够消极和积极地向前发展,这足以使人们期望在接下来时期内成为局势的主宰者,而两国关系特征将在明年1月20日(即白宫新任总统就职之日)之后变得清晰。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

相关文章

上个月以色列和巴林在美国签署了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协议,本月18日,在以色列和美国联合代表团首次正式访问巴林并举行会谈后,两国正式签署了正常化协议,而当天晚巴林首都麦纳麦民众进行了示威游行,拒绝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