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来 阿联酋如何打破埃及人幻想?

埃及总统塞西(右)庆祝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诞辰 (社交网站)
埃及总统塞西(右)庆祝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诞辰 (社交网站)

自2013年夏天发动军事政变以来,大约7年前,阿布扎比就对埃及人做出了慷慨的承诺和乐观的梦想,但其中大部分承诺很快蒸发不见,埃及经济不断恶化,地区角色不断受阻,国家安全受到阿联酋的威胁。

2011年1月爆发革命,埃及人在这场革命中推翻了执政3年的前总统穆巴拉克,从那时起,阿布扎比就对此怀有敌意。然后,阿布扎比率先祝贺2013年7月3日担任国防部长的塞西担任埃及总统,而许多迹象表明,塞西对阿联酋伙伴的紧急和延期法案表示担忧,担心这是以牺牲国家能力为代价的。

鉴于这些法案的存在,阿联酋从埃及政权脚下撤走了地毯,在阿拉伯国家和中东地两个层面进行 竞争,无论是通过推动支持其在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的盟友,还是与土耳其进行政治和军事斗争,特别是在东地中海和利比亚的天然气勘探领域,阿联酋都已成为一个竞争者。

最后,埃及的国家安全已经成为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协议的依赖和威胁​​,因为在阿联酋与以色列计划——沙特阿拉伯并没有排除这项计划——被披露之后,苏伊士运河成为关系正常化第一个目标受害者,除此之外,埃及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作为历史调解人的作用也开始下降,阿联酋还为埃及的这条动脉线路建立了替代运输线。

最近,阿联酋最大的承包公司Arabtec Holding PJSC宣布破产,此前,该公司给埃及人留下了一个假象,即他们建造了100万套住房,却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回报。

据观察家称,由于服务价格急剧上涨,阿联酋对埃及政权的垄断以及对政权慷慨支持的减少给公民造成了负面影响。与此相反,税收增加以及阿联酋从发展私营部门退缩,促使塞西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走向借贷。

可疑角色

据埃及政府估计,目前在埃及经营的阿联酋公司数量已超过1100家,在石油和天然气、海港、卫生、房地产、通讯、农业、教育、零售贸易等领域的投资超过70亿美元。

尽管阿联酋控制埃及的能力对其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但观察家们强调称,主权当局对阿联酋投资的部门——例如通信信息技术和教育——的监督作用已与免除必要的安全批准或法律责任相联系。

有关于此,埃及学术和经济专家艾哈迈德·兹克拉拉(Ahmed Zikrallah)认为,阿联酋之所以能够控制埃及经济,这是由于埃及当局“正试图通过一套为阿联酋投资者提供的便利来回馈青睐,而不考虑对国家安全的影响。”

艾哈迈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阿联酋人的角色从一开始就旨在破坏与其服务相抗衡的埃及项目,尤其是在阿联酋所从事的海事部门中,无论是在迪拜“杰贝阿里”地区还是阿布扎比哈利法港。

艾哈迈德对阿联酋在扼杀埃及人队苏伊士运河发展愿望中所发挥的可疑作用进行解释说,迪拜港口接管苏科纳(Sokhna)(红海上最大和最重要的港口)的管理工作,这个项目原本应该是一个大型开放项目,但在政府干预下迪拜于2008年达成的一项协议,收购了该港口90%股份,此后,苏科纳港口吞吐量从57万集装箱减少到仅50万集装箱。

艾哈迈德指出,阿联酋在政变后立即和完全冻结了有前途的运河轴线开发项目,而没有向埃及政府澄清这些项目的命运,而埃及政府希望依据这些项目将国家带入进一步的发展阶段。

艾哈迈德还补充说,阿联酋还抢夺了埃及的医疗部门,专家估计,阿联酋控制着埃及三分之一的医疗部门,包括实验室和医院,与瓦拉克岛和法提米德开罗正在进行的拆迁项目中所发挥的作用正相反,此举旨在为旅游项目和金融服务做准备。

巨大的代价

另一方面,埃及政治家塔尔瓦特·纳菲(Tharwat Nafeh)强调称,自军事政变发生以来,塞西与阿联酋王储本·扎耶德以及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同盟关系并没有隐藏,而是将其公之于众,其影响已为所有人所知。

纳菲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埃及为此联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放弃埃及管辖下的萨纳菲尔岛和蒂朗岛,将其主权转移至沙特阿拉伯,此外,埃及在某些问题上——特别是在利比亚问题上——转为靠近阿联酋观点。

这位埃及政治家补充说:“尽管埃及政权存在部分合理的立场,例如对也门的非军事干预,但仍然存在缺陷,其中包括与阿拉伯国家的联盟正在攻击阿拉伯国家,这削弱了埃及在该地区的地位。”

与此同时,这位舒拉理事会国家安全委员会前负责人警告说,埃及“由于其在利雅得和阿布扎比一些问题中所持政治立场而受到威胁,这使埃及在该地区及其主要问题上所持立场陷入窘境。”

纳菲排除了埃及对塞西和本·扎耶德同盟觉醒的可能性,他并表示, “我们希望埃及政权能觉醒,并意识到埃及的规模、地位和历史作用,但所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很快发生。”

以色列吞并之前

多哈大学研究生院埃及研究人员赛义夫·伊斯兰·伊德(Saif Al-Islam Eid)与上述埃及研究人员持相同观点,他并补充说,“存在将阿联酋在埃及经济崩溃中的作用与其最近宣布与以色列结盟以使埃及在区域和阿拉伯角色上的地位相抵触联系在一起的可能性,尤其是在2013年政变之后。”

赛义夫·伊斯兰·伊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阿联酋拥有一个领导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项目,阻碍了人民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自从塞西得到阿联酋的支持以来,埃及就放弃了其在巴勒斯坦问题、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问题上发挥作用的权力。”

这位埃及研究人员还补充说,“只要阿联酋的野心继续,塞西和本·扎耶德的联盟就会继续下去,”他并补充说:“我不认为这些野心会很快消失,我认为这些野心会随着以色列与阿联酋联盟的发展而发展。”

赛义夫·伊斯兰·伊德还表示,“ 塞西只是在为阿联酋的愿景服务或努力激活阿联酋的时刻,正如阿卜杜勒·哈里克·阿卜杜拉(著名的阿联酋学者)在埃及媒体上发表文章中所言,埃及的区域和阿拉伯角色已经结束。”

阿联酋学者阿卜杜勒·哈里克·阿卜杜拉不止一次谈及,埃及在该地区所发挥作用消退的同时,阿联酋在该地区作用日益增强,他并表示,阿拉伯的政治决定是在海湾国家而不是在开罗作出的。

埃及作家穆罕默德·埃斯玛特(Mohamed Esmat)上月底在埃及独立报纸al-Shorouk上发表文章警告称,随着阿布扎比和特拉维夫之间的外交关系开始变化,并得到沙特阿拉伯的支持,中东发生了大规模的战略政变。

埃斯玛特还发出警告强调称,埃及正面临着其整个历史可能尚未面临的致命威胁,这需要采取新政策并重新安排其所有内部条件,才能避免被洪水冲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