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摩苏尔:废墟、错觉和泪水之城

当被问及摩苏尔旧城的状况时,她流泪说道:“房屋被摧毁,没有公共服务。”

30岁的乌姆艾哈迈德,七个孩子的母亲,回到了她在努里大清真寺附近的房屋废墟。4年前“伊斯兰国”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唯一一次公开露面就在这个地方。

2014年中, “伊斯兰国”控制了摩苏尔,2017年7月10日,经过近9个月激战,伊政府军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手中收复摩苏尔。

解放摩苏尔一周年之际,该城市依然死气沉沉,街道上没有喜庆的装饰和庆祝活动,这个古城笼罩在延迟重建的挫败中。

由于连年激战,摩苏尔最著名地标、历史悠久的“驼子宣礼塔”被夷为平地,许多清真寺、房屋等等,都已成瓦砾。



2017年被摧毁以前,在摩苏尔中部的“驼子宣礼塔”坚挺度过了数个世纪 [路透社]



清理废墟


摩苏尔东部已恢复正常生活,但西部仍然破旧不堪。就在几天前,地方当局在志愿者的参与下开始了碎石清除行动。

挪威难民理事会指出,收复摩苏尔一年后,“该市仍有超过38万居民没有住房,他们的居民区不过是800万吨的碎片。”

理事会在一份声明中称:“约90%的摩苏尔市西部被摧毁,摩苏尔及周边地区约有54,000所房屋被毁。”

理事会表示,摩苏尔需要8.74亿美元来修复基础设施。

没有庆祝活动,没有华灯结彩,这个曾经被认为是“商贸十字路口”的城市,在三年前,被“伊斯兰国”转变成“哈里发”国家首都。

失业的阿卜古苏恩失去了西城的家园后,租了东城的一所房子。“右岸(摩苏尔西部)破坏程度严重,除了解放,别无其它改善。”

贾迪尔·易卜拉欣·法塔赫说道:“我们一直期待直接重建,但没有看到任何成果,让我们这些受影响的居民感到沮丧和痛苦。”

大多数摩苏尔居民都很绝望,尤其是那些仍在寻找失踪人员的家庭,比如40岁的乌姆·库塞。

库塞住在摩苏尔东部一带的纳比尤尼斯(Nabi Yunus)区。她抱怨政府没有后续行动,“为什么政府不回应我们?”她问道。

每个星期五,摩苏尔妇女都会聚集一起,相互帮助寻找她们失踪的家庭成员。

她们穿着黑袍,带着孩子和男人,拿着亲人的照片。这个场景让人不禁回想,阿根廷军事独裁统治期间(1976-1983)的五月广场母亲事件。

她们都指责政府直到今天还没采取任何重建措施。

尼尼微省议员加尼姆·哈米德说:“中央政府对该省的重建很弱,没有做任何事情。”

“在解放前, 2014年9月举行了巴黎会议,解放后,2018年2月举行了科威特重建会议,但所有这一切仍然是一纸空文。”



在摩苏尔西部,人们在清除废墟,挖出尸体 [路透]



担忧


“虽然摆脱了压迫者和噩梦,但我们仍希望捐助国可以帮助我们重建,因为一只手鼓不了掌。”年轻人阿拉纳菲说。

有人警告尼尼微省可能出现安全恶化。在8月底伊拉克宣布完全控制尼尼微省。

基尔库克和迪亚拉北部附近地区出现安全恶化,一些残余分子依然能设置路障,绑架路人,迫使政府对这些地区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

许多人要求政府迅速采取必要行动并控制与叙利亚的边界,以防止重演2014年的情况。

对此,政治分析人士阿米尔巴克解释说,尼尼微省“如今出现了由军队警察和民众、部落组成的多重安全部队,但仍存在安全漏洞…… 所以ISIS有可能卷土重来,只是形式不同罢了。”


AJMN(半岛媒体网络) ©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