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尚未完全缺席 埃及揭示与希腊就地中海达成协议内容

塞西无视他的政府关于与希腊达成协议的建议 (半岛电视台)
塞西无视他的政府关于与希腊达成协议的建议 (半岛电视台)

《官方公报》公布了埃及与希腊之间就划定海上边界签署的协议内容,这引发了有关两个多月来故意隐瞒和保密问题的诸多质疑,特别是因为事实证明,这只是部分划定边界协议,而非完全划定边界协议,这与埃及媒体此前反复报道内容相违背,埃及媒体称这项协议是土耳其在东地中海水域遭遇的重击。

这项协议中包括令人震惊的两点,第一个是“划定了埃及与希腊之间的部分海上边界”,并 “将在适当时候通过协商完成‘A’点和‘E’点的划定”。

令人震惊的第二点是,这项协议中包括一个条款,即允许两签署国之一和“与两国共享海域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谈判,其中一方——在与第三国达成最终协议之前——必须通知另一方,并与另一方进行协商。”

埃及媒体未对首次披露的协议内容发表评论,而这项协议可能为埃及和希腊修改与诸如土耳其和利比亚等邻国之间的海上边界敞开了大门,埃及媒体仅公布了总统塞西的批准消息,并将协议内容公布于《官方公报》。

埃及的利益

埃及和希腊签署的部分协议是在土耳其和利比亚于2019年11月签署类似协议背景下进行的,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划定海上边界协议激怒了开罗和希腊,后两者当时表示完全反对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协议。

土耳其外交部宣布拒绝接受希腊与埃及签署的协议,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希腊与埃及之间没有海上边界,”土耳其外交部并强调称,“埃及与希腊之间签署的划定海上边界协议对土耳其来说是无效的。”

尽管如此,安卡拉已不止一次地强调称,土耳其与希腊之间存在冲突,与埃及并不存在分歧,后者并没有侵占土耳其海上边界,安卡拉并强调称,与土耳其划定边界符合埃及利益,因为这将赋予开罗在该地区拥有更多能源储备空间。

Mada Masr网站6月份报道称,“埃及外交部和情报总局正向埃及总统施压,要求其冷静地接受土耳其和利比亚之间的海事协议,因为这将使开罗在与希腊陷入僵局的海事谈判中具有巨大的海事优势。”

半岛电视台去年12月公布了一份独家文件,该文件显示塞西无视埃及外交部关于拒绝希腊划定海上边界提议的建议,特别是因为希腊坚持的愿景造成埃及损失7000平方公里经济水域,也影响了埃及未来与土耳其划定海上边界的资格。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9月19日透露,其与埃及就此进行了会谈。

在回答有关与埃及就划定两国海上管辖区问题进行接触问题时,土耳其总统表示,“存在许多不同的事态发展,例如,与埃及进行情报对话是不同的且可能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一点,但埃及与希腊签署的协议让我们感到难过。”

另一方面,土耳其与希腊之间的和解努力仍在继续进行,希腊政府表示,土耳其总统和希腊总理之间仍然有进行沟通的可能,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对两国重启谈判表示欢迎。

 

埃及舒拉理事会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任委员穆罕默德·贾伯(Muhammad Jaber)表示,“鉴于存在与两国共享共同边界的两个国家,即土耳其和利比亚,埃及与希腊之间无法完全划定海上边界。”

穆罕默德·贾伯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埃及与希腊之间的协议需要四个国家(埃及、土耳其、利比亚和希腊)彼此之间划定边界确定之后才能最终确定,因为这四个国家之间都存在共同边界,而埃及与希腊之间的协议暗含共同边界。

这位前埃及国会议员最后得出结论称,因此,划定边界大门仍然敞开,埃及与希腊之间的划定边界协议甚至只是临时协议,因为如果土耳其与希腊之间划定边界,埃及与希腊之间的划定边界协议可能毫无价值。

秘密附件

另一方面,政治学教授、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埃萨姆·阿卜杜勒·沙菲(Essam Abdel Shafi)则表示,“塞西在处理所有政治问题时都使用回旋方式,我认为,他的所有陈述和立场,甚至是他的左膀右臂所发表的声明和言论,都是不准确的。”

阿卜杜勒·沙菲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塞西所签署的所有国际协议和条约中很有可能都存在秘密附件,就像他就蒂朗岛和塞纳菲尔岛签署的协议以及在复兴大坝原则宣言中所做的那样。

阿卜杜勒·沙菲还补充说,穆巴拉克对与希腊签署协议持保留态度,因为他知道希腊与土耳其在共同地区问题上存在的分歧程度,并且穆巴拉克热衷于与希腊之间的两国关系,但塞西与穆巴拉克不同,他可以放弃一切,只是为了在支持者面前保持其政权合法性,而希腊是塞西对土耳其施压的最重要因素。

阿卜杜勒·沙菲最后总结称,“因此,没有必要过多赌注于部分或完全划定边界事宜,因为塞西的区域赞助者采取了许多针对土耳其的破坏性政策,而且我认为,他们不会为在地中海取得任何收益开辟道路。”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