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能否成功禁面纱?

埃及能否成功禁面纱?
在埃及, 禁止面纱的努力能否成功?
字体大小
阿卜杜勒·拉赫曼·穆罕默德--开罗

“这不是第一次,但这次很吓人,”哈吉尔·陶菲格这样说道。陶菲格担忧的是,埃及最近的禁面纱运动升级,该运动致力于出台一项禁止在公共场合佩戴尼卡布(只露出眼睛的面纱)的法律,并对违规者处以高达一千埃镑(56美元)的罚款,屡次违规者的罚款成倍增加,并有可能在街上被捕。

戴了三年多面纱的哈吉尔告诉半岛网,此前埃及曾举行多次反面纱运动,最近的一次是两年前,那次运动是由开罗大学校长贾比尔·纳萨尔赞助的,当时哈吉尔还是一名学生,不过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

但从这场反面纱“新浪潮”中,她看到的是人们担忧“围攻”面纱目标的达成,会限制妇女戴面纱的自由。最引人注意的是,议会发表一份声明,称打算提出一项禁止在公共场所戴面纱的法案。

关于禁止面纱的话题,已成为埃及媒体最近的头条新闻之一。首先是媒体和政界人士发表言论,攻击面纱并要求禁令;然后进展升级,直至女议员贾达·阿加米宣布,其将于周日(11日)提交一项禁止在公共场所戴面纱的法案。

根据该名女议员的话称,该法案共有八条条款,重点标明了禁止戴面纱的地方,其中包括医院、保健中心、学校和政府及非政府建筑物、客运等,还规定了处罚规则。她指出,该法案得到了60名议员的支持。


拟议法律禁止在政府和公共场所穿戴面纱(路透社-资料图片)

令人震撼的漫画

随着关于该法案的争议不断升级,《今日埃及》报就此发布了一幅漫画,漫画将面纱描绘成一块遮掩不道德行为的帘子,遭到了社交媒体用户的普遍不满,该报遭致一波波攻击,最终促使该报删除该漫画。

根据观察人士的说法,对面纱的有组织攻击,推动了社交媒体的广泛声援,包括商店和公司展开面纱促销和降价活动,其中,一间沙特广告公司主任还宣布以不同方式支持任何戴面纱或想戴面纱的埃及女性。

就在宣布法案的前几天,文学家和知识分子发起了一场反面纱运动,其中包括小说家阿拉·阿斯瓦尼(Alaa Al Aswany)在其推特上写道,“你的自由终结于他人自由的界限,面纱不是个人自由,因为无论男女,没有人有权在与人打交道时遮住他的脸。”

阿斯瓦尼的推文引起了社交用户的广泛互动,并得到了小部分的支持和普遍反对。其中有人呼吁他加入自由主义运动,他们认为此举违背了其原则和立场,促使阿斯瓦尼与他们进行口水战,反驳称“在道德 和法律上,我有权看到那些与我打交道的人的面孔。”

关于法案,支持和反对人士间的争议也不断升级。女议员、爱资哈尔大学哲学与信仰老师阿米娜·纳希尔对法案表示褒扬,而众议院宗教事务和捐赠委员会秘书、男议员奥马尔·哈姆鲁什则认为,议会无权发布此类违宪法律。

争议也蔓延到了宗教领域。前共和国大穆夫提、高级学者委员会成员纳赛尔·法利德·瓦希尔认为,没有理由阻止“出于公共利益,禁止在政府机构戴面纱”的法令的发布,爱资哈尔大学的比较法学教授艾哈迈德·卡里姆对此表示反对。

双重标准

对此,前议员、伊斯兰法学教授哈特姆·阿卜杜勒·阿齐姆认为,制定立法是对个人自由概念的浪费,是一种双重标准,但他不认为该法律与社会大部分信念相冲突,并认为实施法律将是困难和难以想象的。

前议员马哈茂德·阿蒂亚并不同意上述观点,他不排除这项法律有可能颁布,认为反面纱现象的背后是一场有组织的运动,他并不认为该法案的通过会导致示威活动,因为埃及当局此前通过立法已经没收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权利和自由。

国际保护人权和平组织主任阿拉·阿卜杜勒-蒙塞夫认为,这场运动只是分散人们对真正问题的注意力的一个手段,他认为,没收这一权利的立法是一种反映政治和媒体真空的立法篡改,是为了试图分散人们对边缘问题的关注。

蒙塞夫排除这项法律颁布的可能性,但他认为,即使该法通过,埃及人也不敢反对抗议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现实,这些现实使埃及成为一个充满恐惧和恐怖的国家。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