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普京能否在赫尔辛基峰会上达成一致意见?

特朗普和普京能否在赫尔辛基峰会上达成一致意见?
2017年7月7日,特朗普总统在德国G20峰会上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 (美联社 / Evan Vucci)
特朗普和普京能否在赫尔辛基峰会上达成一致意见?
作者 : 乔·马卡龙
字体大小
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Helsinki)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后者刚在叙利亚战争中取得了另一场胜利,并通过举办世界杯获得了他期许已久的国际认可。

俄罗斯总统将利用美国和欧盟之间日益加剧的分歧以及伊朗与以色列的激烈竞争来寻求实现其两个主要目标:俄罗斯摆脱国际孤立,成为叙利亚唯一大权。

但在与特朗普达成协议时,普京在国内外对美国的合法性构成了最大威胁。

美国机构和情报界基本上认为,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中,克里姆林宫视特朗普对其有利,并且,对俄罗斯涉嫌干涉该选举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与此同时,特朗普面临着越来越不满的盟友群体,他们对俄罗斯的侵略性姿态持谨慎态度。他将在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并访问英国(刚刚与莫斯科发生重大外交危机)后立即会见普京,这将不能取悦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赫尔辛基峰会的历史

选择赫尔辛基作为峰会举办地并非巧合。芬兰首都曾在另两个主要场合为这两个超级大国领导人举行过重要会谈。

1990年9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一个月后,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赫尔辛基会见了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Gorbachev),讨论海湾地区的危机。

柏林墙倒塌以及苏联濒临崩溃,东欧集团解散,戈尔巴乔夫在弱势地位进行谈判。布什希望他承诺对萨达姆•侯赛因的政权实施制裁,以换取对其改革计划的支持。

1997年3月,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会见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讨论一系列安全和经济问题,包括核裁军。在那次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手中也没有王牌。

俄罗斯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而政府正在车臣(Chechnya)发动战争。叶利钦非常需要美国的财政支持,他决定承认将北约扩大到东欧,以换取该国可以在美国的帮助下融入全球经济。对于这个灾难性决定,他被对手称为“美国傀儡”。

7月16日,特朗普总统将会见普京总统,但从这次看来,角色已被扭转。美国总统在国内面临越来越多的合法性危机,他被视为“俄罗斯傀儡”,而他的俄罗斯同伴则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


1990年9月9日,赫尔辛基,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赠送美国总统布什一幅带框架的卡通画。 画上显示,在他们结束冷战后,世界先生举起了布什和戈尔巴乔夫的手 [美联社 / Doug Mills]

特朗普 —普京协议

这将是特朗普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两国领导人的第四次会晤。他们在2017年7月德国G20峰会期间举行了两次会晤,并于去年11月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APEC)峰会期间举行了两次会议。

自上次会面以来,特朗普屈服于国内压力,采取了一系列反俄措施,包括批准12月向乌克兰销售致命武器,3月驱逐俄罗斯外交官,打击叙利亚政权并在4月份对俄罗斯官员实施额外制裁。

普京也在3月1日发表了挑衅性言论,提出了要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的公开威胁,从而提高了赌注。然后,在他再次当选后,他利用酝酿中的美欧贸易战和伊核协议危机重新与法国和德国接触,同时还与以色列就叙利亚战争关键问题进行了谈判。

普京的行动让特朗普别无选择,只能提前举行会议,并派出其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前往莫斯科进行会议。

美国总统计划与俄罗斯总统及其翻译人员单独会面,在美国和欧洲引发了如果单独留在房间里,他可能会对什么妥协的担忧。

尽管存在这些担忧,在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最终完成调查之前,预计美俄关系不会有真正突破。承认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承认其对克里米亚的吞并,以及将美国军队撤出东欧,这些都是赫尔辛基峰会的禁区;特朗普的双手被美国国内政治所束缚。

他可以承认,在俄罗斯总统的引诱下,唯一的问题是叙利亚战争。特朗普可以像戈尔巴乔夫在1990年将伊拉克交给布什那样,放弃叙利亚,将其转交给普京。

该协议的先决条件已经到位。特朗普最亲密的盟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计划在赫尔辛基峰会召开前五天,于7月11日与普京会面;这将是他们今年的第三次会议。

特朗普的游戏终局不是叙利亚。他最终想要的是让普京在美国对抗伊朗的外交攻势中保持中立。白宫希望俄罗斯能够与沙特和石油输出国组织达成初步协议,增加石油产量,以弥补因重新实施美国制裁而导致的伊朗石油出口下降。

此举将减少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对国际市场的影响,并在11月中期选举前,最大限度地减少这对美国经济的潜在负面影响。

似乎两位领导人之间的协议在见面之前就已经巩固了。欧盟国家争相挽救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俄罗斯被动观察,而美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帮助叙利亚反对派,尽管它曾一度支持这些反对团体以反抗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在德拉的行动。

除此之外,峰会的后果还将表明,华盛顿和莫斯科的关系在不久的将来会如何发展。是否会重新建立直接沟通渠道,尤其是军备控制谈判?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是否可以更多地接触美国官员?如果俄罗斯政策没有切实转变,美国机构是否会更愿意接触莫斯科?如果这些战线中的一个或多个发生变化,那么这可能会为美俄关系带来更多动力。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