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平巴勒斯坦,一次一个村庄

碾平巴勒斯坦,一次一个村庄
2018年7月4日,以色列警察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附近的巴勒斯坦贝都因村拘留一名巴勒斯坦女孩 (路透社/ Mohamad Torokman)
碾平巴勒斯坦,一次一个村庄
作者 : 玛丽亚姆·巴古提
字体大小
7月4日,一小群以色列定居者进入汗艾哈迈尔(Khan al-Ahmar)入口处的大帐篷,这有点讽刺。他们说,他们来展示“团结一致”。巴勒斯坦贝都因(Bedouin)人还在抗议拆迁令。

自2017年以来,整个贝都因村一直受到以色列当局拆除的威胁。当天早些时候,以色列士兵袭击了举行抗议活动的村民和活动人士,造成35人受伤。

汗艾哈迈尔是一个拥有180人的村庄,位于耶路撒冷东北方向约15公里处,属于《奥斯陆协定》中被占领的西岸C区。该地区被容纳超过30万以色列人的125个非法定居点淹没,并受以色列行政管制。根据《奥斯陆协定》,巴勒斯坦当局本应接管该地区,但当然,以色列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结果,现在是以色列国家在控制C区的土地,并掌握着建筑许可的决定权。

汗艾哈迈尔在以色列国1948年成立之前就已存在。在20世纪50年代,被以色列军队驱逐出内盖夫沙漠的巴勒斯坦贝都因人迁移到西岸并在该村定居,并将其扩建。

以色列国家现已决定,其所有建筑物都是非法的,必须拆除。汗艾哈迈尔位于两个不断扩大的以色列非法定居点之间——Kfar Adumim(成立于1979年)和Maale Adumim(成立于1975年)—以色列希望控制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之间的所谓“E1走廊”,以切断巴勒斯坦人进入该市的途径。

7月4日,来自这两个定居点的定居者出现在汗艾哈迈尔,表示对抗议的“支持”,好像他们的存在与巴勒斯坦村民所面临的问题无关。

流离失所和苦难的前景使得希望汗艾哈迈尔人民接受了帮助,不管提供援助的人是谁。如果有人能阻止以色列推土机的碾压,那就让他们来吧。

他们的村庄基本上是一连串的房屋,分布在高速公路周围的几座山丘上,这些公路连接东耶路撒冷和西岸以色列定居点。它没有铺设道路,没有污水系统,没有电力,直到最近,没有学校。几年前,当地社区在国际援助的支持下用泥土和轮胎建造了一所学校。

在汗艾哈迈尔的东部和南部,是两个以色列定居点。以色列定居者获得了占领的成果,建立了具备公用设施和舒适设施的繁荣定居点。他们看起来像城市,总是光线充足,干净整洁,污水和自来水运转良好;他们有几所学校,诊所,当然还有以色列军队提供的安全保障。

汗艾哈迈尔居民被剥夺了其以色列邻居享有的服务。他们的孩子不能去他们的学校,在泥浆建造而成的学校竣工之前,他们不得不走上几公里,才能接受教育。

该村已成为被严密监管的社区。

7月4日,以色列士兵在孩子们面前,殴打了他们的父母。

12岁的贾布里(Jibril Jahalin)试图重述该暴力事件。“他们一直在殴打所有人,”他告诉我。那天晚上,他的表弟——14岁的穆罕默德•贾哈林(Mohammad Jahalin)为前来支持社区并过夜的活动人士们提供准备茶饮。

在他烧水时,他对我说,“你知道,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害怕,但我不知道我们会发生什么。我们将去哪里,我们会做什么?我很害怕”。就像贾布里一样,他也试图通过笑来铲除恐惧。

汗艾哈迈尔不是唯一面临以色列国家摧毁的贝都因社区。贝都因人的生活方式和传统受到严重威胁。巴勒斯坦土地遭到殖民化和军事化之后,贝都因人和巴勒斯坦人的行动自由终结了,巴勒斯坦贝都因社区被迫定居下来,今天,他们再度面临系统的驱逐。

在2008年至2014年期间,在以色列国家夷平居民的住房后,大约6千名贝都因人在C区被迫流离失所。就在去年,以色列军队第119次摧毁贝都因al-Araqib村,尽管其居民拥有以色列国籍。

以色列军方上周突袭了汗艾哈迈尔后,以色列法院暂时冻结了拆迁令,以“调查”土地的所有权。但是,过去几十年来,以色列法院多次证明,他们只致力于维护以色列的殖民计划。

汗艾哈迈尔的故事只是一个例子,是在巴勒斯坦全境,因以色列而被迫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的写照。以色列的各种政策使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

在耶路撒冷,居民如果被发现对以色列国“不忠”,将面临被撤销耶路撒冷身份证和居住权的风险。在西岸,仅在2016年,以色列利用歧视举措将1283名巴勒斯坦人赶出家园。

在加沙,以色列长达11年的围困迫使许多巴勒斯坦人在地带外寻求更好的生活有些人与叙利亚难民一起乘船,试图穿越地中海,进入欧洲。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格外大胆的以色列已批准在约旦河西岸增加1.4万多个定居单位。

7月4日发生暴力事件几小时后,12岁的贾布里勒紧紧抓住巴勒斯坦国旗,告诉我:“我们很坚强。我们将与(以色列军队)作战。”然后他看着地面,补充道,“但实际上,我只是想像孩子一样玩耍。”

巴勒斯坦人有权享有尊严和正义。 巴勒斯坦儿童有权享受正常的童年。 我们将继续奋斗,以便下一代巴勒斯坦儿童不必担心失去家园和无法接受教育,他们不必挥舞旗帜抗议,吸入有毒气体,被殴打或被无情地监禁。

我们将继续与汗艾哈迈尔的居民站在一起,因为他们的抵抗不仅是对以色列残酷的定居者—更是对整个殖民主义框架—的斗争。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