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派分歧 黎巴嫩组建新政府困难重重

到目前为止,黎巴嫩组建新政府问题仍然存在沟通障碍,与此同时,各方不断付出努力,旨在寻找到几种解决方案,以消除“阻止白烟出现”的障碍。

由于部长席位分配问题,黎巴嫩“自由爱国运动”与“黎巴嫩力量”之间的政治冲突不断加剧。

观察家们认为,黎巴嫩“自由爱国运动”与“黎巴嫩力量”意见的冲突,是对双方于2016年签署“迈阿拉卜互谅备忘录”的巨大打击,该互谅备忘录有助于米歇尔·奥恩担任黎巴嫩总统职务,也有助于终结双方的分歧,而“自由爱国运动”与“黎巴嫩力量”之间的分歧始于内战时期。

组建新政府障碍不仅局限于基督教内部的政治分歧,还蔓延至德鲁兹教派,社会进步党拒绝三个德鲁兹教派成员担任任何部长职务,并对黎巴嫩民主党主席兼议会代表、“自由爱国运动”盟友塔拉尔·阿尔萨兰表示反对。

同时,逊尼派国会议员代表与黎巴嫩“未来阵线”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

最近的政治分歧迫使黎巴嫩总统与右翼政党“黎巴嫩力量”领袖萨米尔·贾贾及黎巴嫩社会进步党主席瓦利德·琼布拉特举行了会晤,旨在试图缓解各派系政治对话中的尖锐矛盾。

“自由爱国运动”指控“黎巴嫩力量”对政府内部“自由爱国运动”部长项目的反对 [半岛电视台]

席位分配

有消息称,“自由爱国运动”拒绝给与“黎巴嫩力量”部长级席位,“自由爱国运动”政治委员拉德兰·贾布尔对此予以拒绝。

拉德兰·贾布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称,“自由爱国运动”反对的是“自由爱国运动”与“黎巴嫩力量”享有相同席位的问题。

该政治委员解释称, “迈阿拉卜协议”中提及的两者享有相同席位是有条件的,其中包括“黎巴嫩力量”应对黎巴嫩总统表示支持,拉德兰·贾布尔还指出,“黎巴嫩力量”毫无证据地指控“自由爱国运动”部长腐败,并妨碍“自由爱国运动”部长的电力项目。

拉德兰·贾布尔表示,但“自由爱国运动”准备与“黎巴嫩力量”进行对话,该政治委员表示,她相信最终可以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拉德兰·贾布尔认为,对“迈阿拉卜协议”理解存在的分歧,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影响双方之间的关系。

另一方面,“黎巴嫩力量”联络部负责人沙尔勒·贾布尔强调称,坚持要求政府反映议会选举的结果。

沙尔勒·贾布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称,“黎巴嫩力量”坚持用开放的态度解决当下的问题,并坚持遵守“迈阿拉卜协议”,沙尔勒·贾布尔强调称,他将继续与黎巴嫩总统奥恩及黎巴嫩总理哈里里保持联络。

沙尔勒·贾布尔表示称,“黎巴嫩力量”仅要求本该属于自己的权利,沙尔勒·贾布尔指出,黎巴嫩政府当下的问题是国家内部问题,不是外部问题。

“黎巴嫩力量”要求在议会选举中享有合理的部长席位[半岛电视台]

德鲁兹问题

德鲁兹教派内部关于部长席位也存在着问题,社会进步党拒绝授予民主党主席兼议会代表、“自由爱国运动”盟友塔拉尔·阿尔萨兰部长席位。

政治作家卡迈勒·泽比认为,由于德鲁兹派代表“宪章”问题,很难解决社会进步党提出的条件。

该政治作家指出,尽管有真主党的调解,德鲁兹问题目前尚无法解决。

有关黎巴嫩政府“未来阵线”之外的逊尼派代表问题,卡迈勒·泽比表示称,尽管彼此意见不统一,但这些议员代表——特别是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不希望被孤立。

卡迈勒·泽比认为,这个问题可以任命北方政治家、前部长费萨尔·卡拉米担任新部长职务,以此换取总统的席位与哈里里总理获取基督教席位。

黎巴嫩内部问题逐渐清晰,让我们拭目以待,各种外部因素对黎巴嫩组建新政府造成的影响。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