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服还是筹备:埃及为何对复兴大坝保持平静?

塞西(右)此前在开罗与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举行会晤 (路透社)
塞西(右)此前在开罗与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举行会晤 (路透社)

在埃及安排国家安全优先事项时,尼罗河水源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排在首位,特别是作为该国唯一的水源,尼罗河面临的任何威胁都将是埃及的心头大患,正如埃及当前由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而面临的威胁。

但是,通过最近对埃及当局优先事项的跟进,以及支持现任埃及总统塞西政权的媒体的报道,外界并不会对复兴大坝危机给予足够的重视,而且在相关的新闻断断续续出现时,无论是在新闻报道中还是在重大项目中,都令人感到惊讶。

对于这场威胁到埃及国家安全的巨大危机,这种奇怪的平静与蓄意的漠视,使部分人对其真实性产生了质疑。当埃及在谈判中放弃了一些条件之后,部分人认为这是一种屈服,特别是塞西在2015年签署的原则声明协议,大大削弱了埃及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而另外部分人则认为,当前这种谨慎的平静可能是在为美国大选后的重大反应做准备,届时甚至可能采取军事行动。

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埃及政权的支持者可能会辩称,官方与媒体的平静是由于谈判的暂停和缺乏最新进展而造成的。对此,他们举例称,当埃塞俄比亚在今年7月宣布开始对大坝蓄水时,埃及便予以了强烈的回应,并且开展了区域和国际两个层面的行动。

但有趣的是,尽管几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了令人震惊的言论,称埃及有可能会轰炸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但埃及仍然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平静。特朗普的言论引起了埃塞俄比亚的强烈反应,而欧盟也对此表示担忧,并呼吁危机各方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危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苏丹总理哈姆杜克通电话时表示,埃塞俄比亚人违反了大坝协议,并警告称,当前的局势非常危险,埃及无法继续忍受这种情况,最终他们将会炸毁这座大坝。

在今年2月,美国在谈判结束时宣布就大坝的工作机制达成了协议,而埃及也签署了协议草案,而埃塞俄比亚却放弃了这项协议。埃塞俄比亚指责美国在这场危机中偏向埃及,从而促使美国政府对埃塞俄比亚实施制裁并冻结了对该国提供的部分援助。

重回谈判

部分人认为,特朗普的声明是为允许埃及采取军事行动开绿灯,从而迫使埃塞俄比亚对美国的调停做出回应。

埃及前任灌溉部长穆罕默德·纳斯拉丁·乌拉姆表示,特朗普的讲话“阐明了埃及领导人在复兴大坝上的立场,他们不接受埃塞俄比亚的要求,并且愿意采取军事手段来维持埃及的用水安全”,他还表示,“我认为,这是特朗普在为埃及打击复兴大坝开绿灯”。

另一方面,尽管大多数埃及媒体都忽略了特朗普的声明,但是,亲近塞西政权的埃及广播公司播音员穆罕默德·巴兹表示,他所掌握的信息显示,“美国总统所言不实,因为埃及方面还没有作出攻击大坝的决定”。

巴兹的言论证实了塞西此前发布的声明,塞西曾强调,埃及渴望进行谈判,甚至批评了部分埃及人鼓吹军事选项的做法,因为这损害了埃及在复兴大坝危机中的政策与立场。

埃及军事专家、退役将军塔拉特·穆沙拉姆对埃及卷入与埃塞俄比亚的战争发出警告,并强调称,迎合美国总统关于炸毁大坝的言论,将会是埃及的错误,而非美国的错误。

埃及似乎并不急于采取任何可能使局势更为恶化的军事解决方案,而是可能将特朗普的声明作为增加对埃塞俄比亚施加的压力的机会,以延长复兴大坝的蓄水时限,使之不会对埃及造成太大的影响。

与此同时,埃及的许多反对派人士则指责塞西浪费埃及在尼罗河内的用水权,无论是出于失败还是蓄意,这些人士认为,塞西之所以这样做,或许是基于以色列的议程,这项议程要求后者在关键时刻介入以调解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危机,条件是埃及同意将尼罗河的一条支流送给遭受缺水困扰的以色列。

塞西与布尔汉

在这一背景下,塞西与苏丹过渡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于上周二在开罗举行会晤,双方在会上宣布,坚持在复兴大坝问题上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协议”,而这项要求却遭到了埃塞俄比亚的反对。

就在次日,苏丹宣布将在一周内组织有关复兴大坝的谈判,在此之前,来自三国的外交部长召开了一场视频会议。

苏丹灌溉与水资源部发表声明称,“三个国家同意举行一场后续会议,而苏丹将尽快召集这场会议以便在一周之内向非盟领导人提交报告,旨在说明能使自今年8月底以来陷入僵局的谈判取得切实进展的方法”。

埃及近97%的人口需要依靠尼罗河作为灌溉和饮用水,而埃塞俄比亚则表示,这个价值40亿美元的尼罗河大坝项目对该国的繁荣至关重要。

平静还是欺骗?

除了埃及公开拒绝军事选项的立场之外,还有部分人认为,公开拒绝是非常自然的立场,无论埃及最终是否决定使用军事力量。

持该理论的人士认为,埃及的声明可能是其军事行动准备计划的一部分,例如,埃及曾为准备1973年的十月战争而制定了一项战略性的欺骗计划,当时的官方声明排除了战争的选项,而且当时的新闻报道也透露军队不愿参加战争。

其他人士援引塞西本人在担任已故总统穆尔西的国防部长时曾多次说过的话称,军队不会干预政治,此外,塞西还曾多次告诉穆尔西,作为民选总统,他拥有充分的合法性,但是塞西却在2013年7月3日发动了军事政变,违反了宪法并推翻了穆尔西的统治。

力量对比

一旦埃及决定采取军事行动,从理论上而言,最简单的选项是通过远程攻击机发动空袭来炸毁复兴大坝,并由现代战斗机进行护航,这主要是鉴于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之间并不存在陆上或海上的边界。

埃及空军对埃塞俄比亚空军拥有“绝对”优势,根据美国“全球火力”网站的报道,埃及拥有215架战斗机,埃塞俄比亚仅有24架,另外,埃及拥有88架攻击机,而埃塞俄比亚连一架都没有。

另外,埃及空军在质量上也远超埃塞俄比亚——埃及拥有先进的阵风战斗机与F-16型战斗机,而对方只有米格-25型战斗机和苏霍伊-27型战斗机。尽管这些战斗机无法与埃及拥有的先进机型相媲美,但却也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专门设计来对抗美国战斗机的。

但是,埃及战斗机抵达并摧毁复兴大坝的第一个障碍在于距离,距离复兴大坝最近的埃及空军基地在1500公里之外。埃及几乎没有任何战斗机或攻击机能够在不加油的情况下来回飞行3000公里,这是直到最近,埃及仍不具备的技术。

然而在2020年1月,埃及国防部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一架阵风战斗机正在向另一架埃及战机提供空中加油的服务(未披露具体机型)。

除战斗机之外,埃塞俄比亚还拥有俄罗斯制造的Pantsir-S防空系统,该系统于2019年11月交付,据信埃塞俄比亚已在2020年5月将其部署在复兴大坝附近。

这套防空系统是一种先进的中程防御系统,但是,在土耳其的Bayraktar无人机在利比亚和叙利亚摧毁了其中大量设备之后,这套防空系统的声誉就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美国的支持

埃及战斗机面临的第三大障碍在于炸弹的破坏力,这些炸弹将被发射向高170米、长1800米的巨型水坝。埃及需要与核弹能量相当的炸弹以摧毁这样巨型的混凝土工程,因此,任何常规的空袭都只可能延迟复兴大坝的建成,而无法完全解决问题。

此外,出于多种考虑,苏丹不太可能允许埃及战斗机穿越其领空以袭击复兴大坝。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苏丹将是第一个遭受水坝倒塌危害的国家,复兴大坝蓄满水后,其蓄水量将超过650亿立方米,相当于尼罗河水在苏丹和埃及的年流量,并且可能淹没苏丹东部的大量城市。

因此,埃及可能会采取其他具体行动以炸毁或禁用这座大坝,但是,这些问题既复杂又困难,其影响可能仅限于阻止该项目的进程。

所以,即便埃及被迫诉诸军事选项,它也无法实现维护其尼罗河历史用水份额(每年555亿立方米)的目标,除非它能获得美国等超级大国的军事支持,而特朗普声明的重要性也存在于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 社交网站

相关文章

政治风险专家乌拉•乌朱里发表声明称,在美国外交试图解决埃塞俄比亚与苏丹和埃及之间因复兴大坝引发争端努力失败之后,非洲联盟必须完成这项任务,因为非洲无法承担失败后果。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