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史学家:叙利亚的战争远未结束

法国史学家和巴黎政治学院中东当代历史教授让·比尔·菲利奥(Jean-Pierre Filiu)近日发文称,尽管阿萨德最近取得了军事胜利,但国内和国际动态将使叙利亚战争长期延续。

菲利奥称,无可否认,因为俄罗斯的无限支持,阿萨德对大马士革-阿勒颇中轴的控制、对首都及首都郊区的收复以及当前在德拉省的军事行动都取得了成功。

但菲利奥指出,这一切并不能预示叙利亚境内对抗行动的快速结束,因为“阿萨德不惜一切代价维持其权力助长冲突,冲突中夹杂着很多复杂因素” 。

叙利亚政权于2014年春季从反对派手中接管霍姆斯古城,2016年底接管阿勒颇东部,随后多次取得胜利,并在取胜期间撤离大部分当地居民并掠夺其财产。

菲利奥在《Le Monde》杂志中写道:“俄罗斯空军的常规打击是叙利亚大规模破坏的主要原因,理应被‘解放’的地区变成了一个个废墟。”

预计阿萨德政权不会接受“重建”,因为重建意味着他所认为的“敌人”将返回叙利亚,或将导致国际捐助国的要求“政治开放”。

菲利奥强调, 2018年4月,阿萨德颁布的第10号法律(批准对离开叙利亚的人民的财产进行集中没收),完全符合叙利亚政权支持者的利益。

叙利亚独裁政权认为,其军事成功证明了其政策的有效性。菲利奥认为,这些方法建立在剥夺反对派一切事物的基础上。


“用脚投票”


面对这种封闭的逻辑,被剥夺了实际选票的叙利亚人别无选择,只能“用脚投票”

“因此数百万叙利亚人逃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估计,截至2018年7月叙利亚难民人数为560万。”

该办事处估计,叙利亚境内有650万人逃难,120万人无家可归,其中部分人自今年年初以来已多次逃难。

因此,菲利奥认为,阿萨德政权的前进并没有以任何方式促成该国的“稳定”,而是加剧了人口的大规模外流。这种悲惨局面也符合独裁统治者的利益,有助于消除任何针对其绝对权威的挑战。

叙利亚西南部的持续袭击证实,即使没有美国、约旦和以色列的阻挠,阿萨德政权也会以最暴力手段镇压被围困的叛乱。

而俄罗斯似乎无法提供实现叙利亚突破所需的政治支持,更不用说俄罗斯与其它区域行动者之间的不和谐可能导致的新敌对行为。

作者称,这就是当以色列想要对伊朗及其叙利亚伙伴施加“红线”而与阿萨德政权发生冲突时,我们所看到的情况。


三方条约


很明显,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的三方条约维护着叙利亚独裁的利益。至今,这项三方协议包括遏制伊德利卜地区的升级。根据菲利奥的说法,反对派部队在全国其他地区投降后正完成转移。

至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自最近的土耳其选举以来,他更加决心要减少叙利亚的库尔德自治。他和阿萨德政权之间在阿夫林地区问题上的谅解,可以扩大到包括东部的其他地区问题,而这次需要伊朗的帮助。

只有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多国联盟目前反对这些事态发展。但美国突然放弃叙利亚南部的反对派力量,体现了联盟的脆弱。

作者称,明显地,这些矛盾的最大受益者是“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它能保持将其沙漠地区作为其在叙利亚的地区基地。除非政治解决叙利亚冲突,否则圣战分子将填补因为不稳定而产生的任何真空。

作者文末总结道,“我们可以看到,除了道德上的考虑之外,阿萨德的胜利仍然是其国家的失败,远远没有提供稳定的前景,更不用说和平。”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