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能否幸免于特朗普的威胁?

两位埃塞俄比亚研究人员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言论表示强烈批评,后者发表声明警告称,埃及可能必须“炸毁”埃塞俄比亚在与苏丹接壤边界附近地带修建的复兴大坝。

国际公法研究人员黛妮·雅曼·梅西里和约翰尼斯·伊尼奥·阿亚里奥表示,尽管特朗普的言论“令人反感”,但“并不意外”。

两位作者在埃塞俄比亚《亚迪斯标准报业》(Addis Standard)上发表联合文章中表示,这些声明似乎是美国自涉足复兴大坝以来华盛顿做出的声明总结。

根据研究人员梅西里和阿亚里奥说法称,特朗普——文章中将特朗普称之为拉响战争第一人——的警告在埃塞俄比亚引起了轩然大波,并且也违反了国际法规定。

当地时间23日,美国总统与苏丹和以色列两国领导人就复兴大坝争端进行了电话交谈,并在电话交谈中就苏丹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问题进行了讨论。

特朗普表示,“你们不能责怪埃及,不能让它感到烦恼,”他并补充说,“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况,因为埃及将无法以这种方式生活。” 特朗普并表示,“他们(埃及)最终将炸毁大坝。而且我说了,我说得很清楚,他们会炸毁那座大坝。他们必须做点什么。”

另一方面,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谴责针对他国家主权的威胁和侮辱。

有争议的特朗普

过去几年,由于开罗和亚的斯亚贝巴之间的顽固不化以及施加不切实际解决方案的愿望,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关于复兴大坝的谈判一直停滞不前。

在未与开罗和喀土穆达成协议情况下,亚的斯亚贝巴坚持对复兴大坝蓄水,而埃及和苏丹坚持应首先就尼罗河主要支流青尼罗河上修建的复兴大坝达成三方协议。

《亚迪斯标准报业》上刊登的文章中指出,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即将届满,他已经对多元化和全球秩序原则构成了威胁,此外,特朗普还因他的民粹主义倾向而受到国内外指责。

此外,特朗普在外交政策问题上所持立场揭示了他备受争议的总统取向。根据这两位作者说法称,对特朗普表示批评的评论家们毫不犹豫地将美国所发生的不幸事件全部归咎于他。

这两位作家认为,致命的新冠病毒、飓风、森林大火,出于种族动机事件和法院质疑总统能力,这些都是特朗普政府的弱点。

行为不当

两位作者认为,埃塞俄比亚拥有在其自然水资源上修建大坝的主权,这是政府机构在其国内行驶主权的行为。

联合文章的两位作者引用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中关于支持埃塞俄比亚国家修建复兴大坝论点的规定,两位作者指出,根据这些证据,不仅在基于国际组织宪章的全球体系看来,各国是平等的,而且这也符合国际法的传统概念。另一方面,“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其文明不受外国统治,该国成功地捍卫了其主权不受殖民主义侵略,其此前和现在都是联合国的成员国。”

根据这篇文章内容称,特朗普关于复兴大坝声明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的起草目的。特朗普声称埃及将炸毁复兴大坝,这公然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四)款和联合国大会决议第8条规定,该项条款禁止霸权主义趋势,而这种霸权主义正在损害埃塞俄比亚的领土完整。”

两位作者表示,“特朗普言辞犀利是美国——美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本应该是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缔造者——总统的可耻举止和令人遗憾的立场,并煽动了对埃塞俄比亚的侵略。”

严重后果

黛妮·雅曼·梅西里和约翰尼斯·伊尼奥·阿亚里奥在他们的联合文章中,建议埃塞俄比亚政府认真对待特朗普的警告,因为特朗普的声明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从这点出发,“埃塞俄比亚政府应该特别致力于适当限制该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并解除武装团体的武装,只要这些武装团体仍活跃在复兴大坝所在地贝尼桑古尔库姆斯地区。”

这是因为在这种时候不可能发生国际性武装冲突,而且对于埃及——埃及可能一直在帮助和支持(埃塞俄比亚)武装团体——而言,这是不可行的。

根据两位作者的说法称,如果埃及炸毁复兴大坝,那么洪水将摧毁整个苏丹,这将造成灾难性的平民伤亡,特别是因为复兴大坝水库已经蓄满多达49亿立方米的水。

这篇文章对此进行了相关描述称,如果埃及设法炸毁了复兴大坝,埃塞俄比亚可能最终会被迫根据国际法规定采取相应的防卫措施,其中包括针对阿斯旺大坝发起袭击。

假设埃塞俄比亚被迫反击并炸毁阿斯旺大坝,这将对平民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两位作者认为,无论埃及具有什么样的经济实力,埃塞俄比亚在残酷竞技场上仍然是一支不屈的力量,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幸免的可能性

有关于此,两位作家指出,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两国曾爆发过两次战争,第一次是1875年的甘特战役,第二次是1876年在厄立特里亚古尔城(Gawr)附近,埃塞俄比亚两次均获得了胜利,在埃及人试图控制青尼罗河源头之后,双方发生了两次战争。

两位作者在他们的联合文章中并未排除埃及炸毁复兴大坝的可能性,但他们希望,这种情况不要按照“特朗普所希望的方式”发生。

这两位研究人员最后得出结论称,“如果埃塞俄比亚政府继续对复兴大坝问题采取严格立场并将其作为国内问题处理,那么该国就可以承受特朗普的威胁,并且不会屈服于任何形式的新殖民主义”。

来源 : 通讯社

相关文章

政治风险专家乌拉•乌朱里发表声明称,在美国外交试图解决埃塞俄比亚与苏丹和埃及之间因复兴大坝引发争端努力失败之后,非洲联盟必须完成这项任务,因为非洲无法承担失败后果。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