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马尔·巴希尔为什么在南苏丹和谈中调解?

奥马尔·巴希尔为什么在南苏丹和谈中调解?
6月27日,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及其竞争对手里克·马查尔已同意实现“永久”停火 (路透社)
奥马尔·巴希尔为什么在南苏丹和谈中调解?
作者 : 艾哈迈德·亚当
字体大小
上周,南苏丹的交战双方同意实现“永久”停火,提高达成和平协议的希望,以结束毁灭性的内战。该战争自2013年12月以来,已造成数万人死亡,并导致400万人离开家园。

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和反对派领导人里克•马查尔(Riek Machar)于6月27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签署了这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也出席了签字仪式。

作为停火协议的一部分,基尔和马查尔同意允许非洲联盟成员和另一个区域集团——政府间发展管理局向南苏丹部署维和部队。这两位领导人还表示,他们打算组建一个新过渡政府,在全国选举前,统治该国36个月。南苏丹政府还同意与苏丹政府合作修复其油田,并提高其石油生产水平。

该举措在整个地区受到赞扬,这是朝着为世界上最年轻的民族国家带来持久和平与稳定迈出的重要一步。然而,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和平努力已经面临重大挑战。

根据协议,停火于7月1日生效,然而,几小时内,就出现了违反停火协议行为,政府和武装反对派都受到了指责。仅仅一天之后,即7月2日,南苏丹政府向议会提交了一项法案,要求修改宪法,将基尔的总统任期延长至
2021年。反对派立即拒绝了该计划,认为这将破坏正在进行的和平谈判。

这些事态发展使人们对反对派和政权对和平的承诺产生了怀疑。此外,关于谈判调解人的意图和信誉也仍然存在重大问题 ——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

自石油资源丰富的该国在2011年从苏丹独立出来,巴希尔一直在实施破坏南苏丹稳定的战略。那么,他为什么要帮助促成基尔和马查尔之间的停火呢?而且,也许最重要的是,一个可疑的调解人促成的这种脆弱协议又是否能实现可持续的和平?

巴希尔作为协议调解人

签署永久停火的进程不是上周在喀土穆开始的,而是在亚的斯亚贝巴开始的。 6月21日,埃塞俄比亚新改革派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为基尔和马查尔举行了一次私人晚宴。自2016年直到那天晚上,这两位领导人从未在同一个房间里相处,他们一起拍照,但艾哈迈德试图促成协议的努力并没有带来任何结果。

在亚的斯亚贝巴和平努力明显失败后,政府间发展管理局(IGAD)于6月25日宣布,它将把和平谈判推向喀土穆,以推动和平。

将谈判从埃塞俄比亚转移到苏丹,IGAD调解人及其国际伙伴,即美国,英国和挪威,冒了很大风险。他们知道,巴希尔不会是一个公正的调解人,但他们有理由相信,他是推动和平的合适人选。

与艾哈迈德不同,巴希尔对马查尔和其他南苏丹反对武装组织具有重要影响力 —长期以来,他一直支持他们 —并且可以说服他们妥协。此外,巴希尔将从南苏丹的和平中获益良多。

首先,未能从海湾国家获得急需的财政支持后,巴希尔认为,南苏丹恢复石油生产是他拯救苏丹经济的最后机会。

其次,他希望美国将苏丹从其“恐怖主义国家支持者”的名单中删除,他知道他可以通过促进南苏丹的和平,来打动特朗普政府。

第三,他想转移人们对他自己国家政治和经济危机的注意力。

第四,他试图将自己描绘成一个捍卫和平的支持者,并将苏丹描绘成陷入困境的地区的“稳定之岛”。

谁是喀土穆突破的幕后推手?

到目前为止,IGAD及其合作伙伴的赌博似乎得到了回报。巴希尔利用他对南苏丹内部动态的理解以及他对南苏丹反对团体的影响,为和平进程提供了急需的突破。

尽管如此,巴希尔不应为上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停火协议接收全部功劳。

喀土穆的努力是在国际社会达成以结束南苏丹毁灭性内战的共识之际作出的。南苏丹冲突各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动力找到共同点。

此外,在签署停火协议之前,IGAD及其合作伙伴威胁要对南苏丹的最高领导人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从而在极大程度上促进了巴希尔的和平努力。

此外,在喀土穆监督签署停火协定的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也在谈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乌干达在南苏丹拥有重要的安全和经济利益,因此它有动力为该国带来和平。

长期以来,一直向南苏丹政府提供军事和政治支持的穆塞韦尼对总统基尔有一定的影响力,这并不是秘密。直到最近,他一直否决允许马查尔在南苏丹政府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任何协议。

但似乎巴希尔和穆塞韦尼终于就南苏丹的未来达成了谅解,使得双方得以签署彼此都能接受的停火协议。

前进的方向

但无论是谁负责停火 —— 无论是巴希尔,穆塞韦尼,交战各方还是国际社会 ——将从敌对行动停止中受益最多的是南苏丹人民。

现在重要的是,和平将如何在南苏丹出现。如果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南苏丹的和平不应该是精英主义的。不应该是给那些一直在进行血腥战争的人,或给那些多年来为了自己的利益帮助维持血战的人,的一种奖励。

即将到来的和平应该是属于人民的和平。

任何和平协议都不应取悦精英的不同派别,而应该是找到治理南苏丹的最佳方式。正义,问责,治愈与和解——是持久和平以及南苏丹不久将需要开展的国家建设进程的关键。IGAD及其国际伙伴应推动和平协议的达成,使冲突各方承担具有深远意义的改革议程。

为南苏丹带来全面且持久的和平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像巴希尔这样的行动者无疑会试图操纵和平进程,使自身受益。由于持续的内战,过往的种族间战争以及与苏丹进行的解放战争,该国已被极端军事化,道德化以及两极分化。该地区在南苏丹问题上也存在分歧 ——从苏丹到乌干达,每个地区国家都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实现和平。

但尽管如此,南苏丹的和平现在仍然存在真正的希望。双方很可能在明天或周末就安全安排达成一致。IGAD,非洲联盟,欧盟,美国和国际社会所有的其他相关成员应该在南苏丹的未来上进行投资。它们应立即建立必要机制,以有效监测停火和预期全面和平协定的其他规定。

国际社会利用不太可能的行动方来促使停火,现在他们有责任确保,这些行动者不会启动一个更有助于他们自己的和平进程,而非南苏丹人民。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