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双储故事

观察家猜测,沙特记者卡舒吉被谋杀对于33岁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被称为MBS)的职业生涯产生影响,另一位年长25岁的王储一直在远处观望,肯定也会感到有点不舒服。

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称为MBZ)与MBS进行了多次外国冒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两次——也门战争以及对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卡塔尔的海陆空封锁。

这两次都不尽如人意:也门的战争已拖延四年,为也门人民带来了可怕后果;卡塔尔面临封锁,这场封锁本应让该国在几天内陷入困境。但如果这造成了任何后果的话,我们只能看到,卡塔尔人比封锁前更强大。

尽管如此,对于MBZ来说,这二者都可勉强被视为成功。在也门,阿联酋人在南部与分离主义势力结盟,夺取了亚丁(主要贸易港口),这可成为独立于北方的南也门的首都。

至于卡塔尔危机,沙特和阿联酋已设法抵制美国国务院要求结束封锁的压力。

此外,MBZ通过去年12月启动的一项倡议,推动了其与沙特日益增长的政治和经济和解,这一举措很少得到关注。 “解决战略”是其与沙特的双边贸易和国防协议,阿布扎比王储称之为“历史机遇”,并称“我们是两个最大的阿拉伯经济体,形成两个最现代化的武装力量”。

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这是在科威特城举行的海湾合作委员会峰会上宣布的,显得更为大胆。科威特埃米尔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唯一在世的创始人(它成立于1981年),修复与卡塔尔的破裂对他来说是一个遗留问题。 “解决战略”是直接通过海湾合作委员会复兴的想法推动的。

MBZ现在不得不处理其中最大的成员,而不是五个成员常常矛盾和颠覆性的观点。

6月,他与沙特共同宣布了44项战略项目,他很快获利。被称为联合协调委员会的首次会议并未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而在阿布扎比举行。它由MBZ和MBS联合主持。

有趣的是,阿联酋出席的元老人物都来自MBZ的统治家族阿勒纳哈扬。

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的缺席显而易见,他在2014年中风,MBZ从此成为事实上的统治者。

首次会议制定了一项宏伟议程,除军事一体化与合作外,还制定了统一的粮食安全战略,医疗股联合计划,共同保障体系以及对石油,天然气和石化产品的联合投资—所有这些都将在五年内实现。

在商业世界中,这就是所谓的反向收购。雄心勃勃的阿布扎比王储,从美国总统手中抢走了一条线,完成了本世纪的交易。考虑这些数据(截至2017年12月):沙特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6785亿美元,阿联酋仅略微高出这个数字的一半;沙特人拥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外汇和黄金储备,阿联酋人则不到900亿美元;沙特的收入为1716亿美元,阿联酋的收入为834亿美元。

在进行逆向收购的同时,MBZ逃脱了MBS肩负的大部分谴责。让我们以也门战争为例。虽然阿联酋及其雇佣军也被指控在南部行动区多次侵犯人权,但因对平民目标和非军事基础设施进行无情轰炸而遭受抨击的却只有沙特人。

也门人濒临全球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边缘,沙特人因阻止食品和医疗用品进入该国而备受指责。沙特人试图制服胡塞武装,这是他们无法完成的任务。

几个月来,两党的参议员和国会议员一直在努力阻止美国对这场战争的支持,随着中期选举临近。以及卡舒吉残遭谋杀,白宫开始聆听。

特朗普想要尝试修复海湾合作委员会,因此向MBS施压。事实上,当他想到海湾时,他并没有真正想到MBZ。这正如阿布扎比王储所愿。他很愿意让傲慢的MBS登上世界舞台,接受大型采访,而他本人则在阴影中做了最好的工作。

然而,现在,随着卡舒吉被谋杀,他的保护层受到威胁。谋杀的残酷性,掩盖企图的失败,事实上,几乎国际舞台上的所有人都相信,杀戮是在MBS的指导下完成的,这极大地削弱了沙特王储的地位。

国王的弟弟已抵达利雅得。有人暗示,他可能会取代MBS成为王储。这不太可能。他已经年过七十,自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掌权以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伦敦度过。他的角色很可能只是一个老者,他需要在那里遏制侄子的傲慢冲动。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否得以幸存仍有争议。我敢打赌他会,但她的国际声誉严重受损,国内实力基础薄弱。对于MBZ来说,这令人担忧。他在MBS身上投入不菲,后者曾在不知不觉中,在也门和海湾地区,为他的雄心壮志担任代表。

现在,这位代表与全球反感的恶行脱离不了干系。我们需要观察,MBZ在短期内如何使用他的牌,这将会很有趣。如果他选择疏离MBS,这将意味着沙特王储确实陷入了严重困境。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 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