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网络五个月后 我的经验

远离网络五个月后 我的经验
爱丽丝·马尔瓦尼卸载了手机上的Facebook应用程序,以摆脱对它的依赖(社交网站)
字体大小
“整整五个月,我不刷Facebook、不在YouTube上看视频,也不在网上订票或网购,远离网络对我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甚至在三个月后,我不再觉得互联网绝对重要了。”

这是爱丽丝·马尔瓦尼在法国《新观察家》杂志上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描述的,她在报告中记载了在南美洲潘帕斯草原上的生活经历,在那里,她远离网络,只是每周通过网络向她的家人报个平安,并告诉他们有关她的一些消息。

三个事实

在开始远离网络的第一个星期,爱丽丝说,她开始疯狂地寻找可以连接互联网的Wi-Fi网络,让她感到震惊的是,互联网根本没有任何改变,这给她留下了一个印象,即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爱丽丝补充道,“就像孩子第一次发现世界的丑恶一样,首先出现在我头脑中的问题是:为什么要使用Hashtag标签?我们所发表的这些东西对记忆有何价值?谁真正在乎我们发表的食物照片?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争辩?”

在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之后,爱丽丝得出三个事实:

第一, 她无法继续忍受Facebook上的好友了,他们所有的工作就是发表自己的照片、发表祝贺、进行地缘政治分析,这意味着——在爱丽丝看来——广告和网站本身并不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所有人都对它予以关注,每个人都在寻找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

第二, 无聊的事情在社交网络上开始变得具有广泛重要性,你会看到每个人都在捍卫他们今天所迷恋的东西。

第三, 我们陷入了计算程序,在她的页面上,每个人都在谈论女性运动和艺术派对,一切都是荒谬的,这让爱丽丝觉得整个世界都被简化为这些简单的东西。

第二周

在离开网络的第二周,爱丽丝开始重拾自己的旧习惯,她发现自己开始想要阅读关于某些内容的文章,开始想要就文章写一些评论,以前,她曾会对某些“尖锐”的评论感到“钦佩”,尽管她不知道评论者在谈论些什么,但她可以猜到他想要表达的事情。

爱丽丝表示,她变成了一种新型“瘾君子”,她对Facebook、Twitter、YouTube及一些新闻网站的迷恋就像瘾君子对可卡因、赌徒对赌博的迷恋一样。

第三周

在离开网络的第三周,爱丽丝决定像过去的人类一样生活,在过去,人们能够忍受沉默、无聊,并能感知时间的流逝。

因此,爱丽丝决定卸载手机上如Facebook等所有的应用程序,以摆脱对它的依赖,同样,爱丽丝还取消了电信公司赠予的免费流量,这样,她只能通过笔记本上网,在卧室没有网络的地方就无法上网。

相比之下,爱丽丝开始强化她的旧爱好,比如写诗、散步、听音乐等。

现在,爱丽丝从远离网络的“试验”中回归一个月了,她现在很少上网浏览,同时,她开始重新恢复“革命性”的沉默。
文章来源 : 法国媒体