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士称,沙特利用加拿大传递信息

加拿大,蒙特利尔——沙特决定驱逐加拿大大使,召回数千名在北美国家学习的学生,并暂停未来与渥太华的贸易,这让许多人在本周措手不及。

沙特当局指出了一系列推文,其中加拿大外交部呼吁释放被监禁的沙特人权活动分子,这是正在进行的外交爆发的原因。

但专家表示,争吵不是关于这些言论,而是利雅得最近试图警告其他国家反对该国人权记录的后果。

“很明显,(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正在利用加拿大向世界其他国家发出信息,如果你想与沙特进行贸易,那么你需要关闭人权,” 约瑟夫科贝尔国际研究学院丹佛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纳德尔•哈希米(Nader Hashemi)说。

哈希米说,与加拿大发生外交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本•萨勒曼。

沙特王储,通常被称为MBS,“嗜权和傲慢,年轻幼稚,并相信他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他的手里,因此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 哈希米告诉半岛电视台。

自2015年上台以来,MBS一直试图在国内将自己打造成改革派,同时在国外制定更积极的政策。

他被指控为也门毁灭性战争的“建筑师”,导致人道主义危机,对卡塔尔实施封锁,拘留了沙特王室的数十名成员,并被限制并据称被迫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辞职。

哈希米说,与加拿大的冲突是MBS在建立各国如何应对沙特的新规则。
“MBS在沙滩上划了一条线。”

'燎原之火星'

8月5日,沙特指责加拿大对该国的事务进行“公然干涉”,因加拿大外交部长呼吁立即释放被监禁的沙特人权活动家萨马尔•巴达维(Samar Badawi)等人。

巴达维的兄弟,博主拉伊夫•巴达维(Raif Badawi)也在沙特被判入狱。他的妻子和孩子住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最近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

沙特外交部门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对本王国法律和司法程序的一次重大的,不可接受的侮辱,也是对王国主权的侵犯。”

“本国认为,加拿大的立场是冒犯本国,我们需要采取敏锐的反应,以防止任何一方试图干涉沙特主权。”

然而,渥太华大学的助理教授,专门研究中东政治的托马斯•朱诺(Thomas Juneau)说,加拿大的评论并非不同寻常。

朱诺告诉半岛电视台,相反,这些推文应该被视为“'燎原之火星”,让沙特对加拿大感到不满。

加拿大人权组织和媒体就沙特当局计划如何使用加拿大将提供的轻型装甲车(LAVs)不断提出问题,特鲁多因此一直被迫捍卫该协议。

朱诺说,对于沙特人而言,这种负面报道 —以及加拿大政府没有有力地为他们辩护 — 在过去两年中引起了“建立挫折和烦恼”。

他说:“他们希望加拿大政府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方式来捍卫和促进与沙特的关系,这绝对没有发生。”

“截至上周,沙特与加拿大的关系并不乐观。”

沙特拒绝调解

沙特还让沙特阿拉伯学生在加拿大学习一个月后离开该国,承诺将他们安置在国外或沙特的其他学校。

沙特阿拉伯新闻社称,“我想向在加拿大的沙特学生保证,你的政府对你的学习前景充满热情,”沙特教育大臣说。

根据为加拿大外交部编写的一份报告,2015年共有11650名沙特学生参加了加拿大的长期学习课程。同年,另有5622名短期沙特学生在加拿大。

沙特召回了自己在渥太华的代表,暂停了与加拿大的未来贸易,沙特卫生官员也宣布,计划将加拿大医院的所有沙特医疗病人转移到国外的其他医疗机构。

沙特政府还在渥太华和利雅得设立了“行动室”,以支持其在加拿大的公民。
据路透社报道,加拿大正在寻求通过阿联酋和英国进行调解,但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公开拒绝此类努力。

据新闻社报道,朱拜尔在利雅得对记者说:“没有什么可以调解的。已经犯了错误,应该纠正错误。”

8月8日下午,特鲁多表示,加拿大外交部长本周与沙特同行进行了长时间讨论,“外交谈判仍在继续”。

特鲁多说,加拿大一直寻求与各国建立关系,同时保持在人权问题出现时提出问题的能力 —这也是渥太华与沙特的关系。

他在蒙特利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说:“我们将以建设性和礼貌的方式这样做,但我们也将坚定不移地在世界各地争取人权。”

危机不太可能很快结束

同样在8月8日,沙特驻加拿大大使馆发推文称,政府“正在考虑对加拿大采
取额外措施”,但没有进一步详细说明。

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中,弗里兰说:“加拿大将始终坚持保护人权,包括妇女在全世界的权利和言论自由”。

“我们将毫不犹豫地宣传这些价值观,我们相信这种对话对国际外交至关重要,”她说。

渥太华大学的朱诺表示,加拿大将如何处理未来的争端仍然不明朗,但他表示,他很惊讶看到本•萨勒曼不太可能会缓和这种情况。

朱诺说:“我不太相信事情会很快发生变化,因为MBS一直不愿意退出其主张姿态,无论是也门,卡塔尔还是其他人。”

哈希米表示,如果加拿大或沙特退缩,这会得到解决,这似乎不太可能。
他表示,“如果加拿大退缩,那么它就不再自称民主了。”

明年加拿大也将举行联邦选举,这可能会推动特鲁多对沙特人采取对加拿大最多选民有吸引力的立场。

哈希米说, MBS已经在这种情况下投入了很多,希望“他能在这里占上风,以便其他国家在批评他的政策之前会三思而后行”。

武器交易的未来不明朗

加拿大反战组织Project Plowshares的执行董事塞萨尔•哈拉米略(Cesar Jaramillo)表示,110亿美元武器协议的未来仍然不确定,该组织一直是该武器交易中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没有回应半岛电视台的评论请求,即在外交争议背景下,该协议是否会继续进行。

虽然哈拉米略说他欢迎政府对沙特人权活动的监禁人士表示担忧,但对该交易更为相关的担忧是武器被滥用的可能性。

他说,到目前为止,渥太华已经基本上默许沙特侵犯人权的行为,以便继续进行交接,如果沙特现在要取消这笔交易,那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

“加拿大多年来一直倾向于倒退,并摆出无关紧要的态度,” 哈拉米略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无论发生什么,哈拉米略表示,面对沙特政府最近的声明和行动,加拿大坚持协议,“政策不连贯”是一种“无可辩驳的”反映。

他说:“这会削弱和破坏加拿大在沙特人权问题上的坚定立场。”

“你不对人权采取坚定立场,并且站在一边(说),‘但我们可以保持这笔交
易吗,好不好?’,这不会奏效。”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